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相反心中(01-03)

*点文卡住了!扩写了一个脑洞,很想练习一下简洁明了的文风……摸着摸着突然发现这条鱼有点太大了,总之先预定了会写到070809的感觉,只是个短篇而已,我努力收住

*安雷个志《星石锈迹》广告时间,预售地址终宣抽奖,这周末截止请注意。还是很担心会估错印量,我尽量估了大一点的数字,希望想买的都能入手,千万别去买盗印!肯定做得没有正版好的!!

 

 

01

 

安迷修睡醒的时候,总觉得哪儿哪儿有点不对劲,但要他说却又说不明白,于是他只好和往常一样穿衣洗漱,出门前最后理正了领带。

当他拉开门,看清眼前风景的一瞬间,睡醒那一刻的感觉又清晰地浮现脑中,这回可就不那么容易忽略了——因为这个世界和他认知中的实在差了太多。

天是灰褐色的,地是明蓝色的,他家门口那两颗树的树枝上不是叶子,是棉花糖一样的云朵,宠物狗的毛发间延伸出一根长长的线,线的一端被主人捏在手里,像拉着气球一样遛狗。或者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该用遛狗这种词了,呃,放狗?

安迷修理智地思考了一下,并且在自己穿越了和还没有睡醒两个选项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没等他退回宅子里关上门,“放狗”的人转过头和他打了个招呼:

“安迷修,早上好。”

“早上好……”安迷修定睛一看,这、这是银银银银银爵???

银爵得到了回应,点了点头,继续他的晨间散步。

安迷修更想躺回床上好好睡个饱了,他竟然会梦见被漂白了的银爵,这个梦究竟是怎么个寓意嘛!

但他还是没能关上门,因为三个少女突然跑到他的院门前,大声喊着“安迷修先生请帮帮我们”。

无法拒绝女性求助的安迷修立刻露出阳光温暖的笑容,询问发生了什么,希望可以给她们带来一点安全感。

“是这样的,您现在遇见的古怪的情景,恐怕是因为我们。”三个少女异口同声地说,“虽然您现在看见的只有三个人,但实际上我们是成千上万位同人作者的意识集合体!”

安迷修不知道所谓意识集合体具体上是什么,可这不妨碍他发现关键:“你们是说,天地倒转、树上生云、宠物飞天、银爵漂白……不是,银爵的皮肤由黑到白,这都是因为你们?”

三人猛地点头。

“这怎么可能啦。”安迷修哈哈笑,“不要开玩笑了美丽的小姐们,就算小姐们三人就等同于成千上万个人,也不可能做到这么离谱的事情。我们来说点实际的问题吧,我们是不是被困在什么幻境里了?”

三人互相看了看,第一个女孩开口:“这里不是幻境,这是一个由我们的过失诞生的亚空间,而您是被我们选中来帮助我们的人。选中了您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我们认为,您是会最积极帮助我们的那一位,如果让您感到了压力真的很抱歉,非常抱歉,可是我们实在没有旁的办法。”

第二个女孩接上:“由于我们做了三件不那么好的事情,所以被关在了这个OOC的世界,OOC的方式比较具体化——这里的每一个人和您记忆中那个真实的世界比较起来,都有某个地方变成了完全相反的样子,只有一个例外。”

第三个女孩补充:“只有您在这个世界找出唯一一个和现实世界完全相同的人,我们的意识才能从这里离开,回到外面的身体。您的身体大概也和我们一样在沉睡了,不过请放心,如果今天之内没有找到,您也还是会正常地在现实中苏醒,只是我们就无法回归现实了。如果变成那样,就请您把今天当做一场梦吧。”

OOC是什么?安迷修迷茫了一会儿,但既然是来求助的,他总不能把人拦在门外就这么站着,她们看来也真的有一番说法。他将三人迎入屋内,又问她们“三件不那么好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第一个女孩说:“我挖坑不填。”

第二个女孩说:“我发了刀子。”

第三个女孩说:“我开了天窗。”

这几个字都认识,组合起来怎么就搞不懂了??安迷修连忙喊停:“等等!能给我一点具体的说明吗?”

三人头靠头考虑了一下措辞,这回由第一个女孩代表发言:“我们是同人作者的意识集合体,以二次创作为共同爱好。挖坑不填是指一篇文章写了一半就不再更新,也没有结局;发刀是指写了虐心虐身、互相误会、自相残杀、终生错过之类的剧情,有些终章还会以悲剧收尾;开窗则是指发了公告说某个时间要出个同人志,到了时候却没能实现,有些本子甚至从此之后再无音讯;由于我们的产出是二次创作,是在原作的基础上‘戴着镣铐跳舞’,所以如果某些塑造太过主观,那就是OOC。这样说您能明白吗?”

“嗯、虽然某些部分有听没有懂……啊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有茶叶也没有奶茶粉了。”安迷修给她们上了三杯白开水,“总之我可能需要在这里、这个地方,和每一个我认识的人交流一下看看情况,在今天之内找到那唯一一个和现实中一模一样的人,对吗?”

少女们激动地点了点头,眼中涌动着强烈的期盼。确实有一点压力啊这样。安迷修摸摸脑袋。他不是傻子,能听出这三人至少在重点问题上没有说谎,语气神态都足够真诚,既然如此,如果能帮到她们,肯定要先试试。行吧,那就出门看看熟人们究竟都是哪一点被反转了!

 

 

02

 

这幢起初被安迷修当做是自己的家的房子,仔细看看也有许多奇怪的地方。每个房间里的摆设物什都和现实中一模一样,从窗户往外看,也都是正常的世界,蓝天白云绿树红花灰水泥地面,只是少了人来人往;但只要一拉开门,又会变成反转的亚空间,仿佛屋里能看见的那些,都是糊在窗玻璃上生硬的照片。

“那P图技术也有点太不好说了,至少来个动图啊。”

安迷修已经打心底里相信了这不是他真正的家,只是一个复制的空壳。他把来访的三位小姐留在了家里,也对此没什么顾虑,出了门便带些犹豫地踩上蓝蓝的地面。

试探着走了几步,脚底的触感与普通的大地相差无几,他的步伐顿时轻松起来,又举着手臂摸了摸树枝间本该飘渺不定的云朵,是软软的、棉花糖一样的触感,还有些凉丝丝的。能接触到原本不可捉摸的东西,也是十分有趣的体验,他开始觉得值回票价了。

仅仅过了两秒钟,安迷修就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只因为那个他还没做好直面的准备的人,突然出现在身后,还叫住了他:

“喂,安……”

“啊!!!”

安迷修猛地转过身向后一跃,嗖地跳出去四五米,心脏还紧张得跳得飞快,雷狮反而被他吓到了,面上划过惊愕的神色,很快变成浅淡的嘲笑:“安迷修,你做什么呢?别告诉我你是在专程等着吓我。”

怎么一上来就遇见了Boss,这是什么运气……安迷修拍拍胸口顺了顺气,尽量表现得自然:“是你啊,雷狮。”

“什么是我啊?”雷狮挑眉,“你刚才就因为听出是我的声音才那么大反应的吧?我还不至于连这都看不出来。”

外貌、语气、表情、性格、说话的方式,还有对他这副仿佛知根知底般的态度,和现实里的雷狮一模一样,看来反转的可能是别的细节。安迷修心中做出了判断,却见雷狮向自己迈开了步子,不由得有些慌了。他在现实中已经两天没见到雷狮,都是因为两天前他对雷狮说——

雷狮三步并两步,一下子就站在了安迷修面前,神色不愉:“你竟然在发呆。”

近距离这么一看,还真的没找到反转的地方,可如果那个人就是雷狮的话,也太巧了吧!他才刚刚开始找!

安迷修一边想着,两眼绕开雷狮,盯着半空,眼神发直,这可真让雷狮不爽了,他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哎等一下!恶【隔开】党!我只是还没反应过来!”安迷修猛地拽住他,他想起三位少女所说的“您也可以向可靠的朋友之类寻求帮助”,虽然雷狮只能算是熟人,可不可靠也都说不上,但他就是……就是很不想在这儿放雷狮走。对,他还没有找到雷狮身上被反转的点,怎么可以让雷狮这么走了!

雷狮回过头,没开口,那表情分明是别说废话有屁快放,安迷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屈服了,实话实说全盘招供。

“所以说,你不是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安迷修。”雷狮皱着眉,出乎安迷修的意料,他相信得很快,“而且我们这里除了你要找到目标,都和你那个世界里的自己有一个相反的地方?”

“是……不过,雷狮。”安迷修试探着,“你不觉得你接受得太快了吗?”

然而雷狮的回答令他无言:“因为这是世界告诉过我们的事,只是平日里都被藏了起来,就像不点击就不会弹窗的网页边角小广告,你刚刚说完,我也想起来了。我确实该帮你。”

“这真叫人不爽。”他松开眉头,有点高兴似地笑了,这番表情变化把安迷修搞得够懵。

性格上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尤其是这句话,说着不爽却在笑,这种和现实里一个样儿的、不自觉误导别人的态度,真是害得他好惨了。安迷修苦哈哈地望天。这不是会让人误以为你对别人有好感的吗?

“我真是一直都没明白过你啊。”他小声地开口了,也许是因为知道了这个雷狮不是现实中的雷狮,这句话才能如此轻松地脱口而出,“我可能得花点时间来找到你身上的不同之处,不管是这个你,还是我那边的你,都太难懂了。”

这个雷狮用略带疑惑的眼神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你在说什么,虽然不是同一个人,不过我大概能猜出你那边的我在想什么。你可是相当好懂的类型。”

“真的吗?”安迷修的眼睛亮了亮,对这个雷狮的说法很是心动,随后他想到如果雷狮的性格没变,铁定是不会在必要限度以外好心帮他的。他摇了摇头,神色又恢复原样。那一边雷狮动了动唇,无声的一句“蠢货”,率先选定某个方向走了出去,安迷修不知道他究竟在说哪一个自己,只好保持沉默,迈开腿跟上。

 

 

03

 

他们沿着这条大道走了一段,很快遇上了熟人——某个四人组。

安迷修一眼就看出了其中两个人的不对。格瑞摆着一副十分自满的难以形容的姿态,不断地同身边的金说着什么,和现实中招牌式的冷淡表情完全不同;紫堂幻和凯莉走在后排,凯莉的变化比格瑞更明显,安迷修全靠头顶的星星发饰和衣服的配色认出了他来,是的,“他”。

安迷修:……

我靠,还带这样的??虽然一上来就遇到了不知道究竟是哪儿反转了的雷狮这个难题,按理说第二题是该简单一点,简单是挺简单的,非常明确,但是这个第二题也太有冲击力了吧!!

那四人迎面走来,安迷修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格瑞似乎在炫耀着什么,语气也相当生动:“……既然是我,当然一招就把他们都打趴下了!然后他们就请我吃了一顿烤肉作为赔礼,那味道还真不错,哼,英雄就该大口吃肉。”

“不愧是格瑞,真是太厉害了!当然我也不差,嘿嘿。”金这两句听起来还挺正常,下一句就出了问题,“可是你跟我说这个没用啦,我又不喜欢吃肉。”

这么看来雷狮反转的肯定不是性格,安迷修确定自己不用再判断这一点了,格瑞这也变得太彻底!果真是完全相反啊!

四人组与安迷修、雷狮擦肩而过,他又听见紫堂幻加入了话题:“但是金什么都喜欢,只是不爱吃肉吧?这周的聚餐我有推荐,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自助餐,牛排烤串小龙虾都很好吃,甜点也很够,应该很合大家的胃口,只是贵了点,其他什么都没话说的!”

好吧,这是个不知道精打细算的紫堂幻。安迷修的目光从眼镜少年衣裤使用的高档布料上划过去,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不止,他很可能是变得花钱大手大脚了,这个反转可不怎么好。

和格瑞差不多高的男版凯莉没有开口,他和女性的自己一样咬着棒棒糖,百无聊赖地扫视着周边的风景和路人,时而转转眼珠,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起来果然只是改变了性别,性格上和女性的她没什么差别。

他们闲聊着走远,雷狮瞥着安迷修的表情:“这几个都有反转的地方?”

安迷修点点头:“都挺好找的,非常明显,不像你的这么难。”

“说不定那个人就是我,你再看看咯。”雷狮回头看了一眼离去的四人,安迷修注意到了他的情绪变化,便问了:“怎么?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

“也不是值得你注意的。”雷狮继续跟他一起往前走,“只是有点在意那家烤串很好吃的自助。”

安迷修一听,立刻唉声叹气。

雷狮:“嗯?”

安迷修:“我那边的雷狮喜欢吃的也是烤串。”

“那说明他的品味很好。”这个雷狮居然又笑了,“你接着找不同吧!”

安迷修真是不想吐槽,静静地略过了烤串的话题:“我们接下来有什么目的地吗?”

雷狮朝前方抬了抬下巴:“前面有个广场,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既然你是被选中来解出这个谜题的人,那这个世界里你认识的人,应该能从那个广场的地图指示牌里全部找到。”

安迷修哦了一声:“竟然还有这么方便的提示?”

“有这种提示说明题目不那么简单。”雷狮翻了翻眼皮,“刚才格瑞他们去的方向除了住着你和银爵,还有个游戏中心和快餐店,除了那个金发的小子喜欢带队往电玩区那儿跑,佩利也喜欢,帕洛斯有时候会陪他一起去,不过我和卡米尔没什么兴趣。对了,嘉德罗斯喜欢那家快餐店的汉堡。”

没什么兴趣?那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附近出现?

安迷修觉得自己找到了华点,但雷狮没给他机会把这个问题问出来,雷狮努了努嘴:“喏,嘉德罗斯。”

他赶紧回头再去看嘉德罗斯。来的可不是嘉德罗斯吗,目测身高超过一米九,身后跟着蒙特祖玛和雷德,三人也在说着话。他摸了摸下巴,无奈地把嘉德罗斯排除了,准备和之前一样仔细听听蒙特祖玛和雷德的发言。

三人走近,雷德和现实中的雷德一样是这个组合里的话题生产者,只是一张嘴叫的人就不对劲:“老大老大,我跟你讲哦,我昨天看的那本小说,那个女主角真是很清新不做作,和以前看过的女主都不一样!”

高个子的嘉德罗斯不想听这些:“别跟我讲你的言情小说!”

“哦……”雷德明显十分失落,虽然知道他肯定很快又会活泼起来,蒙特祖玛还是开了口:“雷德,你可以讲给我听听。”

雷德别开脸:“我不是很想讲啦。”

安迷修猛地扭过头盯着那三人,也不顾自己的视线太过明显,看得眼睛都直了,搞得雷德都疑惑地转过上身,边往前走边看过来。雷狮叫了他两声没回应,直接上手狠狠一拍后背,安迷修一个踉跄,咳了几声才来同他说:

“……我要开始考虑那那唯一一个没有变化的人就是你了。”

“和我比起来,他们真有那么明显?”雷狮还真有点好奇。

“实在是太明显了!”安迷修几乎要跳起来,“我那边的这三个人,就算我不是很关注别人的感情问题,也看得出是雷德喜欢祖玛小姐,祖玛小姐喜欢嘉德罗斯的!怎么你这个世界的反转,还包括恋爱对象的吗?!”

“好吧。”雷狮想了会儿才点头,“连感情都能反转的话,那确实很奇妙了。”

评论(12)
热度(584)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