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卡雷】休止我心

*Beta x Alpha,没有车,短小,只是一段突然很想写的届不到,是碎刀片请注意!你们一定看不出我这几天是在混更

 

 

卡米尔又等了两年,第二性别分化报告第三次明确地告诉他,他是个再普通不过的Beta,不会被Alpha或Omega影响,也无法影响到他们,可以在信息素横流的社会中独善其身,一个人活得很好。

可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糟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心中无比渴望和某个人建立关系。那个人就是他的兄长,雷狮,一个Alpha。

顶尖的出身和教育,超一流的各项能力,一个站在社会顶端的Alpha。

卡米尔从佩利那儿听说过,两年前佩利刚刚转化成Alpha,控制不好自己的信息素收放,也抑制不住敏感的接收腺,成天皱着鼻子离雷狮和帕洛斯这两个成年Alpha远远的,在角落里窝了一个多月才渐渐好转。

那时候卡米尔收到了第一份第二性别分化报告,他内心躁动,但还没到最晚分化年龄,仍有一线希望,便逼着自己放宽心。心是放宽了,心中的情绪便如开闸放水滔滔不绝,差点将他淹没,喘不过气来。

卡米尔私下里问了佩利一个问题:大哥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佩利拼命揉着鼻子,给了他一个混乱的形容,就算他的表述乱得一塌糊涂,卡米尔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羡慕,过于强烈的羡慕,就成了嫉妒。

他经常会想象雷狮的信息素,是不是跟大哥的洗发液味道比较接近呢?还是说截然相反?不管怎么说,那一定是富有侵略性的气息,与大哥的性格一定是最完美的搭配,大哥绝对是教科书般的典型精英Alpha,毋庸置疑。

 

雷狮问他:“昨天最后一次报告出了吧?卡米尔,确定不会分化了吗?”

“是的,大哥。”卡米尔顿了一下,“我是Beta。”

卡米尔本以为雷狮没有说出“我的弟弟竟然不是Alpha”的惋惜,就已经是在照顾自己的心情了,但他没想到大哥会说出更加令他苦闷的语句。

雷狮说:“不是很好吗?我起先就希望你成为Beta。”

卡米尔呆立原地,可笑的是面前兄长眸中闪过的疑惑,他拿出了面对外人——比如谈判对象——时才会有的面具,语调平静和往常一般无二,险险地骗过他敏锐的大哥,完美地圆了场。

苦闷将卡米尔淹没了,他仿佛第一次真正直面这个问题:雷狮真的不知道,因此不明白他的发言对弟弟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如果我是Omega就好了,至少可以设法绑住一部分的你,但如果我是Omega,一定会滋生出越了线的念头;如果我是Alpha就好了,可以给你最大的帮助,就算会生理性讨厌你的信息素,也至少可以记住那究竟是怎样的味道;唯独Beta,偏偏是Beta,满眼都是无能为力。

卡米尔总觉得雷狮对自己,那就是世上最懂得,就算所有人都不懂他,也有雷狮明白他,就因为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是那个最特别。他今天才知道,原来他真心想要瞒过雷狮的事情,雷狮是真的不会知道,还因为他是雷狮心中的软骨。

太滑稽了。雷狮最希望他是Beta,他最不希望自己是Beta;雷狮对他好是因为他是雷狮心里的独一份,雷狮没有察觉到他的感情也因为他是雷狮心里的独一份。

最要紧、最宝贵、最不能放手的身份,从今天起成为他最痛恨、最想摆脱的诅咒,融于骨血,今生今世无从放手。

“大哥。”卡米尔喃喃着,雷狮嗯了一声回过头,带点疑问地看着他。黑发少年无法与兄长对上视线,那里有他恐惧又渴望的东西,互相融合纠缠在一起,他想表现出冰山一角的疼痛挣扎,让雷狮来关切几句,但他犹豫着,还是没有说。

我想知道。

他咽下口中的字句,把几近出窍的三魂七魄也咽了下去。

神魂归位,心跳停拍。

评论(24)
热度(279)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