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凹凸→雷;主安雷,会产金瑞卡雷嘉瑞
mha→咔;出胜轰爆切爆,会all
胜右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刀男→鹤&咪;鹤右安清俱利烛,伊达厨
全职→黄&翔;喻黄周翔卢刘韩叶,庙厨
fate→闪;除幼闪外闪右限定
荒天💙晓薛💙日狛💙尊礼💙楚郑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他们战斗了整整一夜,一直奋战至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伤口的疼痛与元力的空虚将神经包裹,疲惫快要把大脑麻醉。

安迷修,支撑你走到这里的是什么东西。

是执着,是道义,是信念,是感情丰沛而坚定的这颗心。

感情让人束手束脚,雷狮拒绝道,我不需要那种软弱的东西。

安迷修既不解,也并不服气。他追问:你怎么就能确定感情都是软弱的呢?有些温柔的感情生来就能叫每个过路人为之动容;有些感情,它只是存在心里,就能叫人们变得坚强、刻苦、努力,在人生路口永远点亮一盏灯。

安迷修。雷狮神色平淡地打断他。我心里住着头野兽,我的路口不能见光,否则点灯人就会被野兽咬住喉咙,吸干血液,尸骨全无。我的世界里没有能称得上温柔的东西,你肯定了世间一部分有所收益的感情,但你不可能肯定所有,因此我说我眼中的感情都是软弱的,你的反驳那么虚软无效。

所以,你的心里越是生出必经的弱点,越能说明你在乎我咯。安迷修的语气里反而带了点欣然的什么,他快活地笑了起来。没关系的,雷狮,如果我因爱你而坚定强大、你因爱我而迟疑软弱,但从此之后我们就两人为一体,所以那也没有关系。

雷狮像是看见什么不可理喻的景象。他还未及开口,只是在猝然升起的暮光中睁大眼睛,感受到从安迷修紧握的手掌里,传来源源不断的热力。

评论(3)
热度(172)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