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全职火影仰卧起坐
第七章动画什么时候出啊啊啊啊我的闪
小野狗真棒

具体cp向请移步置顶,网页端移步归档查看tag,谢绝逆cp
文野产出子博 @乐用

【安雷】文手挑战1&5

*中秋快乐!算是一个小小的联动,把ban次元的题目稍作修改成了下面这样,希望不要被吞,我大概是最短小的了,请大家期待一下另外两名选手!!

1.不涉及任何肢体接触,写一段面对面的亲热戏。

2.不出现任何对白,描写一段叫人难忘的告白场景。

3.描写一段约会的场景,以飞禽来破坏或者推进这场约会。

4.相同的一句话作为开头及结尾,但营造出截然不同的心境或情境。

5.以一段表达爱意的话暗示分手。

6.以一段表达愤怒、决裂的话示爱。

 

 

1.不涉及任何肢体接触,写一段面对面的亲热戏。


我承认是我污,没有外链?不存在的!



5.以一段表达爱意的话暗示分手。

 

雷狮从床边站起。

粘稠的液体从刚刚才被狠狠蹂躏过的地方流出,顺着大腿内侧漂亮的肌肉线条滑下来,他抽了几张纸巾,弯下腰擦了擦。

但是情潮已经过去,就像今晚已经过去。雷狮面上的红晕虽还未褪,安迷修却知道,不久之前那个和他交缠的人已经合眼睡去,留在这里的只有海盗团长。但雷狮是海盗,不是会与他温存的恋人。

他看起来不懂情爱,可实际上却一直都非常明白了。

这一晚也许是该由雷狮开口的,可安迷修忍了很久,他真的无法再忍耐了。于是当雷狮转过身,赤裸的身体上还布着零星的红痕,眼神甚至也十分温柔地开口欲言时,安迷修打断了他。

“我喜欢你的钢琴。”

雷狮顿了一下:“这话你告白的时候说过了。所以呢?”

“我想听你弹钢琴。”

雷狮耸耸肩,随手扯过一条薄被往身上一围,走出卧室,毫不在意地拉开窗帘,坐在了偏客厅那架斯坦威前,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按过几个琴键。等安迷修套上衣物跟出来,他只是浅淡地、不知情绪地看了他一眼,就弹奏起来。

安迷修安静地倚靠着墙面,闭上眼专心听雷狮弹出的曲调。这不是一时兴起,这是难得的仁慈。

他想起初见时分,他在酒吧买醉,听见不该属于一家满是糟粕的酒吧的琴声,听到旁边人分贝不小的窃窃私语,说这不是哪家哪家的三公子吗,难得一见真是和我们不一样,这么个贵公子怎么会有兴致给咱们弹小曲。其间粗鄙自不必言,安迷修也不在意说的究竟是哪家的三公子,他只是因此注意到了台上演奏区的那个人。

七彩的灯光透过大量玻璃饰物的折射,和一大块天窗里洒进来的月光糅杂在一起,却并不合二为一。这些人还是有一点说对了,雷狮绝对是和旁人不一样的。安迷修想。

那时演奏者的身影映在朦胧的光影里,看不清面庞,唯独能看清他漂亮的、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在黑黑白白的一个个琴键上轻盈地跳跃,又在收尾时裹挟着那些月光气势磅礴地按下去,连柔软的月光都仿佛变成了锋利的钢线,再上前一步就要割断人的咽喉。

雷狮和酒吧里浑浊的空气格格不入,和这架廉价走音的钢琴格格不入,和花哨而装腔作势的彩色灯光格格不入。他该行走在音乐厅外的郁金香花丛小道里,被浓烈而特色鲜明的花香无声地包裹环抱,深灰蓝的碎发还要点缀着月光,只能留给观赏者一个模糊的背影。

但他如今在这间酒吧里做什么呢?安迷修出神地想着。

许是安迷修的视线和别人目光中的含义相差甚远,当那双手按下最后一个音符时,雷狮也懒得阖上琴盖,只是眯起眼抬起头,若有所思地对上他漂浮不定的视线,看见他薄荷绿的眼睛,最后还是用那双手端着调酒师殷勤献上的鸡尾酒走过人群,向他靠近。

恍若妖精的演奏者对那杯星空色的鸡尾酒嗤之以鼻,却夸赞安迷修的双眼,像是晚间田野里一闪一闪的萤火。

而今晚没有月光,月光早在两具身躯火热相贴时悄悄溜走,如今只有天边蒙蒙白日;坐在钢琴椅前的雷狮也没有银白色的光晕,那些美好的月光如同心脏中灌满的鲜红,在两只刺猬的拥抱间淅沥沥地漏光了。

就像从雷狮指尖一个一个晃过去的音符,像大海猛然涨潮,这旋律的海水充满整间客厅,淹没安迷修的口鼻,又在一个一个段落结束后猛地失去所有起伏,只知道保持原本易碎的样子,要将人溺死在海里。

“除了钢琴,我还喜欢你很多地方。”沉默了好一会儿,安迷修继续说道,“我喜欢你颜色鲜艳的眼睛,如果它们投出的眼神不要总是那么锐利就更好了。我喜欢你带点肌肉的身材,真的很美,虽然我还是更希望能把你养得有肉一点,不要这么瘦。我喜欢你在床上不说话只知道扬起头喘息的时候,总是让我想凑过去咬断你的脖子。”

雷狮笑了一下:“你是想把我从头夸到脚吗?你的话题方向有点危险了吧。”

安迷修的神情很认真:“也不会那么夸张。也只是我在想而已。”

雷狮一边听他说,一边从安迷修的衣柜里挑了一套自己的衣服,慢条斯理地穿上。

“我喜欢你垂着眼睛安安静静的样子,不过真是很少见。我爱你那双手。”安迷修说,“我爱你是我的。”

“需要我也这么来一段吗?”

“不用了。”

“那就谢谢了,我真不会说这种话。”

雷狮裹上围巾,是安迷修说过太薄了的那一条。

安迷修轻轻点头:“走好。”

“再见。”

他走出大门。

凛冬的风吹着围巾的垂摆飘起来,把这短短的一瞬拖得绵长而不知冷暖,如同从远方高处传来的钟摆声,不多不少的七下。

天亮了。

 

 

———————————————————————————————

 

“我爱你是我的”,意思是从这一刻起既然你不再是我的了,那我会放弃再爱你。

非常感谢这个题目给了我练习紧急刹车的机会、满足我写分手炮的欲望,我很愉快!【靠



评论(15)
热度(457)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