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安雷】相反心中(04-06)

*我回来更新了,这个月真的要死了,期末加上赶稿地狱,把欠条挂在脑门上请大家监督……这篇再更一次就能收尾,我还蛮喜欢的

*前文:(01-03)

 

 

04

 

其实这段路并没有太长,只又步行了不到两分钟,安迷修已经能看见前方类似商业街的模样。

“这个世界的中心就是这个四段商业街,以及中心的凹凸大厦和广场。”雷狮加快了步伐,“你那是什么表情。”

安迷修摆摆手:“没……我只是在想,真的是个亚空间啊,原来你们的世界是这么小的吗?”

“我不知道你生活在怎样的地方,但是这个世界、这么大已经是极限了。我被你触发了知晓世界规则的条件,你也只能触发第一个告知真相的人,所以这件事只能由我、只有我可以做到。”雷狮猛地回过头,漂亮的紫眸发亮,“在这个世界的规则里,只要对世界里缺乏的事物有了足够的认知,那么那些现在还没有的东西,就能在世界的缓慢成长间逐渐聚成实体。”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一直在注意着和海洋相关的东西,我书房里的书也总是海盗、航运、大航海时代。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人设’,但归根结底,我根本不明白‘海’是什么,我从没见过、在遇见你之前甚至从未想过。”

几句话间他又自我平复了,重新直视前方轻声道:

“我想为这里造出大海。”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侧脸,心脏中的某一处仿佛被什么滚烫的东西烧化了,化成一滩水,聚得更多,由内而外冲刷着心室,如同海波。

然而他想起现实中的那个雷狮,说话间、做事时,总是带给他不切实际的错觉,不,本来就是他错了,是他自以为是、解读过度,所以终究就该被拒绝。这些现实如同一根细细的针,梗在喉咙里,是被温热的水波冲刷再多次,也不可能化开的冰冷金属。

“自由。”安迷修艰难地、像挣开嘴上无形的面罩般开口,“大海,就是自由。”

“那是什么?”雷狮偏头看过来。

“自由就是,只要你想,这个世界什么都会有。”

他们已经走进了商业街,广场就在眼前,雷狮停下了脚步。他们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雷狮扬起嘴角,语气十分诚恳:“感谢安迷修先生的赞助,我的认知比先前丰富了那么一点。”

安迷修示意了一下广场边缘的地图指示牌:“你帮我找到了这个,我也想帮你一些。”

“我是被规则干预着来帮你的,而且之后也得陪着你。”雷狮摆出一副不乐意的表情,“你说的这个我好像知道,是叫做交易吗?”

“不。”安迷修摇摇头,“这叫做互帮互助。”

“我得花点时间理解一下其中的不同……”

安迷修忍俊不禁,这个对现实世界的常识有所欠缺的雷狮竟然意外的可爱。他上前几步扫了一遍指示牌,正如雷狮所说,旁边的广场和与周边画风格格不入的凹凸大厦立于地图的中心,被一个五边形的商业街包围,而后通往外侧住宅和其他设施的是五条马路,每个住宅模样的标识上还用不同的颜色写着房主的名字。

“这也太详尽了点,怎么连谁住在哪儿都帮我标好了?”身边没有可以帮忙的电子设备,安迷修试着把这图记在脑中。

雷狮解释道:“因为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你这个答题人提供线索。”

“那你有没有推荐的路线?要是去找人,结果他们不在家,就太浪费时间了。”安迷修抬起头四下张望了一番,在商业街的某家店铺二楼发现了一个装饰用的大摆钟,时间显示是上午十点。说来也奇怪,虽然说是商业街,店里的商品、休息椅、收银台一应俱全,却连半个店员都没有。

这个亚空间还真是差得很远,安迷修在蓝色的地上走了这段时间,不适应天地颜色互换而导致的头重脚轻感已经缓解许多,但这褐色的天空并没有太阳,那么也就没有白天与黑夜,只有简单的时刻与一日三餐。真像规则告诉雷狮的那样,这个世界可以缓慢成长就太好了。

安迷修不希望雷狮只能活在这么有局限性的一亩三分地里,他眼中的雷狮总是该去追寻更广阔的天地,尽管面前这个雷狮和他根本也没什么关系,但既是“雷狮”,就不该被束缚。

雷狮听了他的问题,凑过来眯着眼睛看了会儿指示牌,最后说:“我们先上大厦,然后走九点钟方向的这条道。”

“这条道有什么特别的吗?”

“没什么,这条道上住着谁你也看到了,鬼狐兄妹和莱娜、呆毛姐弟。尽头是餐饮城,那双胞胎平常比较多去的地方就是餐饮城,不至于错过,而且……”

“而且?”

“我觉得我们不能等到饭点再考虑吃饭的问题。”

“……就听你的安排。”安迷修在心里哭笑不得,没敢在雷狮眼皮子底下表现出来。

 

05

 

凹凸大厦总共有七层,雷狮说他也不知道上面几层都有什么东西,不过世界提醒他没有必要上楼,他们需要见的人在一楼就能见到。

安迷修进了门,在大厅的一侧看见了丹尼尔和秋。

“去看看。”雷狮说。

安迷修咽了口唾沫,他知道这太不合乎礼仪了,但还是没忍住又往某个部位扫了一眼。雷狮注意到他的视线,也跟着看过去,秋便抬起了头:

“再这样看就算你们骚扰了哦。”

棕发青年的脸腾地一下,红了,雷狮兀地了然,凑过来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你那边的秋不是平胸啊?”

安迷修于是也小声磕磕绊绊地回答道:“秋小姐身材很好的!”

雷狮在他耳边笑了一声,还要再说什么,安迷修却拍了拍自己的脸侧身躲开。再让雷狮这么不自觉地在他耳朵旁边吹气,他脸上这点血气就别想消下去了!

秋两肘撑在办公桌前笑嘻嘻地看他们:“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别告诉我嘉德罗斯又和格瑞打架了。”

雷狮适时提醒道:“丹尼尔和秋的工作是调停矛盾。”

“懂了,是你们这小区的居委会主任和副主任对吧。”安迷修自个儿嘀咕了两句,雷狮显然听不懂这个。安迷修走上前去向两位搭话,他的目标是还未出过声的丹尼尔,但扯了好几句,秋都被他逗笑了,丹尼尔也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们。

雷狮知道他想做什么,敲敲桌面就说:“丹尼尔,你吱个声。”

丹尼尔温和的目光便移到他身上去:“……怎?”

雷狮朝安迷修摊开手,安迷修喃喃道:“好,好,一个惜字如金的居委会大哥丹尼尔。”

二人告别一头雾水的大哥大姐,离开了居委会大厦,拐进向九点钟方向的那条路,路口处就是呆毛姐弟的住所,安迷修小跑过去敲了门,无人应声。

“在餐饮城。”雷狮扬了扬下巴,示意安迷修先去敲更深一点的那幢别墅。

那幢别墅比双子的要大上一圈,安迷修按门铃:“请问鬼狐天冲在家吗?莱娜小姐?”

叫完门他才想起这间别墅的另一个主人,已经不能称作凯莉小姐的凯利先生,万一还有其他人被反转的是性别该怎么办?安迷修满头大汗,恨不得穿越回几秒前把“莱娜小姐”给消音了。这时候啪嗒一声,莱娜开了门,神色冷淡地问他们来做什么。

安迷修一看她还是美丽的小姐,尴尬的情景没有发生,不由得松了口气,却听见另一个柔软的女声从屋里飘出来:

“这不是安迷修大人嘛……啊,雷狮大人也来了?”

安迷修大脑宕机了。

雷狮一把推开僵硬的棕发青年,挑挑眉同走出门的白发女性聊了几句。

“我来找你还能是为了什么?”

她脑袋上尖尖的狐耳抖了抖,笑容透出些许谄媚:“为、为什么?我最近可没有兜售不良电子光碟啊!雷狮大人您明察秋毫,一定不能冤枉了我,对吧?”

雷狮摇摇安迷修的肩:“该醒了吧,听出什么没有?”

安迷修回过神:“性格感觉是没变。”

他恍惚地吐了槽:“怪不得你先前用了‘鬼狐兄妹’这个词,我先入为主地觉得凯莉还是小姐,没能反应过来。”

“什么?你那边的凯莉??”雷狮嘴角一跳,猛地回头扫了一眼鬼狐天冲,宅人见了一定会大呼好萌的兽耳娘正刻意露出忐忑的表情向他示弱,长长的毛茸茸的狐尾在身后自然摆动。

雷狮压下脑袋里蹦出的金刚芭比,决定转移话头。

“我当然不会冤枉你,既然来找你,就肯定有我的理由。”他故作高深莫测地眯着眼,要的就是叫鬼狐摸不着头脑,“不如你让你这位助手小姐说说,你最近又做了些什么?”

那厢鬼狐和莱娜交换了一个眼神,莱娜尽力收敛住想要维护鬼狐的冲动,回想片刻后冷静地回答:“鬼狐大人这三天之内出了八次房门,除了餐饮城之外,没有去过别的地方,而我只比他多去了一趟商业街,囤些生活用品而已,雷狮大人总不会觉得这些也有问题吧?”

雷狮用手肘戳了戳安迷修,安迷修沉吟着反问:“三天之内在外边吃了八顿?连早餐也算进去了?你们不在家里开灶的吗?”

他这个问题一丢下来,鬼狐和莱娜都茫然了,莱娜又看了一眼鬼狐,疑道:“我们一直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家没有会做饭的人啊?这到底有什么问题?”

“呃……”安迷修在现实里也和莱娜交集不多,他最多是同鬼狐说些话而已,但和印象里对比,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你们就准备这样在饭店里吃一辈子吗?都不考虑一下自己学着做饭?”

莱娜看他的眼神大约已经变成看傻子了:“鬼狐大人应该吃最好的,凯莉又对食物的要求很高,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在家里实现。”

安迷修还要再问,被雷狮拍了一下肩制止,雷狮三言两语将满腹疑问的二人送回门里,反手就关上了人家的门。

“恶【隔开】党你干嘛!”安迷修也很迷茫,“我还没问出是哪里不对呢!我确定肯定有地方不对了,可是还没搞清楚就不能……”

“我看你们三个的反应都能猜出来了,你怎么还不懂。”雷狮嫌弃脸,“莱娜是出了名的厨房杀手,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会选择住在这条最方便去饭点的道上?”

安迷修一怔,旋即恍然大悟:“我那边的莱娜好像是很会做饭的吧?”

“你问我?”

雷狮扯着他,往路的那一头——餐饮城走去,安迷修哂笑两声,目光下移,不自觉地落在袖口。雷狮用三根手指勾着他,指甲修剪得圆润,手指修长白皙而光滑,没有他熟悉的那层薄茧;而现实中,听到他那番发言后回以冷嘲热讽的雷狮,也不会如此心大地背对着他。

于是他比任何时候都更清晰地意识到了,心声的语气甚至是冷酷的:哦,这不是我认识的雷狮。

“雷狮,我真的怀疑那个人是你,”他小声地说着苦恼的话,心中却有着异样的清明,“可我又总觉得……这还不对,还没到最后。”

“那就走到终点再看看。”雷狮没有回头,“什么事不做到最后就想得到答案,你以为你还是能把蠢说成天真的年纪吗?”

 

06

 

他们在餐饮城里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所以说——”佩利把这三个字咬得极重,怒火满得要从毛孔中溢出来,“你们确定要跟大爷我抢吗?!”

“我就抢!明明是我们一起到的,又不是说这盘就是你的!不然让丹尼尔大人来解决纠纷嘛!”艾比从埃米身后探出脑袋,说完话就又缩了回去,留着弟弟紧张地站在原地给她当盾牌。

三人正在争一盘肉的归属权,帕洛斯和卡米尔站在一旁无视这狗狗挠小老鼠的场景,径自从流水线上取下自己想吃的东西。

只是一打眼看过去,安迷修就开始头痛了。他哀叹一声,雷狮问怎么了,他才摇摇头虚弱地感慨:“连呆毛都没了,你们怎么还会叫他俩呆毛姐弟啊?”

“呆毛?”雷狮有点奇怪,“这不是有吗?姐姐一根,弟弟两根,很特别。”

不,这不一样,现在这是正常规格。

安迷修仍是摇头,雷狮不明就里,也不再管他了,径自向流水线走过去,途中朝佩利一招手,佩利便也丢下双胞胎跟了过去。

“老大!”

“执着于那一盘干什么,想给丹尼尔送去整治你的理由吗?”雷狮轻笑着目光划过姐弟俩,“你还不如快点吃旁的,越多越好,别给弱鸡留。”

“嗯……说得对哦!”佩利得令,窜到流水线的上端开始大快朵颐。

雷狮偏头又跟卡米尔说了什么,安迷修目送佩利奔走,一边走到雷狮身边。

“哎,雷狮。”他点了点雷狮的手臂,“佩利怎么穿这么严实?”

“严实吗?”雷狮抬头瞄了一眼,由于这一路同安迷修混淆时空般的交流,他选择了理智地向帕洛斯求证,“佩利不都这么穿?”

帕洛斯点点头:“一直这么穿。雷狮老大怎么问我这个?”

安迷修越过雷狮问起帕洛斯来:“一直这么穿?这么严实?”

帕洛斯察觉到了他的奇怪之处,却也不明白他究竟想问什么,不由得支吾了一会儿:“……就这么穿啊,这很严实吗?我也没看他扣好所有的纽扣啊,不是还留了最上面那颗吗?”

雷狮毫不顾忌帕洛斯和安静听着的卡米尔,直接同安迷修说:“你那边的佩利穿得很少吗?你就算觉得我被你影响得神志不清了都可以,但帕洛斯是不会撒谎的,佩利确实一直都这么穿……你那又是什么表情?”

安迷修一副见鬼了的模样,他看看雷狮,看看帕洛斯,又看看雷狮,再看看远处的佩利,终于放弃了解释:“总之,佩利和帕洛斯都不是。”

“纠结什么,不是就不是呗,那现在轮到卡米尔了。”雷狮耸耸肩,他示意卡米尔和安迷修对话,“你想问什么都直接问。”

“好。”安迷修面对这么个直截了当的情况,难得地感受到了省心。他先仔细上下打量着卡米尔,确定他在外表上和现实中没什么区别后,开始问他些基础性的问题,比如喜欢吃的食物、擅长的事情、平日的爱好、喜欢的对象……

“等一下,这根本不省心啊?”安迷修已经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你们兄弟俩怎么都这么难,这算是遗传吗?”

同他说了几句后稍微放开了些的卡米尔听了这话,空色的眼微微发亮,虽然语气依然没多大起伏,却是显出了一点高兴的样子:“当然了,雷狮就该是世间最难的难题。”

安迷修刚要吐槽这脱离现实世界也不改的兄控,突然抓住了那点不对头的地方:“你刚刚叫雷狮什么?”

卡米尔缓慢地眨了一下眼:“雷狮?”

安迷修找到了重点,立刻向雷狮核对:“在我的印象里,卡米尔一直是叫你大哥的,从来没变过,反转是不是在这里?”

“你在说什么?”雷狮蹙起眉,“卡米尔是我堂哥。”

“!”

安迷修脖子一僵,卡米尔在他余光所及之处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安迷修便泄了气。

雷狮也眨眨眼:“在你那边,我才是哥哥吗?”

“是啊。”

“哈哈!这身份调换倒是新奇!”

“别新奇了。”安迷修抓乱了一头棕发,“已经不剩几个人了吧?用穷举法排除所有不可能的选项,你现在的可能性是最大的,雷狮。”

雷狮自顾自地转身去取烤肉的餐盘,吃了两口才回应他:“是吧。”

“那你现在是不是能跟我说一说了?”

“说什么?”

“我之前就有一点疑问,很需要你来帮我解答。”安迷修环顾四周,海盗团的成员并未对他抱着敌意,这也许就是雷狮身上的突破点。

他发问:“这个世界的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评论(15)
热度(456)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