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凹凸→雷;主安雷,会产金瑞卡雷嘉瑞
mha→咔;出胜轰爆切爆,会all
胜右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刀男→鹤&咪;鹤右安清俱利烛,伊达厨
全职→黄&翔;喻黄周翔卢刘韩叶,庙厨
fate→闪;除幼闪外闪右限定
荒天💙晓薛💙日狛💙尊礼💙楚郑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金瑞】一半甜

*金瑞白情礼包的小甜饼!!真的挑战了我的甜饼力,中途差点就甜不起来了



格瑞的身影在教室窗外一晃而过,金眼睛一亮,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他没有叫格瑞停下来等他,而是迅速将桌面上的课本和文具袋胡乱塞进书包里,猛地窜出门去,活像颗脱膛的子弹。

格瑞是高年级的学生,走最近的路线下教学楼根本不会经过金的教室,所以金一直都把格瑞那压根不在教室门前停留、毫不留恋似的快步走,当做是“我们一起回家吧”的信号。格瑞早跟他说过,他们都已经上高中了,没必要像小时候一样上下学都黏在一起,金会听得进去就怪了。

“格瑞,你等一下哦。”金仔细想了想,把他刚刚随便背上的书包又给放下来,格瑞的手便极自然地落在了他的后衣领上,将那皱得厉害的布料扯得平整了些。然而格瑞却没有料到,他那金发的发小竟然从书包里取出了一个有点走形的盒子,直接递到了自己面前,上下嘴唇一碰,就说出叫他惊诧不已的话来:

“格瑞,情人节快乐!”


这下有点难办了。

格瑞收回思绪,暂且先把放学时发生的事情赶出脑袋。他站在自己家的流理台前,和台上已经盛满巧克力浆的模具大眼瞪小眼。

模具旁放了一个浅蓝色的礼盒,长而扁,盒盖上固定着亮黄色的丝带。

这完全是个意外。格瑞反复默念着这句话,试图让自己下定决心停下来。

虽然这些素材、模具、包装盒乃至丝带都是他认真挑选的,但他还是要将眼前的一切算作情人节促销活动和导购员小姐巧舌如簧所引发的一场意外。

如是想着,格瑞把模具封好放进了冰箱,脱掉隔热手套,拿来剪刀,把锡纸剪成大小合适的工整的方块。做完这些后,格瑞终于长舒一口气,自暴自弃地坐在了冰箱前。

他做不到在今天给金回礼,哪怕延后一个日子也好,唯独今天不行;或者如果他能更早一些把巧克力做好,先金一步送出去,那该有多好,那他就不用坐在厨房间、进退两难地考虑这份巧克力该何去何从的问题。


在这之前金从来没想过要过情人节。

情人节嘛,那当然是情侣的节日,过去的十五年里都和他没有多大关系,即便是现在,他也还是单身啊!

凯莉却同他说了:“情人节是恋爱的节日,就算是单方面的恋情,在这一天传达给对方的话,也不可能被任何人责怪哦。”

“哎?”金摸摸后脑勺,“可是我没有想对谁传达什么恋情啊?”

凯莉恨铁不成钢地戳他的肩膀。金下意识侧了一下,没有躲开,依然用他那水灵灵的蓝眼睛歪头看着她,眼中透出浅浅的疑惑,就好像他没有喜欢着谁、没有抱着渴望与某人两情相悦的心情。

女孩于是开始生闷气——谁叫她没法儿真的对这家伙发火,何况她怎么可能发火呢!她可是世上最美丽可爱的凯莉小姐——她敲敲桌面,把金的注意力叫回来:“也不是非要恋情不可,情人节大家会准备本命巧克力给自己的真爱,不过还有种东西叫做义理巧克力嘛……猜你也不知道,要不要本小姐给你解释解释?”


格瑞起初没有接过那份巧克力的意思。他任由金兀自举着只手有半分钟,才退后一步,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淡:

“你怎么会想给我巧克力?我不需要。”

然而他面对的是金,这个乍一看呆头呆脑,实则尤其对他有着小兽般敏锐直觉的男孩。

金撇撇嘴,显得稍微有点不开心,小声絮叨着:“明明刚刚眼神都怔怔的没反应过来呢,干嘛还说什么不需要……”

他看见格瑞皱起的眉头,感受到格瑞周身骤降的气场,眼珠子一转,赶紧回答了格瑞的问题:

“凯莉说,情人节要送给喜欢的人巧克力,是恋爱意味的喜欢就送本命巧克力,是朋友意味的喜欢就送义理巧克力。不过我只有这么一份巧克力啦,硬要分个本命还是义理真没意味,我做的也不好看,格瑞你就随便看看随便吃掉嘛!”

随便……

格瑞被他强行把巧克力礼盒塞进手里,好看的脸上寒气更重了:“情人节巧克力是女孩子送给男生的,你做什么?”

金干笑一声,别开脸,格瑞语气平淡地下饵:“把你想瞒着我的话说出来,否则我不会收下的。”

“因为想要……的……”

“什么?”

“因为我想要格瑞的回礼!”


格瑞心中有十分的错愕,脸上却只显露出两分,但金乃何许人也?金对格瑞过分熟悉了,一眼看过去便知道他的情绪就是十分。

金有些苦恼地挠了挠侧脸,虽然觉得这话不太好开口,但能让格瑞收下巧克力的诱惑力显然相当的大:

“凯莉说,如果是喜欢的人送了巧克力,就必须得在一个月后回礼。这是情人节和白色情人节的规则,对吗?”

“别听她的。”格瑞眉毛揪得更紧了,但金反问他凯莉说的有什么不对,他却无法反驳,最终只能压抑住喉中泛起的苦涩,压着声音告诉金,“她指的所谓喜欢的人,是特指恋爱意味,不是你说不用硬要区分就可以不分的。”

金追问:“为什么呀!”

格瑞还在试图制止他:“因为回礼是有含义的,给了回礼就说明你接受了对方的恋情,并同意进一步发展。你……”

“那不是没有问题吗!”金打断了他,“我们难道就不能发展成比发小、比朋友更亲密的关系吗?”

金轻而易举地让格瑞哑口无言。

“格瑞,我才不管那么多呢,你必须要回礼啊!格瑞是我最喜欢的人了!格瑞也最喜欢我!”

金发的少年终于露出了明显不高兴的表情。他用力瘪着嘴,湛蓝的双眼中一片纯澈,还带着一点直来直往的不满。

对,就像这样,格瑞想。他早该认命的,金总是会说出这样笃定的句子,将他原本的决定一一击沉;金总是会露出这样令他不愿反驳的眼神,让他产生不合时宜的冲动——那是只有很少的一点点,却会破坏他们如今关系的逾矩之情;是发小和朋友之间不该有的感情。

但金拉着格瑞的衣袖,不撒手了:

“格瑞~格瑞,你答应我嘛,下个月的今天给我回礼好不好,我保证什么都不想,大脑放空,就只把格瑞的礼物当做白色情人节必须的回礼收下!如果格瑞怎么也不愿意承认格瑞也喜欢我这件事,我也没关系,反正我早就习惯了,格瑞就是口不对心……”

就像这样。他早就知道了。

格瑞没有挣开金的手。他任金说了好半天,终于闭了嘴有些忐忑地看着自己,这才静静地垂下眼帘,低低地说:“我可没有这么说。”

所以早就知道会如此发展的自己,是否连先前的几句抗拒,都是意料之中的演出呢?


格瑞抬眸认真地看着金:“‘只是当做白色情人节必须的回礼收下’,我没有这么说过,也没有这样要求你的打算。”

金愣愣地眨了眨眼。

他想要金慎重地、不含敷衍之意地收下情人节的回礼。

“情人节的回礼……”金感觉自己喉咙有点发紧,一不小心说话也磕巴起来,“所以我、我们,就是说,我们在接下来可以往更亲密的关系发展、我们……”

格瑞紧抿着薄唇,他看见金的眼珠从左下方绕了半圈,像是突然有了底气般大声说道:“所以我们要做一辈子最好的朋友!绝对不可以更喜欢别的什么人!”

“对了对了,这个叫什么?挚友对吗?亲情和友情是世界上最坚贞不破的东西啦,格瑞也算是我和姐姐的半个家人,现在又成了挚友,所以格瑞对我的重要性是‘最重要’的一点五倍哦,格瑞心里我也是这样的对吧?嘿嘿,你就不用回答我啦!”

他摇头晃脑地说着,也不知是在学谁。格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又缓缓落了回去。

还不到时候。

两个人同时想着。


再怎么不到时候,白情节的这一关也是要过的。

格瑞把冷藏了一个月的巧克力取出来,又拆了一包饼干,把饼干移开,将那大小适当的塑料包装底擦净,充当巧克力的里包装。浅蓝色的礼盒,长而扁,系着亮黄色的丝带,在3月14日的一大早就安静地躺进了金家的收件箱。

这一天不是周末,金一整天都没能集中注意力好好上课。放学时他没看见格瑞的身影,等了十分钟仍然没看见,他忽而福临心至般明白了:啊,格瑞铁定是不好意思。

金一个人回了家,打开了邮箱。

“格瑞竟然也做了巧克力啊!”

真不愧是格瑞,做得就是比他的好看!

金唇角止不住地上扬。他赶紧拆开那漂亮的礼盒,看见里面的巧克力由一张卡纸隔开、一分为二,看起来精致极了。金一边吃了一颗,左边是甜的,右边是苦的。

如同这段被小心翼翼呵护着不愿戳破的、泡沫般的恋情,一半甜,一半涩。
但只要吃下了一颗甜度足够的巧克力,再吃苦味儿的,也始终有着甜味在口中蔓延、沉淀,变成软乎乎的棉花糖,令人无法脚踏实地,让现实的每一秒都变成甜美的童话。

不会再等多久的。


评论(4)
热度(82)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