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安雷】相反心中(07-10/完)

*写完了很开心,两对安雷都是可爱的安雷酱!这周末会有短篇掉落

*前文:(01-03)(04-06)

 

 

07

 

究竟是什么关系?那肯定和安迷修所知道的不同,最直观的就是雷狮对待他的态度,他暗自思虑良久,现实里的那个雷狮若是得知自己被迫必须帮扶安迷修一把,也会如此平静甚至是积极地配合吗?想也不可能吧。

最终他只能推测,既然两个雷狮在面对他的时候不一样,那么也许和他的关系有一个决定性的不同,只有这才合理。

雷狮听安迷修说了这个问句,依然不紧不慢地去挑了一盘烤面包片递给他,安迷修接过来,雷狮又欣赏了会儿他食不知味的神情,就像是知道安迷修在想什么一样,他看着安迷修在自己的视线之下渐渐无法回以直视的目光,终于笑了出来:

“安迷修,你向另一个我告白了对不对?”

安迷修一顿,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雷狮反将一军。他把烤面包塞进嘴里嚼了嚼,闷闷地又把问题丢回去:“你怎么知道?”

“你能看出我对你的态度有异,怎么就觉得我会看不出你和你那边的雷狮有点小别扭?”

“那不是小别扭的问题,哎呀……”安迷修咽下口中的食物,他偏头思索着要如何开口,雷狮那安静注视着他的眼神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又想起这个雷狮显得过分友善的态度,雷狮的敏锐一如现实,紫眸间的笑意却叫他觉得无论此刻反驳些什么,在雷狮眼中也都只是“小别扭”。

安迷修放弃了多费口舌,他以为自己该要消沉一些,毕竟他总觉得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就不能和这个雷狮像先前那样和平地相处了。但他忍了又忍,于情于理都实在不应该放过这个疑问,只好拉着雷狮,避开了帕洛斯和卡米尔,躲到与流水线成对角的角落里,压抑着不知缘由渐渐加速的心跳,逼迫自己接着这段大喘气继续往下说:

“你又怎么就觉得我和另一个你之间,只是有些‘小矛盾’?你这么确定,根本就毫无根据。”

雷狮又笑了——安迷修突然意识到,这个雷狮真的很喜欢朝着自己笑——他终于肯透露那点答案:“你是猜不出来的。安迷修,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世界给出的这道题,光凭你自己是猜不出来的。也许就因为这样,才需要这么一个‘我’也说不定。”

安迷修追问:“你这个意思,你猜出了我需要找出的人是谁?”

“我有头绪。”雷狮用了一个委婉的说法,但他快而坚定的语气表达的可不是同样的语意,“至少你没办法怀疑我了,我确实和你那边的雷狮有所不同。”

安迷修无法,只能向他妥协:“那你想让我做什么?验证你的想法吗?”

雷狮定定地看着安迷修,而后目光下移,停在两只交握的手上。正直的骑士先生那只手还保持着拉雷狮来这角落时的动作,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放开对方,原本他也许并不会太在意,但如今他对雷狮的感情问题来了一个管中窥豹,这番举措就显得相当失礼。

“抱歉。”安迷修边说边松手,哪知道他放手的瞬间雷狮反手一抓,又把他握在了手里。

安迷修:“……不是,我不是你的安迷修啊?”

“你这会儿倒知道了?”雷狮别有深意地反问,可惜安迷修和他身处不同的频道,没能接收到信号,以为他指的是不松手的事情,连他意味深长的神态和语气,都理解成了“感情问题”方面的调侃。

安迷修半张脸飞快地涨红了,他不自觉地压低声音:“我知道我不该这样,你、你既然都看出我的心思来了,也不要……诶!你松手吧!”

“啧。”雷狮颇为不爽地咂嘴,一边想说安迷修蠢得死,一边觉得他害臊的模样还能算个乐子,合起来又在想自己会看上这傻逼骑士实在是纡尊降贵,最后自己被自己这同样蠢得死的心理活动逗笑了。

他放任那止不住的笑意在唇角飞扬,开出灿烂的花,嘴上又只是在说公事:“我们先换条道,把剩下的人看了,确认其他所有人都不是,才轮到我发挥。”

剩下的人确实没几个了。

“还差冰柠檬和罗德烈。”他们又回到广场处,雷狮把每个路口都指给安迷修看,好让他能与地图上的标识一一对应上,“刚刚那条路有什么你已经知道了,把它设为1号,顺时针向右,2号是属于我们雷狮海盗团的,路口就是莱娜口中的超市,然后需要穿过一条小河,有两间我们的宅子。”

“3号是嘉德罗斯的地盘,路尽头有一段山崖,不高,但他就喜欢坐在那上头;4号是你家,你也知道了;最后一条,5号,这是住宅最多的一条道,唯一一栋双层的小楼里住着秋和金姐弟,双层小楼对面的小屋是格瑞,再靠外边一点的是紫堂幻,最靠近路口的是丹尼尔,冰柠檬和罗德烈住在更深一些的位置。”雷狮说得快且清晰,神采飞扬间带着一点眉飞色舞的味道,一直没有松开安迷修的手。

算了。安迷修握紧他,雷狮感受到那加重的力道,出口的话语也没有一丝停顿。算了,不要再管了,安迷修,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和你有着友好甚至是友达以上关系的雷狮啊,兴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也……那才是现实里该有的展开吧,旁的都该是奢求。

 

 

08

 

“雷狮,我先问问你哦,冰柠檬的本名是什么?”

“安莉洁。”敲开房门前,雷狮回头看了安迷修一眼,确认这个名字之于另一个世界而言是正确的,他扯了扯唇角,按下门铃。

安莉洁开门时安迷修就觉察出些许违和,可她向雷狮点点头,说话总是慢声细语的模样、有些懵懂的表情、乃至声音身高身材都和现实中无甚差别,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

安迷修又犯了难,雷狮注意着他,见此便同安莉洁提出要在她家坐一会儿。

“嗯?”安莉洁迷茫地看着他们,“为什么?”

雷狮没有解答,只是笑,女孩的目光落在他们相握的手上,突然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侧过身让出位置就说请进。

安迷修纠结地戳戳雷狮,小声问:“她理解成什么了啊?”

“你管那么多?”雷狮稍稍瞪他一眼,“我也不知道啊,这不是在拖延时间就指着你找出不对劲的地方吗。”

“抓紧点吧,你没多少时间了。”他指了指头顶,转身就进了门。

安迷修抬头看了看依然明亮的天空,他们在餐饮城里的自助餐厅耽搁了好一阵,现在目测也快到下午三点了,如果是在现实中,过不了多久,太阳就会开始渐渐收敛光和热。但是说什么没多少时间了,安迷修腹诽,雷狮明明表现出一副我知道答案的样子,说这话难道就是为了激他吗?

安莉洁的房间满是十分强烈的少女气息,浅蓝和青柠色的小物比比皆是,安迷修一进来就非常不自在,他在铺着浅蓝色纱网的沙发上坐得相当不安,最后只好站起来。

坐在对面发呆的安莉洁歪歪头:“嗯……怎么了?”

突地站起身,鼻腔里仿佛钻进了什么香香的味道,安迷修克制着往脸上涌过去的血色,用力拍拍身旁雷狮的肩:“太、太不好意思对吧!雷狮!怎么可以随便进一位单身小姐的住所呢!这太不合乎礼仪了!”

雷狮不满地撇嘴,依然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里:“怎么是随便进?这可是单身小姐亲口说的请进——喂,冰柠檬,你家这个沙发感觉有点束手束脚的,不舒服。”

“你躺着当然不舒服,也不看看自己个子是不是顶个自由女神像!”

“哎,干嘛?”雷狮点点自己的鼻尖,“自由可不就是我的女神么,还是你想表达的重点是,我是你的自由女神?”

安莉洁偏偏在他话音落下后慢半拍地点了头:“嗯!”

雷狮总是擅于抓准时机:“你看,冰柠檬都同意了!”

哎哟我的小姐姐哎,你这时候点什么头,你同意的究竟是哪句话啊?!

安迷修感到了双倍的头痛。

万幸这会儿竟然出现了来救场的人!门铃一响,安迷修就背脊打直、猛地一转头看过去,又转回来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安莉洁,这两个动作简直像极了一只大型犬,雷狮悄悄在心里把他和佩利扔上谁更蠢的擂台,得出的结论是他俩各有各的蠢,他就别过脸去暗自偷笑。

住宅主人小姐看见了他的笑脸,又看一眼安迷修,正启唇要说什么,门铃又响了两声。她立刻把刚才到嘴边的话忘光了,走过去开门。

“安莉洁小姐,我是来给你送桌子的!”

“噢……”安莉洁很高兴似的晃晃脑袋,冰蓝色的长发也跟着摇了摇,“谢谢,罗德烈。”

罗德烈?!

安迷修一听,连忙往玄关奔了两步,看见了那位罗德烈,顿时感觉哭笑不得。

这个罗德烈竟然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至少从外观上看是这样,真是再明显不过,还真是省事了!

“你之前不是说那个桌子太小了嘛,然后我让你挑了个新的,还记得吗?”罗德烈很热情地夸着安莉洁,“安莉洁小姐,今天这条裙子也很好看嘛,粉色显得特别甜!不过我还是喜欢前天那条青色的,嘿嘿。”

听到这句话,安迷修忽地脑中灵光一闪,他等罗德烈帮安莉洁把桌子搬进屋,又等安莉洁道了谢送走了人,这才急匆匆地求证:“安莉洁小姐,您有没有一套,白色的、很类似水手服的衣服?”

“嗯……”安莉洁用食指抵着上唇,想了想,坚定地摇了摇头。

安迷修松了口气,他刚见到安莉洁时的直觉果然是对的。

雷狮不知何时已经倚在了玄关处的半身柜上:“确定了?”

安迷修回答:“对。她也不是。”

“那走吧。”雷狮眼珠转了半圈,又对安莉洁说,“打扰咯。”

安莉洁还是摇摇头,几步快走过来,途中拉住安迷修的手。安迷修哎哟一声,没等想明白她在干什么,就见女孩又拉起雷狮的手,让他俩重新交握,还做了点调整,直到两只手的姿势变得和进门时一个样儿,她才满意地放了手,声音清脆地落地:

“再见!”

嘭的一下,门在二人面前关上了。

安迷修:“……”

雷狮:“……”

 

 

09

 

“呃,那个。”安迷修摸摸鼻子,想叫雷狮松手,没想到他话还没说,雷狮就干脆地松开了。

这下他反而心里有点小堵……只有一点!

他酝酿了一下才重新开口:“现在可以跟我说你想到的东西了?你不是说你被这个世界告知要帮我吗?总不会帮到现在眼见快到头,反而憋着不跟我说了吧?”

“你急什么。”雷狮眯了眯眼,“觉得我帮你很奇怪的是你,觉得我不帮你很奇怪的也是你,骑士先生可真是很正直哦?”

“这和骑士又有什么关系了!”

雷狮摊手,示意他往家里走,安迷修点点头。这里的所有人他们都已经见过了,安迷修也已经都找到了其人各自被反转的点,再有什么也只能听雷狮说说他的看法了,到了这种时候,回去见见那三位小姐也很有必要。

“通常来说我确实不该帮你,看你吃瘪反倒很有趣,不过我和你那边的雷狮毕竟反转了,你不是一直觉得不对劲吗?确实不对劲。”雷狮边走边说,还探手去摘路边树枝上的白云,好不轻松潇洒,“根本问题在我,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如何,只是由此延伸出的一个表象。对我来说,帮你也相当于帮我自己,所以我才会在这里说这些,这就是我和你的雷狮不同的地方。”

你的雷狮。

安迷修的表情停滞了,他长着嘴,看这个雷狮突然转过来,压低了上身,向他逼近了一些,双唇开合着蹦出的语句,像是往他脑门上轰下一道惊雷。

雷狮有些感慨地说:“我比你的雷狮更加喜欢你,或者说,我身上反转的部分就是对你的好恶吧,只是简单地把喜欢和讨厌两种感情颠倒过来而已。我猜你的雷狮,也就是我以前的样子。”

“你是说,你有多喜欢我,恶【隔开】党就有多讨厌我;你有多讨厌我,恶【隔开】党就有多喜欢我……”安迷修神色恍惚地把这短短两个句子翻来覆去咀嚼了半天,最后茫然地抱着脑袋,“所以你想帮我,不仅是世界的原因,还因为你对我有好感——就是说你很喜欢我,也就等于恶【隔开】党很讨厌我?”

眼看着他快把自己绕晕了,雷狮忍无可忍地锤了他一下:“我是在说,他对你是有好感的!这不是好感和恶感各自占比的问题,是喜欢的感情确实存在的问题!”

“我还说了,未来的他会变成我这个样子的,他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从前的我。你果然是个傻逼,我讲得不够清楚吗?”他气得喘了口气,眼尾都吊了起来,“我果然对你还是有磨灭不去的讨厌啊。”

“什么??就算你是喜欢我的,也还是会嫌弃我吗?”

“嫌弃,怎么不嫌弃,这份讨厌可是你的雷狮对你的喜欢哦,你不想要吗?”

安迷修被他说得大脑发胀,陷入混乱,好像听懂了,又好像还是没明白。

他喃喃地念着这么几句话,站在路中间不动了,最后问道:“所以你也不是我要找的人,答案究竟是谁?”

雷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时丢下了那个早就暗示过他的正确答案:“是你自己啊,安迷修。”

安迷修一愣,赶紧跟上去。

他们回到了安迷修的住处,那三个少女正经地坐在客厅里,看起来一整天都没有移过位置,茶几上的水倒是喝了一些。

“抱歉,晾着你们太久了,我没注意到。”安迷修诚恳地道歉,“你们完全没离开过客厅啊?”

她们似乎已经找到了最便利的交流方式,第一个女孩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很高兴地笑起来,脸蛋也红扑扑地说:“我们不无聊的,我们三个人就相当于是成千上万个人,光是交流脑洞就聊得非常满足了!”

脑洞又是什么?还是不问为好。

安迷修理智地规避了不明词汇,他看了一眼雷狮,雷狮在他的房间里兀自穿梭,显然对这里的布局熟稔极了,根本没有在意他现在正和那三个天外来客对话。安迷修无奈地告诉三人:

“我和雷狮把这个亚空间里的所有人都观察了一番,事实证明,除了我自己,所有人都和现实中一模一样,所以答案难道真的是我吗?”

女孩们面面相觑地对视着,其中一个——安迷修有点分不清她们了——蹦起来:“是了!一定是这个答案了!很富有戏剧性,如果是我的话就会这么设定!”

当他向这三位说出“是我”两个字时,突兀地听见了耳边的嗡鸣,三人一同笑着向鞠躬道谢,而他看着自己渐渐变得朦胧虚化的双手双脚,还是觉得有点太快了。

“这就结束了?”安迷修动了动嘴唇,没说出来,陪了他大半天的雷狮却走了过来,开口就是一句讥讽:“醒醒吧,你总要去面对的。我都跟你说了那些,你还想逃,是当耳旁风了吗?”

“不是,我……”安迷修握紧拳,虽然他用肉眼已经看不见自己的手,触感却没有出错,他这只手里似乎还有着这个世界的雷狮一点点温度残留。他小小地吸了一口气:“你不是我的雷狮。”

这个雷狮朝他露出最后一个笑容:“可不是嘛。”

“对了,虽然我不是很懂她们跟我说的那些究竟是什么意思,”安迷修指了指同样正在消失的三位少女,“可是挖坑不填、悲剧收尾和开天窗,又不是杀人放火,真的至于受到这么严厉的惩罚吗?她们可是差一点就在虚假的世界永远流放了啊。”

雷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这是惩罚吗?”

安迷修惊了:“这不是惩罚吗?!她们起先是那样告诉我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雷狮笑弯了腰。

“你怎么别人说什么都信,这些都是受许多人喜爱的作者们,不然你以为她们做错了事凭什么竟然能见到你?你可给我有点自觉吧!”

“自觉?”安迷修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没有试着去捉,也许那些确实是不必知道的事情。

这个雷狮告诉他:“她们其实很高兴,而其他那些把坑填平、按时出本的作者们,自然就是收到了更加甜美的梦作为礼物咯。”

 

 

10

 

安迷修从梦中醒来。他还没清醒,只觉得被窝比平日里更热和些,就迷迷糊糊地往身边摸,没成想摸到了光滑的皮肤。他瞬间彻底醒了,哆嗦着打开床头的小夜灯,看清雷狮面孔的那一刻差点从床上摔了下去。

雷狮皱了皱鼻子就要睁开眼,安迷修眼疾手快地俯下身探过手,遮住雷狮的眼睛。雷狮顿了顿:“怎么?”

“你怎么会在我房里?”

“想看看你是什么反应咯。”雷狮呼出的温热气息和着笑意,略带讥讽地喷洒在安迷修手腕内侧,“这两天你都躲着我吧,不就是对着死对头出柜了么,一直躲下去可就没劲了,我还没有笑够你……”

这一刻,安迷修的脑中又过了一遍梦中那个雷狮的剥白。

我对我的安迷修是一见钟情,动心的时候差点没给自己一巴掌,把这没道理的心悸打停。不过世上很多事原本就是毫无道理的,就连活在这个小世界的我都明白,那你还憋着什么劲儿呢?

醒醒吧,你喜欢他,被拒绝了也喜欢他;想要他,得不到回应也想要他。至少在这一点上,你不是遵纪守法扶弱济贫的好公民小骑士,你是安迷修。我喜欢你,他也是。

“雷狮。”安迷修打断了那人仿佛没完的嘲讽语句,雷狮竟然也真的闭上了嘴,等着他说下去。

“雷狮,虽然这样打申请你又要笑我了,但我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又还能怎么说。”安迷修握住他的手,“我可以被你拒绝了也继续追求你吗?”

雷狮猛地扯下他盖在眼皮上的那只手,安迷修继续说着:“我可以不顾你的意愿,在这里占有你吗?”

评论(8)
热度(675)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