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凹凸→雷;主安雷,会产金瑞卡雷嘉瑞
mha→咔;出胜轰爆切爆,会all
胜右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刀男→鹤&咪;鹤右安清俱利烛,伊达厨
全职→黄&翔;喻黄周翔卢刘韩叶,庙厨
fate→闪;除幼闪外闪右限定
荒天💙晓薛💙日狛💙尊礼💙楚郑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安雷】九重人不老

*《星石》个志限定的猫妖雷,还木有完售。看之前最好先百度一下九尾猫,其实本质上是阿瑛点的玩猫猫小车【我猜她已经忘了

BGM:《地下街-周国贤》——没有找到出口出去也好/终点一世也未到/迷宫之中/你必须跟我好

 

 

凯莉调侃着:“你这根本是金屋藏娇。”

安迷修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也没反驳她。

凯莉是个小花精,本体是安迷修的同事、安莉洁桌子上那棵被精心侍候的星星花,可惜安莉洁似乎看不见她,能看见她的人刚巧也在这间办公室里。这段缘分最后就变成了,每到安迷修的上班时间,小花精都会在他眼前转来转去,好引诱对方遮遮掩掩地同自己聊几句天。

安迷修也不是生来就能看见她这样的精灵妖怪的,一切都要从他家里那位“娇”说起……用这种说法,会被亮出爪子挠一脸抓痕的吧。

毕竟他家里那只,是个脾气不太好的猫妖。

 

安迷修一下班就往家赶,无怪乎凯莉用上那种词汇,他这推掉交际准时归家的行为,跟那些有家室的男同事都一个样,实际上公司里已经有了点这个方向的八卦,只有他自己被猜测与传言隔绝在外。

他也不是会很在意这些流言的人,最多心里有点想郁闷,可是带着这种心情回到家里,一定会被雷狮迅速看穿、然后嘲笑的吧?

雷狮就是在他家里长住的猫妖,虽然他不太清楚妖怪之间的强弱,但雷狮本身就散发着一种存在感和压迫感,可能就是人们会说的“大妖怪”也说不定。至于读心术,似乎已经是自然而然使用出的被动技能了,所以他可绝对不能带着杂念去见雷狮!

安迷修开了家门,看见雷狮一如既往地躺在阳台上。雷狮把他家里备着的被褥都搬到了能晒到太阳的阳台,高高兴兴地给自己做了个窝。

安迷修问过他既然会很厉害的法术,为什么不自己变出点睡起来更舒服的东西,就非得跟家里的被子过不去吗,雷狮撇撇嘴,打了个哈欠,都懒得理他。于是安迷修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雷狮会躺在自己的被子上,还睡得很满意似的。

 

今天雷狮似乎兴致不错,见这个家的主人回来了,抬手就扔过去一个小小的东西:“喏,我之前下楼买的栗子。”

安迷修接住了,发现它还是热的。他没想太多,剥开来塞进了嘴里:“你什么时候下去的?唔……还挺甜。”

“你管我什么时候下去的咯。”雷狮眼睛还半闭着,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我就是闻着很甜才去买的,不然呢?”

“那不也是在花我的钱。”安迷修嘟囔着,把手里的栗子壳丢进垃圾桶,咽下口中最后一点甜味。

 

说是这么说,但他对这个口头上说要报恩,实则是为了混饭吃的住客也没什么恶感。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雷狮严格遵循着报恩的说法,总是能在安迷修遇到事情的时候提出解决方案,只是他的方案都太过分了些。

“我只是说希望这次我的计划书能通过,你怎么会想让我的同事写不出报告啊?”最初安迷修对他的这种提议真是非常恼火。

但紧接着,雷狮微妙的沉默,让他意识到了某些不对劲的地方。安迷修怀抱着莫名的淡淡愧疚,给雷狮做了一顿烧鱼大餐,状似不经意地问:“打败竞争对手什么的……你是不是只知道旁门左道的路数?”

雷狮看穿了他:“你想的没错,我确实至今为止只遇见过想要我帮忙损人利己的家伙,他们总是给我出些阴险狡诈的点子,好让我帮他们牟利。不过心地这么天真的你也不是第一个。”

看吧,不管多小心翼翼最后总是会被看看穿心思。安迷修叹了口气,听见他笑了一声:“真蠢啊,明明可以好好利用我来成为人上人,获得你奋斗一生都不一定能得到的财富、地位、人脉、权力,就算叫我让你立刻获得某种技艺也易如反掌,你偏偏要放着个神灯不予索求。”

雷狮这么说着,用筷子敲了敲安迷修的碗沿,在他看过去时抖了抖毛茸茸的猫耳——他化作人形时必须要有一点兽态保留——露出一点高兴的神情:

“不过你做的红烧鱼很好吃,下次再辣一点就更好了。”

“……谁要继续给你做啊。为什么你自说自话地就在我家这么住下来了?”

“我可以付款的嘛。”猫妖伸出一截艳红的舌头舔了舔碗沿,“你想要黄金还是宝石?”

“不需要那些。”安迷修给他拿小碗单独乘了个鱼头,“你既然已经把我看得清楚明白,就不要再说这些话了,在我看来真的很无趣。”

雷狮吃得有滋有味,好半天才有功夫回他的话:“好吧,确实不如吃鱼有趣。”

 

今天安迷修也买了鱼,清晨就买来处理好放在了冰箱里,现在下了班,便把鱼取出来化冻,准备炖上一锅鲜美的汤。

雷狮偶有像猫的动作,他变幻的人形不那么完全,猫耳和猫尾都一眼能看见,但兴许是他身上那种邪异的味道太重了,说的话也总带着点不通人事、或者说太通人理的怪异感,安迷修觉得相处的每一刻都在被强调他是妖怪的那一部分,只有安静吃鱼和窝在主人身边的时候才最像是只普通的家猫。

鱼汤还需要等上一段时间,安迷修照常坐在客厅的长沙发里,开着电视剥着水果,雷狮走过来蜷在安迷修腿边。雷狮不止有一条尾巴,安迷修偷偷注意过,最多的时候他数出了四根,但他可以肯定雷狮也不止有四根尾巴。

 

或许是又读出了安迷修的思绪,腿边的猫动了动眼皮。

“你知道九尾猫的传说吗?”

“知道。”

“哦?”这下反而是雷狮感到疑惑了。他提起了些兴致,尾巴在身后无规律地摇晃,挑着眼睛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知道这是在等他发言:“一个无神论者的家里突然多了一只猫妖,你以为我不会去查资料吗?”

雷狮在自己的手背上磨蹭,这个动作也十成十地像猫:“嗯,是我忘了还有网络这种东西。足不出户也能知晓从未接触过的知识,现代社会真是奇妙啊。”

“至少要搞明白家里的住客是什么吧,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有两条尾巴绕着绕着有意无意地搭在了安迷修的腿上,他没有多想,下意识地上手捋了几下柔顺的尾巴毛,“但是说起来,你真的和故事里那个九尾猫有关吗?还是说你和它经历过差不多的事情?总觉得相当难以想象啊。”

“那当然难以想象了,谁跟你说我是那种九尾猫?别自个儿想太多。”雷狮用尾巴拍开他的手,嫌弃地窝到沙发另一边去了。

 

吃完饭后安迷修又提起了这个话题,他像是突然想起般提到:“以前你好像说过有些人让你帮他们做坏事是吧?”

雷狮嗤笑:“你把原话变了变,最后就成做坏事了啊?”

“那不就是做坏事吗,可以涵盖的吧?”安迷修把话题拐回来,“那些人就是,九尾猫的故事最开始那些向你许愿的人吗?”

“还是这件事?也不都是开始那些,我成了九尾之后,还留着前些年的习惯,觉得无聊了就出门随机找个人实现愿望。这在八尾的时候有点麻烦,对九尾的我来说却非常简单,挥挥手的事情,有时候还能找到些乐子。”雷狮的语气百无聊赖,“我把这当做余兴节目,就像投骰子的游戏,看今天这个人想利用我满足什么样的欲望……我还记得有个特别好笑的女人,许愿让有妇之夫爱上她,结局出人意料,要听吗?”

安迷修在意的不是这样的见闻,他在意更本质的事情:“你这么说……你就没有见过第二个人,像当年的小男孩一样,善良又富有爱心吗?”

“都跟你说了我不是故事里那个九尾猫,怎么你的问题都具体到小男孩了。可能见过吧,可能我不记得了,我一直都只记得助我成九尾的那一个人。”雷狮眼睛都不抬,直勾勾地盯着地板上安迷修的影子,“世人我见得多了,除了那一个,其他人都只是空心的枯骨而已。”

安迷修掐灭胸口熠熠的火苗,尽力忘掉刚才那瞬间自己想了什么,拼命克制着,不要让雷狮有机会听见。

他听见自己平稳的声音,是他面对能读心的雷狮锻炼出来的平稳,光听语调绝对听不出数秒前他的心情曾有过一次大震荡:

“但我相信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闲话就说到这里了,今天轮到你洗碗。”

 

雷狮被他问到可不可以分摊家务的时候眨了眨眼睛,挥挥手家里的清洁器具就自发工作起来,安迷修最初被吓了一跳,后来不管雷狮多次表示“对我来说真的很简单何乐而不为”,也还是只分给他一半家务,剩下一半身体力行。

“真是蠢啊。”雷狮让水池边的海绵自己沾上洗洁精开始洗碗,还不忘用嘲讽的语气再说一说安迷修。他总是这样,每天不把安迷修的缺点拿出来说上几遍就浑身不舒坦似的。这一点安迷修也已经习惯了,把他说的话配合上语境,自动在心里转换成“真是务实”。

习惯是习惯,有时候安迷修还是会想,如果雷狮要报恩的对象不是他这个性格,恐怕是忍受不来的,虽说报恩这事本身也大概率是个假命题。哦,你不能怪他有点自恋,自恋与自信只是一线之隔。


点击跳转后请从第二张图看起:

 

“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样的,你还记得吗?”

二人沐浴后穿着睡衣躺在卧室的床上,安迷修随意地用手机刷刷社交平台,问这话的时候头也没抬。

雷狮抱着自己的尾巴,好几条都揣在怀里:“问这个?你忘了?”

“我记得挺清楚的,连你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大衣都记得。”安迷修平稳地慢慢地呼吸着,压抑着心跳,“你是不是已经忘了。”

雷狮沉默了片刻才回答他:“也不算忘了,只是总觉得有点模糊。”

安迷修打断他:“因为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直起身渴望一个答案:“我们两个说的第一次见面,其实是不同的两次吧?”

雷狮又多化出一条尾巴,扫过他的眼帘,让他闭上眼睛。雷狮轻声笑着:“睡吧,明天我就告诉你。”

安迷修生活作息一向十分规律,早睡早起,这会儿已经困意深重。他放弃了揉眼睛,陷入睡梦前还不依不饶地嘟哝着,神明可不能说谎,我们说好了,明天你就告诉我。

 

夜已经深了,安迷修陷入黑甜的梦乡,但猫妖和花精有精神的时候才刚刚到来。

凯莉趴在窗台上听雷狮讲他和安迷修的艳史,雷狮讲得眉飞色舞、绘声绘色,平淡的爱情小说也能从他嘴里生出惊涛骇浪,一片天花乱坠。他惯常在夜间布下静音咒,因此并不怕扰到安迷修的熟睡。

光从故事的角度上来说还真挺吸引人,只是浓重的恋爱酸臭味让小花精捂住了鼻子。

“我还真没想过你这么会讲故事的。”她忍不住问他,“不过跟我讲你是这么耍他的,真的好吗?你不怕我转头就告诉他?”

“如果你把同一段故事重复讲上个千百遍,你也能讲成我这个水平。”雷狮笑了笑,“你不会告诉他的。”

凯莉托着下巴摇着腿:“你怎么这么笃定?”

雷狮抖抖耳朵尖,手指漫不经心地划过安迷修身上的被子:“因为你很快就会忘记了。”

小花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飞起来,雷狮抬手五指一张一合,她就被禁锢在了原地,再张口,已经被下了禁口咒。雷狮不再同她说话,而是挥挥手,把她随便转移到遥远的某处,叫她无法等到明天。

 

八尾本欲度众生,反被众生度,而后成了九尾。

但雷狮不是故事里那个一心成佛的八尾猫,他的本性自私而高傲,于是他把所有害他重新修炼的人都诅咒了,唯独最后那个小男孩确实度过了幸福美满的一生。

拥有无上法力的九尾踏遍世间,一晃数百年,再也没有见过那样的人——小心翼翼地炜着他柔软的毛皮,清澈的绿色瞳眸注视着他,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好像害怕惊扰了掌中高贵美丽的准神:

“我希望你能长出第九条尾巴。”

有此对比,世间万万人都成了一杆焦肉枯骨,这世界上鲜活高洁的心脏,只有那仅仅一颗。

 

“明天”到来之时,安迷修睁开眼,打着哈欠洗漱,打理好自己后去到公司度过平常的一天,然后依着出了差的安莉洁的拜托,帮她给桌上那棵星星花浇水。

安迷修结束了一天的忙碌,裹着厚厚的围巾出了公司的旋转门。在凛冽的冬风中,雷狮戴了顶帽子遮住猫耳,他既是早已大道圆满的九尾,也是由神明堕化的、欲壑难填的妖魔。

灰蒙蒙的天上飘下来的雪花仿佛也是灰白的,雷狮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安迷修身后,拍了拍他的肩,似笑非笑地问他要不要吃栗子。

安迷修吓了一跳,看见这个有种奇怪气息的男人手里拿着一袋栗子,他没带手套,五指和手背都很白皙,并没有冻出的不自然的红色。

他还在疑惑,想要拒绝这没来由的邀请,雷狮却张开手掌,里头是颗扁扁的栗子,颜色显出些奇妙的鲜亮。男人的声音响起来,像是某种魔咒,把他的双脚钉在雪地里,无法迈步。他补充道:“还是热的哦。”

 

————————————————————————————

 

“迷宫之中,你必须跟我好”

栗子是道具,为了保持这个永久循环的幻境,雷每天都至少要喂安一颗

评论(12)
热度(765)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