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意外先行

*时隔两个月的还债开始了,3000fo的匿名点文,双箭头前提的一辆车,野外+失禁注意!!梗给得超详细,从预计的4k爆到了将近8k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下我就还差五篇债……瘫倒

*安雷个志《星石锈迹》广告时间,预售地址终宣抽奖

 

 

偶遇这种事情,一两次很正常,三四次叫缘分,十次以上就泛起了一丝……很多丝刻意的味道。

雷狮坐在自由丛林的一处湖边,白色外套染了血迹,被他随意搭在水流冲刷得湿润的石头上。为收集能强化雷神之锤的道具,他同海盗团分头行动,刚刚在雷霆峡谷取得最重要也最难得的一块元件,一身血污地上来,就看见……

雷狮抬眼瞥了瞥不远处正在水边处理鱼类的安迷修——不知道怎么地又和这家伙偶遇了。

安迷修在湖边挑了个没有植被又足够干燥的地方,生了堆火。雷狮搞不懂他怎么会有闲情逸致亲手钓鱼,看样子还准备亲手烤来果腹,明明可以直接打开系统购买食物;就像他也不明白如此频繁的偶遇,究竟该不该说成是命运女神的玩笑。

棕发青年大约是注意到了雷狮的目光,他理解错了其中的含义,一边清洗着手中的食材,一边飞快地提醒对面的人:“停战,先停战!我们大早上刚在凹凸大厅吵过一架,差点就要动手,现在你我身上都有伤,没必要吧?”

雷狮懒得关注他又伤到了哪里:“你只是想好好把这顿饭吃上而已吧!”

“我想好好吃饭又没有错。”安迷修竟然认真地回了话,“我们最近争吵的频率实在太高了,我认为这对我们彼此都没有好处。”

他还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你也可以跟裁判球买点饭食。”

“你活在梦里呢?要我对着你这张脸吃饭,就真的食不下咽了!”

雷狮见安迷修已经把几条鱼在削尖的树枝上串好,买来的调料摆在了火堆边。他眼珠一转,也不捡外套,径自起身往火堆处靠近了些,饶有兴致地看安迷修满眼抗拒地瞪着自己的双脚,直把距离缩短了一半才停下。

“你就真这么想停战?”雷狮看见安迷修松了口气的表情,几乎要忍不住唇边的笑意。

安迷修没好气地说:“我只是不希望先前的努力功亏一篑。”

“那可真是太好了。”雷狮再往前几步,看安迷修的肩膀又下意识地绷紧了,“我就喜欢让你吃瘪、让你糟心、让你露出会把求助者吓坏的凶狠表情。”

海盗头子对自己的坏心供认不讳:“凶狠的表情哎,我还没见过,别告诉我没有,那不可能。我早晚要把它逼出来。”

 

安迷修起先还一边警戒着雷狮一边刷油撒孜然,等烤鱼散发出香味时旁的事情就有点顾不上,等雷狮悄无声息地进入火堆三米之内,安迷修才拿着两条烤好的鱼沉默地盯着他看。

雷狮感到了一点无言的压力,但这点微妙的压迫感在“逗弄安迷修”这件事面前可算不得什么——说来也很奇怪,雷狮自己也明白,他根本不是这么喜欢恶作剧的性格。

如此想着,雷狮刷地拿出一个小罐头,打开,里头满是红彤彤的粉末。安迷修直觉不对劲,他抖了一下,在雷狮突然把整罐粉末都往他身上倒时猛地抽出流焱,挥出一阵热风。雷狮往后一跳,那粉末先是被热风吹开些,然后又在空气中晃悠悠地漫开,安迷修看见雷狮戴上了口罩,他还没反应过来,先被激得打了个喷嚏。

“阿嚏!……我靠,雷狮、阿嚏!辣椒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笑弯了腰,“看你那傻样,一打喷嚏就停不下来了吧!”

“阿嚏!”安迷修连着又打了几个,只觉得鼻子里也都进了辣椒粉,就算屏息也毫不阻碍打喷嚏的欲望。他满眼泪水,恨恨地一抹鼻子,把两把剑都取出来,摆好架势,在雷狮还沉浸在笑意中的时候,一边打喷嚏一边使出了双剑合体技——龙卷风摧毁停车……龙卷风吹飞辣椒粉!

冷热相冲的风团吹出了红色的迷雾,一片红把两人所在的湖岸笼罩了,安迷修痛不欲生地掩着口鼻,听见雷狮被呛得一顿猛咳,而后也开始不停地打喷嚏。他脑补着雷狮满脸通红全是眼泪的画面,才算觉得心里舒坦多了,这都算不上是报复,只是让雷狮尝一尝他自己恶作剧的后果而已!

他们紧急从辣椒粉雾里转移出来,发现对方又和自己选择了同样的方向,不禁感叹人生总是不如意。

雷狮的信条之一就是不如意的都得毁掉。他把手中抢救回来的外套送进系统里修补清洗,顺带找干净的湖水擦了把脸,再抬起头时额角青筋直跳,咬着牙拎起了雷神之锤。

安迷修意识到这一还击可能会带来些他想要避免的无谓争端……去你的!我刚烤好的香喷喷的烤鱼都作废了!

哪知道对面的雷狮眯着泛红的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又把锤子收起来了。

“你还是把你那身衣服换换吧,省得说我刻意阴你,没想做的事我可不乐意背锅。”

安迷修闻言低头一看,只见得一片红彤彤的衬衫,他收了双剑一边脱这辣味深重的上衣,一边庆幸自己的伤口在腿上,略厚一筹的裤子还没被辣椒粉浸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虽然雷狮也算做了件还有点良心的事,但他怎么一直盯着自己看……安迷修克制住想要拿辣椒衬衣遮住下腹的冲动,语调还保持平和:“你的紧身衣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只是因为颜色才看不出来,其实也该全是辣椒粉了。”

雷狮于是也黑着脸开始脱衣服。一刻钟前这两位浑身上下都勾着孽缘的宿敌可没想过,一刻钟后他俩竟然打赤膊坦诚相对了。

 

雷狮绝对不会忍受在安迷修面前吃亏,虽然他也没有吃亏,但是最后一句话是这个辣鸡骑士说的这一点,就是很令人不爽。他开动脑筋寻思着杀伤力比较大的话题,酝酿片刻后突然开口:

“安迷修你怎么对着我都反应这么羞涩,还是处?”

“什?!”

安迷修睁大了眼,一时无法反应。话题怎么就落到这没半点联系的地方来了!

他总觉得雷狮方才在自己赤裸的上身那审视的目光更是意味深长,可他又不能直接说出来,说到底那是他自己的感觉,雷狮又不一定、不、不可能会承认,他说出来不就很gaygay的了吗?!结果棕发青年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段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是?难道你不是?你年纪比我还小吧?”

“三连问啊,很慌张嘛?我是还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比你小多少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干嘛这么紧张。”

“难道说我们自诩英明神武救人无数人缘活泛的骑士大人,”雷狮理性抨击,“其实非但是个处,而且连异性的小手都没牵过?”

安迷修猛地涨红了脸,还不愿落了气势,磕磕巴巴地反驳:“谁那么说自己了!你哪来的这些定语!而且牵手什么的……救人的时候又不是没牵过!对待美丽的小姐们需要饱含珍惜的情感、怀抱尊重的态度,怎么可以不经同意随便吃人家豆腐!”

“那不就是处男嘛,还是个纯情DT。”雷狮愉快地笑了,“你还知道吃豆腐是什么意思,真是难为你了,啧啧啧。”

安迷修又羞又恼:“雷狮!你如果也是的话,就没有资格这么说我!有本事你就向我证明你不是,不然就闭上嘴!”

他平常怎么也不会如此轻易就被牵动情绪,被旁人的挑拨带跑,但一遇见雷狮、这个恶党、这个海盗,平常的所有经验就都不适用。他就是没法不和雷狮较真,没法保持平稳的心态,酸甜苦辣全都一齐涌上来,真叫人招架不住。

他没想到雷狮两手搭上了自己的裤子,就那样朝自己笑了,还当真应了声:“让我证明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就来自己试试看。”

对面那个人灰蓝色的发梢还沾着点湿气,带了重量要往下坠,叫他的语调却和其他出口的字句截然不同,尾音跳着往上扬:

“安迷修。”

 

事情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变得不对的?

 

——————————————————————————————

 

雷叫安的名字尾音上扬是预告里那声,我就是觉得和他叫海盗团几个人的时候不太一样【戴上76493253496703米滤镜

评论(22)
热度(902)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