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唉。”安迷修叹了口气,满脸醉后的红晕,“你说,他一边觉着下位又爽又省力,还非要跟旁人港是我在下位,他怎么这么坑爹呢?”

未来的雷皇陛下冷冷地接茬:“他爹已经死了。”

太子:靠,我不想知道你们在床上是怎么叫的好吗?!

评论(4)
热度(114)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