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凹凸→雷;主安雷,会产金瑞卡雷嘉瑞
mha→咔;出胜轰爆切爆,会all
胜右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刀男→鹤&咪;鹤右安清俱利烛,伊达厨
全职→黄&翔;喻黄周翔卢刘韩叶,庙厨
fate→闪;除幼闪外闪右限定
荒天💙晓薛💙日狛💙尊礼💙楚郑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出胜】昼短夜长

因为是我目前最满意的一篇小英雄,还是想转来主lo,整体是甜味的婚糖,赶稿那时候为了少写一点车真是绞尽脑汁(因为大家害怕R级内容太多不好),总之非常适合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了!!

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出胜合志《绊》参本文,写的是【守】的部分,原作背景、职英时期,婚后同居的吵架日常,有一段车。每天都在争吵究竟是明天分手还是百年好合,然后明日复明日地过了下去,是这种感觉!

*手边木有别的可以发的适合情人节的稿了,我先向安雷酱谢罪!然后预祝大家新年快乐!等我结束了拜年就能恢复码字力了【可能吧

*作者:离说

 

 

01

 

“他们才不可能在一起!!”男孩看起来快要哭了,执着地试图向伙伴更正这个说法,“那个人总是凶巴巴的,而且喜欢朝人偶大吼大叫!他怎么可以和人偶在一起!”

被他的喊叫声惊到的女孩愣愣地不知该作何反应,绿谷出久就是在这时走下了录制现场。

“人偶!”男孩又喊着他的名字跑过来,声音有点哑。绿谷出久连忙托了一下他的肩,卸掉他向前奔的冲劲,好让他在自己面前完美地刹车。

年轻的知名英雄放缓神色,柔声询问:“怎么啦?”

“你刚才在台上说的是真的吗?”男孩急急地要从偶像这里求一个真相,“英雄人偶真的和爆心地结婚了?” 

“你这么激动可有点吓到我了噢。”绿谷出久睁大眼睛后退一步,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然后牵起了他的手,“我非常喜欢英雄爆心地,因为喜欢他,爱他,所以我很幸福呀,这难道不好吗?”

“可是、可是……爆心地那么凶,脸上永远是跟敌人一样坏坏的表情,人偶会被欺负的吧!我不要人偶受欺负!”

“谢谢你。”绿谷出久揉揉男孩的小脑袋,“爸爸妈妈是不是有的时候也会吵架?但是爸爸妈妈是世上最该在一起的人,对吧?”

他笑了一下,男孩正为联系到自己父母的比喻埋头苦思,并不能注意到他笑中难掩的一丝晦暗:“何况你知道的是凶巴巴的英雄爆心地,可要和我过一辈子的是爆豪胜己。他暴躁又温柔、骄傲而任性,他很可爱,我很爱他,你所知道的英雄爆心地仅仅是他的一部分。”

可是这样的小胜,却也有着令他无力的冷酷的一面。

 

绿谷出久把男孩送到连声道歉的夫妇身边,前天争执的画面又一次钻进了脑中,挥之不去。

“小胜,已经又连轴转三天了,不管我怎么劝你先睡一下都不听,难道你以为自己是超人吗?!”

他只是很生气,非常生气,小胜已经是他的小胜了,他也为此付出了同等重要的东西,他们从五年前的那一天、或者是更久之前就已经属于彼此,小胜却为了职业英雄的工作不顾自己的身体。

最关键的是,这样的情况已经远远不是第一次发生。

“我睡得起,任务等不起。车上我有眯一会儿,这点小事……我绝对不会输给疲劳,别挑这种时候来烦我!”

爆豪胜己在这一点上的明确拒绝最叫他感到无所适从的寒意,他眼中含着连续通宵的血丝,可见疲惫,也同时有着劳累中被突地质问的恼火,那股子火顺着他抗拒的词锋,把绿谷出久一下子点着了。

“眯一会儿?小胜在赶场的车上会听敌人的分析报告,你究竟有没有更多可以偷闲的空隙,我难道会不知道吗?”

绿谷出久不假思索,把他憋在心里的那些情绪全数诉诸于口:“小胜究竟有没有想过,你还有我,你的一部分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你为什么不回头看一眼,你有没有在意过我的感受?!”

爆豪胜己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处处看他不顺眼,亦决不允许他分毫靠近、接触和挑战的高中生了,五年的磨合,也许还需要更久的磨合,爆豪胜己已经会在言辞、神色和动作间放入一些简单的妥协。

比如刚刚他说“有眯一会儿”,那他一定确实是眯了一会儿,他不会在这种地方撒谎,只是可能只小憩了一次,这话就也能算作成立。

爆豪胜己学会了表现出一点点柔顺,这听起来和他的头发不再根根竖起一样不可思议,绿谷出久本该为此感到喜悦——他的小胜学会了为他做出妥协——但绿谷出久心中真实的情绪比先前说的这一切都更令人难以置信:

他不满足,他不要爆豪胜己言辞、神色与动作上表现出的顺从,他希望小胜能打心底里珍重自己、珍重他们的感情和关系。

如果放在五年以前,他绝对不会相信自己是如此的难以满足。似乎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渴望小胜更多的改变,又坚定地认为爆豪胜己必须是爆豪胜己,贯彻始终、永不变轨的爆炸中心,光是他自己的心情就如此矛盾,也许他们的磨合期是永久也说不定。

 

爆豪胜己怒气值显然已经登顶,他不说“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属于我自己”,也不说“凭什么要我在意你个废久”,他狠狠地瞪着绿谷出久,说出的话却是同一种冷漠无情:

“我管你知不知道。我不要回头看。”

肯定句。

绿谷出久脱口道:“为什么到了今天,小胜还是不愿意回头,那些难得的妥协都是假的吗?都半分不从心的吗?在小胜心里,我根本就无关紧要吗?”

他知道自己开始往无理取闹的方向偏了,却克制不了沸腾的情绪。从小就是这样,只要一和小胜有什么牵连,他立刻就会失去足够的冷静与灵光乍现,一切都低上一个档来。小胜也是这样,显而易见。

爆豪胜己勃然大怒:“你能不能不要每件事都扯到谁重要谁不重要的问题上来?!那好啊!你说不重要就不重要!!”

他喘了一下,摔门而出。

 

 

02

 

绿谷出久花了一点时间,在从电视台回家的途中折去一家平日经常光顾的商场,采购一些必备品,包括他的同居人说过的快吃完了的辣酱。

回到家后,购物袋被随意地丟置在地板上,他把自己蜷成一团,窝在客厅的沙发里,液晶电视屏上播到了电影片尾的演职人员。他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没过一会儿又按了开机按钮,把电影调回中后段,重新看了一遍结尾。

每当看到这部电影落下帷幕,他就能借助自己的想象力,把五年前那个好不容易应邀去了电影院的爆豪胜己带到如今,回忆着坐在他身边的、稍稍敛着眉、安静地吃着爆米花的小胜,之后的情节便也顺水推舟地在眼前、在眼皮之后一一上演:

电影落幕,红着脸的绿谷出久在影院的过道上单膝下跪,从怀里取出一枚被焐热了的男士指环。

当时的爆豪胜己还捧着吃完了爆米花的纸桶,看见那枚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素圈戒指,发愣的时间有点长,周围有认出他们的围观群众,不由得发出呼声,尽管两位当事人在性别上不太和大众,他们还是在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被起哄的爆豪胜己应当是十分不耐烦的,绿谷出久甚至能在这回忆的画面里细数他强压怒火的次数,实在是因为那会儿他紧张得快要疯了,连准备好的台词都忘了个干净,什么“能和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吗?虽然法律还承认不了”“戒指太简陋了真的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再买个足够好的”,哪句都没说出来。

唯一能够缓解紧张情绪的方法,反而是盯着他的小胜的脸,排除脑中的一切情绪,仅仅靠理智与经验去分析小胜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影院都还没出,太猴急了吧,果然是废久。”爆豪胜己皱着眉接过那枚戒指,直接揣进了兜里,反手把纸桶丢给了他,“爆米花太甜了,我不喜欢,下次买别的给我。”

大脑一片空白的绿谷出久什么都没来得及想,眼里全是转不完的圈圈,那瞬间脑中只剩下一句话:小胜说得对,太甜了,手里已经空掉的纸桶,从桶底到被小胜摸过的桶沿,全部都泛着甜滋滋的气息,甜得太不像话。

然后他僵硬的脑筋转过弯,首先意识到刚刚他的小胜也紧张得手心冒汗,次而才想明白爆豪胜己这番举措的含义。万千网民早就先他一步,对这两位热门新人英雄间论及婚嫁的恋情展开了热议,影院里的求婚轰动一时。

即便是五年之后再回想,绿谷出久也能清晰地忆起当晚他心中翻涌的浪潮。整个脑袋被同一个疑问句塞满,“小胜真的答应他了”,后面跟着加粗放大的斜体问号,除此之外一片空茫,除了齁甜齁甜的滋味什么都想不了,不真实到让他想翘掉第二天的工作,躲在窄小但有安全感的蜗居里大梦一觉。

幸好强烈的责任心让他第二天爬了起来,离开温暖的被窝又是一天奔波,一下班就看见直到昨天为止还跟自己只是发小关系的爆豪胜己站在事务所的门口。

绿谷出久兴许内置了一个名为爆豪雷达的装置,还是个无意识生效的被动技能,他看见爆豪胜己的第一眼就发现对方今天有一点不一样,是非常微小的一点不同寻常。

他用目光抚摸着爆豪胜己的脸颊,还有裸露在外的那一截手腕,几近贪婪,又因大庭广众而勉力收敛。他当然非常迅速地找到了那一点异样:爆豪胜己的脖子上多了一根银链,往下看,能从胸前隐约窥见一个圆满的形状。

 

爆豪胜己见他走出建筑物,气势汹汹地迈步到他面前,两眼上下一扫,顿时就恼了,扯住他的衣领就吼他:“你他妈给老子戒指,竟然不戴上自己那枚?别告诉我你没买一对!”

绿谷出久大脑嗡的一下,几乎被某种脚踏实地的震荡声击沉,那个声音淹没了他的感知,让他的世界里短暂地失去声响,只留下视线中爆豪胜己开合不断的两瓣嘴唇,让他忍不住抱了上去。

被突然抱住的人用力敲他的背,他吃痛,却没有放开,反而变本加厉地猛然抬头,对准那张嘴撞了上去,和今天起成为他的伴侣的爆豪胜己接一个疼痛意味压过所有柔软的、不算吻的吻。

那个声音占据了他的心房,深深地刺入肺部,随着每一次呼吸震荡不息,如同铺天盖地的欢呼声,顷刻间席卷一切。

五年后的绿谷出久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保持同一个动作的时间有点久,他半边身体都泛起了一点麻,但这并不妨碍他打开手机发短信的动作。

他想到前天吵架时爆豪胜己的黑眼圈,想到爆豪胜己疲惫的眼睛和完全听不出这些的语气,想到电视直播里能看见的、英雄爆心地不断增加的战绩,到今天确实有所停歇。

也就是说小胜现在是有空的,那他究竟还在这里颓废什么,小胜有空他却不去找小胜和好,没有这样的道理。

他急切地想见到爆豪胜己,毫无理由也不需要理由。

 

 

03

 

爆豪胜己花费一整个白天狠狠地爆睡一场,但即便养足了精神,“自己的家”和“与废久共同生活的家”还是有些差别,这一点不同竟叫他睡饱了也没什么好心情。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和废久一起住的那幢房子,竟然比起他自己住了三四年的单身公寓还要有归属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想起来,他和废久竟然已经同居五年多了。

爆豪胜己放弃了冷清的公寓,驱车出了地下车库,靠边停好。这个公寓虽然作为一个落脚点被他保留,但实在是很没有生活气息;少了人味,在这寒冷的冬夜就更叫人待不下去。

他坐在开着暖气的车里,车窗打开一小段,换进来一些既新鲜也冰冷的氧气。车载电台连着耳机,在耳边播着只有他能听见的歌曲。

一首毕,一首起,再毕,主持人用甜美的嗓音朗诵起了准备好的散文诗,然后开始播放听众点歌。他知道这个女主持的个性是什么,一个通过声音安抚人心的温和个性,和她的职业非常搭对,也是他会常常锁定这个频道的原因之一。

“……署名为赤谷海云的听众,也是我们的老熟人了,这次呢他希望能用这首歌来驱散恋人冬夜的寒意,期盼早日相聚。现在让我们来听听这首歌……”

这是绿谷出久发来的信号。

爆豪胜己啧了一声,几欲摘下耳机,却又因曾经的许诺无法动手,甚至显得无可奈何。

 

绿谷出久第一次在这个频道点歌,是在三年前。

某次几位英雄合作执行危险系数很高的任务,他们二人都名列其中,任务圆满完成,英雄爆心地却重伤归来,在急救病房里昏迷了两天两夜。为能把人间的挽留传递给他,绿谷出久想尽了办法,其中就包括向他最常听的电台点一支歌。

英雄爆心地自然是醒了,医生道喜时说,多亏了他的求生意志非常强,绿谷出久想的种种主意在实际效用上没什么差别——都没起作用。

挽留重伤患的两天早已成为回忆,但这个点歌的动作却保留了下来,只要爆豪胜己听见那位主持人读到自己发小兼伴侣的手机尾号,就知道那个家伙又擅自发来了和好的信息:想要挽留你。

在那个任务中,英雄爆心地带伤完成了最关键的一环,因此伤上加伤。陷入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记得并不清晰,那时他被身为搭档的英雄人偶扛在肩上,一转身便飞快地跑了起来。

视线所及之处天旋地转,视野在不断地摇晃,四周的景象和人也飞快地从他的眼角逃离,留下一点或动或静的残影,不断出血的伤处被一只手小心又准确地按住了连接大循环的那一端,努力想要减缓他生命力的流逝。

他感到支撑着自己的人在奔跑跳跃,在躲避从后方袭来的火力,他却被保护得很稳。翻越过连成片的障碍物之后他们才发现,此地是敌人的陷阱。

他听见废久剧烈地喘息后苦笑着问他,我们该停下还是落进悬崖里摔死?可他注定给不了回答,他甚至没有办法思考,只知道很快身下的人就做出了抉择:绝不可以在这里停下来。

如果你知道我有过一秒的犹豫,一定又要朝我吼了吧?说实在的,小胜你还是少吼几句,那对嗓子可不好了,你还嗜辣,等老了以后会不会变公鸭嗓啊?我可不想跟公鸭嗓共度晚年。

毫不停歇地说完这些,英雄木偶扶稳肩上的他,深吸一口气,跳进面前的深渊,为寻求一丝生机,为了能和“老去的爆豪胜己不是公鸭嗓的未来”安然相逢。

 

绿谷出久总是这样。理所当然地宣告要和他竞争,理所当然地和他交付彼此的后背,还有理所当然到令人骨骼生痛的拥抱,理所当然的追逐与固守。

他必须回以同等重要的东西,否则不是显得像他输了一样吗?会让他生出这样的念头,废久岂不是已经赢了?

他怀抱着这份自相矛盾的逻辑链,把他骄傲的、一度目中无人的目光,交到了绿谷出久身上。

在急救病房里插着吸氧器醒来时,爆豪胜己面对绿谷出久喷涌而出的泪水,半点都不意外。

然后他听见守着他的这家伙手机里传来他常听的电台的声音,开的是外放,嗓音略带沙哑的歌手唱着一支歌,刚好到舒缓的间奏,让他有一种回归繁荣世间的恍惚。

神情憔悴而激动的绿谷出久手忙脚乱地按响呼叫铃,在等待医护人员赶到的、几句话的时间里,他哽咽了数次,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叫爆豪胜己想要突破伤体的极限爬起来揍他,终于还是憋出了一句话:

小胜,这首歌是我给你点的哦。

爆豪胜己的怒火奇迹般地熄灭了,他缓慢地眨了眨眼,在那一刻为着胸口跃动的心跳起誓,只要他听见了,就绝不会拒绝来自绿谷出久的每一首点播。

正如此时,绿谷出久的点歌是突破防线的和平鸽,散发香气的情人树,剥却了七宗罪的幻想乡——包括傲慢与愤怒。

于是爆豪胜己无法再发怒,他低下高昂的头颅,踩动离合器,打开转向灯,鸣笛换挡,私家车拐了个弯,驶向家的方向。

 

 

04

 

在他们这五年带几个月的共同生活里,吵架根本不是用“也吵过几次”就能形容的,非要高度概括那得是阋墙谇帚、一波刚平一波就起。

吵架的理由也日新月异,从你今天是不是去街尾那家买的菜都不新鲜了我早跟你说过不要去,到某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学识上的认知差异,再到像这次这样关乎“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的“大事”,几乎什么都能吵起来,堪称天天吵架可就是不分手的模范夫夫。

也许吵得多了,从没说过要离,一边是快刀砍西瓜两分开,一边是鸭子过河各奔各,结合到一起就成了快刀砍河水,好一个难分难解。

绿谷出久时常有些阿Q精神,他会想啊,我和小胜剖离了伴侣的关系,还是发小;就算搁在全世界的幼驯染里,也是关系最不好的那一类。都从小吵到大了,成为彼此的人生伴侣之后,还整天是数数叨叨翻眼相看互不肯让,想来也挺正常,不就是发小相处模式的延续吗?

理智上觉得合理了,感情上却不然。

爆豪胜己一扭钥匙开了门,从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开始就守在玄关的绿谷出久立刻抱了上去。被抱住的人非常讨厌他这要把别人按进自己身体里似的抱法,但是没有反抗。

其实无论他做什么,爆豪胜己总能找到讨厌的地方。绿谷出久本身对他来说就是路旁一块很讨厌的石头,可是就这么一块小石子,竟然能够修炼出个人形,反倒变得珍奇起来,变得如果没有了这么个绊脚的小石子,这条通往Top1英雄的路都显得单调起来。

他信手合上门,绿谷出久抱够了,稍稍退开一点,抬起头含住他的嘴唇。

 

点击跳转后请从第二张图看起:

 

 

05

 

两天后,邀请了英雄人偶的电视节目如期放送,屏幕上的绿谷出久露出面对镜头式的标准微笑,被问到最近英雄爆心地十分活跃您想说点什么时,他的笑容顿了一下,语气平和地回答:

“还有非常多的人需要我们去拯救,小胜是一个优秀的英雄,虽然我也不免会希望他更顾家一点,但是说来惭愧,其实在生活技能上,他比我要高出四五个数量级,他似乎什么都能做到、能做到的都要做到最好,我真的很佩服他!不过在成为Top1英雄这件事上,我一定会超越他给大家看的!”

“废久!!”爆豪胜己额角爆出青筋,一跳一跳得好不欢乐,“在全国观众面前宣誓要超越我,你还真敢说啊?这是在向我正式宣战吗?!”

被质问的人连忙摆摆手:“这哪里算得上宣誓啊小胜!只是我录制的时候正颓废,不这么说的话,我们又吵架了的事情,不就要在全国观众面前露馅了嘛……”

“那是事实!!就让他们知道怎么了!”

“小胜!你也得有点知名英雄、精神偶像的自觉啊!我们吵架这种事情当然是能不暴露就不暴露了!”

“有什么好瞒的?又不是企业家的公司股票还会跳楼!就让他们看看,我们不都是吵完就和好吗!!”

“要真是企业家小胜早就完了吧?从来不在意在媒体面前的措辞,每次都要事务所的公关来处理,什么时候才能在这方面成熟一点?!”

“很行啊废久,谁给你的勇气让你用这种教导的口吻跟我说这些?!”

一番没头没尾还接连串台的争执之后,气上心头的绿谷出久摔门而出,留下因为大吼大叫直喘气的爆豪胜己,向后倒在沙发上休息。

有什么好急的,反正就像爆豪胜己自己说的,不出两天,肯定又会和好了。

 

 

——————————————————————————————

 

这是我第一次写一段比较完整的出胜,之前写过的都偏向段落和妄想;“昼短夜长”这个文题其实指的是每次吵架的持续时间都很短,超快就回复和平,我心目中的年轻夫夫出胜是那种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但是死活就是分不了手的感觉!也许两个人都30岁之后就能在各种意义上都成为老夫老妻啦,希望以后也有机会写一写老夫老妻出胜的故事。


评论
热度(121)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