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Giocchi

我的好梦梦!!我没想到这么长的啊!!!车也长长~太好了!!我好开心,我激烈鼓掌👏👏👏

离说的宝宝奶熙:

《游戏》


#BGM:Giocchi - Paolo Meneguzzi


#预警:国王游戏题材,车,双箭头下的雷狮主动


是一篇给我家大宝贝儿的早餐! @离说 为什么我流国王游戏一点都不欢乐QAQQQQQ一定是bgm的锅!!


前排给离说的新刊打个广告,有兴趣还没入手的朋友请大力戳这里→❤️


最后,全文1w+,预祝使用愉快☆


——————————————


0、


-怎么,不敢吗?一个游戏而已。


-所以,是什么游戏?


-你不是自誉为最后的骑士吗,那国王就归我了。


-哦,你想怎么玩?


-怎么玩?呵……用手玩。


 


1、


也许从一开始踏入这个乌烟瘴气的屋子就是个错误。


不知是酒精的侵袭让手指握不住未能饮尽的酒杯,还是担心玻璃会在两人肢体的碰撞间化为一地碎片,安迷修故意挪开了双眼,招来不远处的机器人Waiter。


“给他换杯牛奶,其他几位换成果汁。”


卡米尔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站在安迷修面前的雷狮,将手里的杯子轻轻放在了机器人伸到自己桌旁的托盘上,挑了杯冰镇的西瓜汁,张口咬住弯出了一个心形的吸管。


见他如此,帕洛斯只好本着有人请客不喝白不喝的精神,同样从托盘里随便拿了一杯,然后转向另一边闻着啤酒的味道就有些晕晕乎乎的佩利,叹了口气:“你怎么把这么尊瘟神给请回来了?老大喝成这样,等会万一打起来,估计拉都拉不住。”


“这能怪我吗?上一局老大当国王,让我去把外面路过的第五个倒霉蛋拉进来揍一顿,谁知道安迷修会正好在这里啊?”佩利抱着一根已经舔得一干二净的竹签不放手,非得卡米尔拿来一串新烤好的烤翅在他面前晃悠,才肯恋恋不舍地放行前来收空盘的顺便打扫垃圾的机器人。


而屋子的另一端,两人还是僵持的状态,雷狮摁着安迷修的肩膀,单膝跪在他两腿间的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茫然神色开始褪去的“倒霉蛋”。


“安迷修,进了这扇门,就别想竖着走出去。来都来了,不如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玩’吧。”


“你喝多了,雷狮。”安迷修用余光瞟了一眼地上杂乱躺着的啤酒空瓶,屋内其他几个都是未成年没有权限买含有酒精的饮品,肯定都是雷狮的杰作。


雷狮慢条斯理地把一只手伸到安迷修的眼前,张开五指晃了晃:“不就是国王游戏吗,哪怕我剁了你一只手,等你当了国王还能剁回来。”


说得风轻云淡,仿佛要剁的只是烤架上滋啦作响的一块未熟透的肉。


正拿着一只凤爪张口要咬得帕洛斯突然止住动作,看了看手里五指蜷缩的肉食,冲佩利喊了一声:“这个给你,接好了。”


“嗯……嗯?啊,你不吃吗?”佩利从自己面前的烤肉中抬起沾了一嘴油的脸,端起盘子稳稳接住了飞跃了小半张桌子迎面掉下的凤爪,“虽然没什么肉但好歹也是食物,浪费可耻懂不懂!”


以前懂,但是帕洛斯现在一点都不想懂。


 


不得不说,雷狮抿着嘴唇专心洗牌的模样还是挺耐看的,灵活的手指把玩着分成两沓的牌,匀速地错开每一张重新插回一叠。屋子中央的矮几上向上摊开的扑克牌很快被打乱顺序重新理成一摞,他熟练地洗完牌,又用拇指和中指抵在纸牌的两端,将每一张牌都从右手弹进左手的掌心。


然后,这一叠扑克牌被放进了安迷修的手里。


雷狮从他的背后抽走了最大的靠枕,自己一屁股在他右手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你来发。”


安迷修愣了一下:“全发完?”


他瞄了眼雷狮不善的面色,于是选择了少说少错,把牌快速地按一人一张的顺序逆时针发完。


“这叠牌里只有从A到10的数字牌,我们现在正好有5个人,就把黑桃的J、Q、K和大王小王当成顺序牌。”总得知道规则游戏才能顺利进行下去,卡米尔被雷狮招到身边后,两个发色相同的脑袋凑到一块嘀咕了好一会,他清了清嗓子才开始向众人解说雷狮想出来的新玩法,“至于谁来当国王,大哥自有主张。”


这时,雷狮拿起了反扣在自己那几张由安迷修发来的纸牌,直接一把翻出数字面扔在了桌上:“这一局,方块三在谁那里,谁是国王。”


“哦?那,大王在谁的手上?”帕洛斯半垂的眼帘下似有暗光闪过,那张方块三直接从他的指缝间飞了出来,“还真是好运啊,真的能剁手吗,雷狮老大?”


雷狮哼了一声:“那也要看你有没有命走过来剁。”


“真是的,开个玩笑缓和下气氛嘛,难得能和双剑的安迷修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地玩游戏,真是让人不习惯啊。”帕洛斯咧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那就请大王和小王掰个手腕吧,输的人剁……”


“输的人请客。”卡米尔打断了帕洛斯的话,他可不想游戏刚刚开始就被暴怒的雷狮砸坏酒吧包厢,把宝贵的积分浪费在赔偿场地上,“把你的分身收好,帕洛斯。”


接收到威胁的眼神后,帕洛斯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表示没有意见。


安迷修翻开自己的那张小王扔在了桌上,转向雷狮问道:“左手还是右手?”


雷狮懒洋洋地伸出了离他最近的左手:“随便你。”


两只手相握的刹那,一阵刺目的电光闪过,重新睁开眼时,安迷修的手已经被按倒在桌面。


“你……”


“我说过不可以用能力吗?”这张扬的笑容怎么看都很欠揍,可惜再想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不过是想想罢了。真是可惜,如果没有卡米尔的打岔,这只手所在位置,此刻只剩一片空气了。


“是我大意了,愿赌服输。”在这种小事上安迷修倒不会多么执着,他只是收回手后再一次招来了机器人点单。


然而推门而入的,并不止送饮料的机器人。


“这么热闹的活动,能不能带我一个?”凯莉斜倚着门框冲里面的人打了个招呼,“隔着门老远就听到里面传来砸桌子的声音了。”


“给你个选择的机会:自己滚出去还是让佩利把你丢出去。”


佩利听了雷狮的话后,配合地摆了个张牙舞爪的姿势,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去。


凯莉嫌弃地扫了眼他双手和满脸的油渍,摆着手拒绝:“好吧好吧,真没劲,本小姐只是想好心给你们分享个好东西,既然你们没兴趣,那我就走了。”


“东西留下。”


帕洛斯的黑色分身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挡住了凯莉离开的道路。


“老大开口,我等怎能不照做,你可别怪我下手,星月魔女。”帕洛斯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道,“不过,我对你说的东西,可是很有兴趣的。”


于是,一个文档被传输到了在场所有人的终端里,凯莉关掉了自己面前的屏幕,推开帕洛斯的暗黑使者自顾自地离开。


“东西我发给你们了,自己玩得愉快啊。”


留下了一屋子好奇地察看文件内容的玩家,没有人注意到凯莉走到拐角后勾起的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


深藏功与名。


 


2、


说到底,凯莉发来的并不是多么新奇的东西,正如文档的标题上所写:《国王游戏惩罚大全》


但是一点开上百条的惩罚手段,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根本没有耐心一条条读下去。


雷狮粗略扫了几眼就关掉了:“省事不少,那就按这个来吧。”


“可是雷狮,这上面有一些……不太合适。”安迷修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眼神有些躲闪,“如果我没记错,另外三位可都还是未成年。”


“那又怎样?你们呢,玩不玩?”


卡米尔的回答永远是毫无疑问的:“我听大哥的。”


看另外两人也没有表示反对,安迷修只好尴尬地咳了一声,主动将桌上的牌聚拢在一起重新洗完再发。


“那么这一局,就让手里所有数字牌加起来和最大的人当国王吧。”看着安迷修开始发牌,雷狮慢条斯理地说出了他的规则。


“啊?这么麻烦啊。”佩利左右看了眼,把机器人给拉到了身边,“来来来,你帮我算这个。”


第二局的国王好巧不巧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啊,让我想想,是要从这里面挑吗?”佩利翻了翻长得翻不到底的清单就感觉自己两眼发黑,于是随口报了个数字,“那就让老K做第88条惩罚吧。”


帕洛斯紧张地翻到了第88条,松了口气,然后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闻自己的袜子10秒……我是无所谓,每天都能让暗黑使者帮我洗袜子所以天天换,但是你呢,佩利,你能坚持得到第十秒吗?”


“我怎么不行?不就十秒吗?”中了激将法的倒霉犬系熊孩子当即扒下鞋凑到自己鼻子前,然后倒在了桌子下面。


安迷修没忍住,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成功引起了海盗老大的注意。


“风水轮流转。”雷狮挑衅地抬起眉,“下一盘,我要手上红桃数量最多的人当国王。”


所有人的牌摊在了桌面上,卡米尔面不改色地举手示意了自己的主导权,然后挑了一个数字。


“583。”


摆一个性感的pose。


“真是无聊,还不如打一架来得痛快。”重新从桌子底下爬上来的佩利如是说道。


卡米尔没有理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点出了接受惩罚的人:“我的牌是Q,只有J比我小,那就让J来做这个吧。”


“不需要换个惩罚玩玩吗,卡米尔。”雷狮把自己手上的小王扔在桌面上后有些百无聊赖地伸了个懒腰。


卡米尔摇了摇头:“不换了吧,大哥,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玩的。”


于是安迷修被佩利揪着衣领站在了桌边。


“你自己上去还是我把你扔上去?”


安迷修无奈地拍开佩利的手,看着桌子有些为难地皱起眉。性感的pose……


什么玩意儿!


“这……”实在是强人所难啊。


“难道面对该得的惩罚你却想要逃避吗,安迷修?”帕洛斯站着说话不腰疼,很乐意在开始变得紧张的空气里加一把火,“你的骑士道精神去哪里了?”


看着雷狮开始变得危险的眼神,安迷修有些头大,很是后悔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立刻离开。


他并不常来这家酒吧,由于碰巧看到广告上介绍今晚有无限量的自助烧烤开放,才有了点兴趣想来消费一点积分打牙祭。没想到却被佩利从背后突然偷袭,还趁着自己的脑袋没从猛击的余震中恢复直接拉进屋里。


紧接着一杯啤酒就被猝不及防地灌进了嘴里。


19岁的年轻人并不适应酒精带来的混沌感,当时选择留下来的原因,明明只是好奇雷狮和他的恶党在这里做什么,而现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喂,安迷修,你的脸好红啊。”雷狮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老对手,突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我说,你不会是个一杯倒吧,哈哈哈哈!”


安迷修扶着额角摇了摇头,对上雷狮不怀好意的视线,维持住冷静的表情,在心里叹了口气为自己即将失去的形象默哀两秒,然后坐在了卡米尔默不作声收拾出来的桌面上,放弃思考地摊成一个大字型。


“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帕洛斯忍了一会,没忍住直接笑出声。


佩利则是一脸嫌弃地瞟了他一眼,径自从旁边的烤架上取走机器人翻过面撒上孜然的烤肉,喜滋滋地捧着坐回自己的位置:“还是刚烤好的颜色漂亮些。”


微微低着头的卡米尔将视线藏在了帽子底下,围巾遮住了下半张脸,让人看不出他现在的表情。


安迷修见众人没有让他下来的意思,只好用左手的手肘撑在桌面上,支起右腿稳住身体,把上半身扭向雷狮的方向:“可以了吗,雷狮?”


由于动作的牵扯,衬衫的一角翻了起来,从帕洛斯能看到的位于安迷修斜后方的角度,锻炼良好的腰部呈现出肌肉富有力量的清晰线条。他把目光投向雷狮,却发现他的老大面色阴晴不定,于是偷偷挪了几步,坐到了能看到安迷修正面的位置上。


方才被佩利揪散了最高处的几枚纽扣,衣领的一角向下翻起露出了锁骨,而有些松垮的领带摇摇欲坠,却偏偏悬在半空不紧不慢地前后小幅摆动,吊得人一颗心也不上不下生怕它随时滑落。


帕洛斯啧了一声,又吹了个口哨:“这下我感觉自己被套路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贵妃卧榻对吗,雷狮老……大……”


 雷狮并没有移开目光,但是帕洛斯却能感觉到他充满威胁的气息锁定了自己,于是连忙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慢慢面对着雷狮的方向,用脚蹭着地往后退。


一直退到卡米尔身后,他才感觉肩上陡然加重的压力消失不见。


“大哥……”有些担忧的卡米尔抬起头来看向雷狮,但是对方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分给他多少,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依旧用目光锁死还横在桌子上的骑士。


“安迷修,我看你是真的不想竖着走出这间房间了。”


雷狮勾起了一个微笑。


“游戏继续。”




3、




4、


“……我真的没想到……”卡米尔怀疑地看了眼被自己反手扭住胳膊压倒在地的凯莉,最后选择了松手放她起来,“你说是大哥吩咐你把这个东西给我们的,有什么证据?”


凯莉动作优雅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又不紧不慢地拍拍裙子上的灰,才用一副不情愿的语调回答上一秒还想要自己性命的人:“你们的雷狮老大可是用很宝贵的东西换本小姐才答应帮忙的,你就这样对我,就不怕毁了你大哥的后半生幸福吗?至于正剧,等你大哥回来以后直接问他不就知道了。”


“我不明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大哥会不和我商量反而找你这个外人。”


“外人,我当然是外人,但你也不是他的‘内人’啊,你就问他安迷修的钢管好不好用就行了,本小姐恕不奉陪,告辞。”


卡米尔愣了一下,再想拦凯莉却已经来不及,趁他不注意溜走的魔女已经坐着她月亮形状的武器飞远了。


“怪不得……”看着被塞到自己手里的一张写满数字的字条,再对比了那份奇怪惩罚的文档,卡米尔感觉面颊的热度正在逐渐升高,连忙扯起围巾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


怪不得偏偏安迷修抽中了可能会引起争执的奇怪惩罚,敢情雷狮大哥把所有他可能会选择的数字都给列了出来;怪不得会在这家新开的酒吧第一次贴出烧烤预告后,大哥就不再去之前非常喜欢的那家喝,反而天天跑来直接把一间包间包了一个月,就等喜欢烤肉和鸡翅的安迷修自投罗网;怪不得大哥对这个独来独往的怪人那么关注,原来是喜……


等等,大哥喜欢安迷修?


卡米尔脚下的地面出现了两个大坑。


然后他面无表情地招呼帕洛斯和佩利收拾扑克牌一起直接回基地了。


这游戏从一开始就胜负已定,还有什么说的。


你们大人谈恋爱,不要打扰我们玩好不好?




【Fin】


——————————————


雷狮答应给安雷后援会会长凯莉的报酬是事成之后穿男友衬衫的写真照x


让你Giochi con mani~用手玩~


Ma non vincerai mai.但你永远不会赢www


雷狮,遇上安迷修,你就认栽了吧!




其实本来想让雷狮在被*的时候有这样的对话:


“安迷修,你没马骑所以就来骑我吗?”


“我有你了,还要马做什么?”


但是太玩梗了而且也不适合这篇文话都没捅破就直接滚上chuang的感觉,所以文末分享一下就算了x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里梦梦,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评论(2)
热度(442)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