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凹凸→雷;主安雷,会产金瑞卡雷嘉瑞
mha→咔;出胜轰爆切爆,会all
胜右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刀男→鹤&咪;鹤右安清俱利烛,伊达厨
全职→黄&翔;喻黄周翔卢刘韩叶,庙厨
fate→闪;除幼闪外闪右限定
荒天💙晓薛💙日狛💙尊礼💙楚郑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恋与】水晶摆件事变

*四个男人→女主。是坠机后的祭品,一边痛哭流涕一边打开了文档。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真的超久没写过乙女了,虽然我吃的是女主all其实并不能算乙女【

 

 

周棋洛不小心打碎了你的水晶摆件,这本身不是什么大事,人固有一疏嘛。

问题在于这是许墨送给你的元旦贺礼,预祝你新的一年工作顺利。为了答谢,你还答应了他明晚来你家吃顿饭,为此狂点烹饪技能,不求临阵磨枪能派上用场,只盼着涨点熟练度,到时候能做出还算可以的家常小菜。

明晚许墨就要进你家的门,年轻的脑科教授那么聪明,甚至时常给你一种他真会读心术的错觉,这事怎么才能瞒过去?

周棋洛愧疚得眼角都耷拉下去,满脸自责:“对不起啊薯片小姐,我总觉得这个摆件在哪里见过,所以就想拿起来看看……我一定给你想办法!”

“你也不要太难为自己了,实在不行我就向送礼的朋友道个歉吧。”你苦笑着安慰他。

周棋洛这样的表情要是被粉丝见了,怕是这整个城市都要陪他一起难过,那你可不就成了罪人了!

金发的大男孩伤心地走了,连背影都显得落寞。你看着他坐进接驾的车,心想,这只能硬着头皮向许墨道歉了啊,要是明天之内不能告诉周棋洛这件事已经完美解决,他还得惦记着。

没成想这天夜里,你刚准备入睡,就收到了周棋洛的消息。

『甜甜蜜蜜:我想起来了!我确实见过这个摆件,华锐总裁的朋友圈里曾经po过!』

『我:啊??』

『甜甜蜜蜜:我想办法给你讨过来,是我做错了事,我肯定要帮你挽回的!』

『我:等、等一下!!那你也不用去和李总讨呀!周棋洛!!』

『甜甜蜜蜜:薯片小姐,不用担心我,你放心吧!』

你试图给周棋洛打电话,可惜他只是又说了几句你快放心,你显然阻止不了他。

你抓乱了自己的头发:“这事怎么好像突然变复杂了??”

 

可惜事情变复杂容易,想要再变简单可就难了。你忐忑地一觉睡醒,发现手机里多了一条未读短信。

『拒绝独裁:十点来我办公室一趟。』

今天是周末,你定睛一看,都九点半了!赶紧一个电话拨过去,刚刚接通,没等总裁大人开金口,你就说了一大串:

“总裁!如果是水晶摆件的事情那我完全可以不要的,这其实真的只是一件小事,不知道周棋洛都找你说了什么,但……”

但比起额外生事你还是宁愿老老实实地向许墨赔不是。

“谁跟你说什么摆件了?”李泽言打断了你,真不知是该说幸好他打断了你、还是果然他打断了你才好。他的语调不知为何比往常更压低了些,令你感到了十一分的压迫感:“你前天做的提案我又看了一遍,发现了不小的漏洞,你必须跟我面谈。”

“啊?”你傻眼了,“这、前天不是你亲口说通过的吗?而且怎么你突然就又看了一遍……”

“碰巧文件夹掉下来摊开,被迫看了而已,没那么多怎么。我要是认真想挑不完善的地方,你的提案根本就不可能通过。”

“掉下来?你把我的工作文件夹放在……”

“不用再多说了,你还有二十五分钟。请准时。”

说完,李泽言挂断了电话。你拿着电话依然是百思不得其解,顽强地说完了下半句:“……放在很容易掉在面前的地方是干嘛?”

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不知道周棋洛有没有去找李泽言说什么,李泽言就给你添了份修改提案的工作。你在心里哀叹一声,抓紧时间穿衣洗漱再简单扑了个妆,下楼直接坐上提前叫的滴滴,偏偏这时候又收到了前一件事直接关系人的来信:

『白大褂控:从今晚的气象预报看,星星应该会很美,我很期待。』

我的亲教授哟!我也是真的很希望晚上还有心情看星星啊!

 

李泽言和你谈了半个小时的工作,今天也成功使出了李氏三连,你简直欲哭无泪,但好歹是给企划书做了个漂亮的修改方向,这个周末努力一下,节目播出的时候反响一定会很好的!

你给自己一个鼓励的握拳,李泽言突然问了个和先前的工作不搭对的问题:

“你和那个周棋洛关系不错?”

呃……你斟酌着回答:“是很重要的圈内人脉之一?”

“为什么用疑问语气?”李泽言瞥了你一眼,“我不认为仅有交际关系,旁人会为你来求一件私人摆件。”

你立时吸了口气:“周棋洛已经找过你了啊……”

“只要你完成我的要求,摆件就送给你。”

“嗯??”怎么变成我了??

李泽言继续说:“还是说你想让周棋洛来完成我的要求——”

“不用了不用了!需要我做什么,你说。”

这位总裁大人,怎么把威胁人说得跟小学男生似的。你满头黑线。都到这个地步了,怎么可能还把周棋洛叫来。

李泽言直切重点,不说废话:“今晚我要去你家吃晚饭。”

“什么?!”你心中霎时间波澜万千,光是脑补了一下许墨和李泽言同桌吃饭的样子,你就感觉头发都快掉了。

你面对神色莫测的总裁,纠结地问道:“你怎么会想去员工家里吃饭?体验生活?体察民情?嗯……我想说的是,我今晚真的没有空。”

“你有做饭的空。”李泽言嘴里迸出个肯定句,他抿了抿唇,你依然看不懂他在想什么,“水晶摆件我送定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今晚让我去你家吃晚饭;二,我再给周棋洛提一个符合他身份的要求。”

“符合他身份的要求”??该不会要周棋洛去拍片吧???你脑补出了一堆离谱的画面,心里的Q版小人惊恐地倒退三步。

你和李泽言沉默地对视数秒,终于绝望地意识到,你真的被小学男生式的威胁手段威胁到了!

谁让人家有钱,怎么看都是想做什么就能做到啊!

 

敲定了晚上的日程,李泽言看起来心情变得好了不少,侧过脸的时候竟然给人一种唇角带笑意的错觉。你摇摇头,把这个可怕的想法从脑袋里丢出去。

总算是把这半个上午的工作做完了,你回家之前先采购了些食材,到家后在流理台上把东西都像模像样地处理好,之后的部分才是你最担心的。

“……现在还要加上李泽言,更难过关了吧。”

比起做的饭菜能不能过关,你更难以直视许墨和李泽言同时端坐在你的饭桌前……可是,说起来到底有什么不可以的,本质上也不过是上司视察和邻居串门的时间撞上了而已,不要怕!说是这么说,你始终觉得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紧迫感。

你回想了一下今天上午发生的事,决定给另一个当事人打个电话。

“喂,棋洛?”

话筒另一边的声音十分雀跃:“薯片小姐!华锐的总裁和你说了摆件的事吗?”

你根本没法儿说周棋洛有哪点做得不好,只好无奈地说:“说了。你是怎么跟他协商的啊?”

“那就太好了!我其实也没怎么协商,就是实话实说而已,只不过我愿意付钱,他却说不需要。”

“不需要”这三个字真是……

“然后他跟我说,只要能完成他的要求,就可以送给你。不过他没把要求告诉我,只说了先问问你的意见。”周棋洛在另一边非常好奇,“薯片小姐,他向你提了什么要求?有没有过头啊?”

“也不过头啦。”你只能安慰他,就像在安慰自己,“只是叫我答应他,让他来我家视察一下而已。现在摆件他已经让我带回来了。”

周棋洛对这个要求提出了一些合理的质疑,但你觉得李泽言实在没什么好图自己的,最终劝服了周棋洛让他不用担心。

这怎么跟昨晚的选角还反过来了。

你叹了口气,开始准备应对晚上的恶战。

 

你们约的时间是晚上六点,许墨提前半个小时按响了门铃,手里还提了一袋东西,眉眼弯弯地朝你笑:

“我带了饮料和甜点。本来想买果酒的,比较合气氛,不过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去警局取材?”

你点了点头。

许墨笑得幅度更大了一点:“所以喝酒还是不合适的,幸好没记错。我买的是橙汁,橙子的味道酸甜清爽,很衬你,我也非常喜欢。”

你已经相当习惯他这种说话方式,脸都不红地就把东西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许墨没有帮厨,只是半倚着厨房的拉门,一边看着你忙碌,一边说些非常适合闲聊的话题,风趣而幽默,让你渐渐放松下来,对之后可能会看见的彗星撞地球的情景都不那么紧张了。

许墨看着看着,也觉察出了些不对劲,他笑了笑,状似不经意地发问:“你准备这么多?我只是想尝尝你做的家常菜,这可有点太丰盛了。”

你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抬起头直面死亡:“对,两个人吃有点过于丰盛,三个人就还好了。”

许墨的笑容僵了一瞬,门铃恰好在此刻响了。你一瞄时间,六点整,什么都不用说了,铁定是李泽言。

你拉开门,果然,总裁大人换了套和工作时不同的西装,但气场还是和平时一样地站在那里,冷硬得很,哪里像是要做客的。

你露出公式化的笑容:“欢迎!”

李泽言没说什么,只是微微颔首,你总觉得他的重点似乎没落在你身上。

等真的三个人坐进餐椅里你就差不多明白了。李泽言的眼皮没有完全抬起来,像是把自己的视线压在了看不见许墨脸的边缘,制造出一种谜一般的气氛。

不是,那个,就算总裁不制造,这气氛也已经够尬的了。

所以李泽言的重点是什么?特意跑到你家来一句话不说就算了,还要特地做出把许墨当空气的样子吗??特地做出来就很奇怪了啊!!

你很不好意思地向许墨道了歉,许墨决定给你一个小惩罚:喂他尝尝你的手艺。

你感受到了气氛更加奇妙,却没有勇气抬头看看李泽言。

 

这太可怕了,你几乎无法再在餐桌上继续待下去,客厅的阳台却传来了一阵响动,许墨和李泽言一齐望了过去。

白起从窗户爬进来,见到餐桌上的情景,不禁沉默了。你只觉得脊椎上似乎多了两道压力,来自左右两边那两个不吭声的人……

白起顿了一下,开口道:“今天有点热闹。”

不知是不是你看错了,李泽言的眉角似乎跳了一下。

许墨神色不变地拎出了重点:“今天?听起来白警官经常来呀,也真奇怪,我就住在隔壁,好像没怎么常看见?”

白起在阳台换了鞋——阳台备着一双男士拖鞋——走近餐桌,面无表情地打量了会儿菜色:“我能加入吗?”

“不……能当然是能了。”你在强烈的迷之压迫感中表示同意,同时拼命找起了话题,“学长怎么来了?”

“我来是想告诉你,上周你定好要取材的那份卷宗被调走了,我问过了负责人,之后再有问题你直接问我就可以。”白起看起来是要进厨房,你赶紧起身帮他盛了饭,请他坐下。

但他竟然还没说完:“所以吃完晚饭你就可以直接采访我,我肯定比旁人更配合你。”

许墨轻笑了一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晚上已经订好行程了,和我一起看星星,不是吗?”

你干笑一声,还未等回应,面沉如墨的李泽言抬眼直视着你,把你想好的台词都压回了肚子里。

他低低地强调:“我说的要求还没有结束。”

“什么?!”你僵着脸,意识到自己反应有点过激,立刻调整到平常的表情,避开白起疑问的视线,小声埋怨,“李泽言你不是说就吃晚饭的吗?!”

李泽言依然看着你,没有转移过视线:“我没说要求只有一个。”

“这个要求呢,”许墨插进话头来,“是关于什么的?我有一点好奇,能为我解答一下疑惑吗?”

白起点点头。

你崩溃地抱住了脑袋。

 

周棋洛哼着新曲的副歌从浴室走出来,用干毛巾擦了会儿湿漉漉的金发,没一会儿就笑着关掉了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他打开手机翻出与“华锐总裁”的来往短信,删掉记录,稍稍犹豫片刻,也把那张年轻教授送制作人水晶摆件的照片删去了。

 

————————————————

*甜甜是知道打碎了摆件之后有补救措施的!不然他肯定不会害女主为难!!

*撩撩:为了阻碍我真是很费了番功夫啊,呵呵。

*飞飞的备注是天天上天,没能写到!

评论(6)
热度(190)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