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凹凸→雷;主安雷,会产金瑞卡雷嘉瑞
mha→咔;出胜轰爆切爆,会all
胜右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刀男→鹤&咪;鹤右安清俱利烛,伊达厨
全职→黄&翔;喻黄周翔卢刘韩叶,庙厨
fate→闪;除幼闪外闪右限定
荒天💙晓薛💙日狛💙尊礼💙楚郑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安雷】三次他们滚做一团,一次雷狮拒绝了(01-06)

*南方小职员安x北方地头蛇雷,试着讲点相声,大概两更就能写完,其实这是一个家庭伦理剧(不是),这种风格写得贼舒服!!

*广告时间:个志《恋爱心运》终宣抽奖 预售地址

 

 

01

 

安迷修原本没想走这条小路。

他知道这路尽头有家偏僻的酒吧,光鲜的招牌闪着五光十色的灯,在路口都能看得见。而满脑子文艺细胞的年轻职员一边从路口拐进去,一边第一千零七次埋怨自己怎么就填错了单子,成了个工科毕业生。

这个城市的冬天完全是天寒地冻,叫他一个刚落脚没几天的南方人冻得直哆嗦,不过进了有暖气的室内又不一样,暖气真是很奇妙的,只要考虑到北方有暖气这一点,他就能坚定地告诉你绝对是南方的冬天更冷。

安迷修把脸埋进厚厚的围巾里,在乌漆嘛黑的夜幕里走这种人烟罕至的小路,酒吧里的红光绿光蓝光混在一起,显得十分诡异,令人不住地胡思乱想。

他起初想了点应景的东西,夜路杀人魔、矮墙血迹、月下迷魂灯……之类的,后来觉得自己得想点积极的,急于把那些恐怖文学作品从脑袋里甩出去,他开始满心搜寻着乱七八糟的信息,只要能转移注意力就什么都好。

他想起先前为定居北方做的功课,涉及内容相当广泛,这座城市的历史啊、都市传说啊、名胜风景啊、网红小吃啊,但凛冽的夜风刮着脸颊,第一个清晰浮现在他脑中的,却是一条不知真假的新闻:

这座城市,每年冬天都是要冻死好些人的,有些深夜的醉汉,在室外不小心睡着了,然后第二天醒来就已经…啊不是,第二天就醒不来了。

仿佛是为了应和他所思所想,当安迷修隔着羽绒服拥抱自己,冻得哆哆嗦嗦地从那闪着灯的酒吧门前路过时,他看见一个倒在地上的男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冻得通红,手里还抓着个酒瓶。

不是吧!

安迷修只犹豫了一瞬,走上前去先是试探这人的呼吸,一碰就发现对方的脸烫得很。

高烧?!

安迷修抬头看了看酒吧,吸了口气,把男人架起来——他身上全是酒气,还有一张十分年轻的脸,让安迷修无法把他丢进酒吧不管——这男人比安迷修高出半个头,安迷修把他的胳膊挂在自己肩上,这点身高差倒是方便了动作。

穿过剩下的半条小道,就到安迷修租房的小区了。雪地里要架着一个比自己还高的人走真不是轻松的活计,幸好这个人骨架偏纤细,还是走得快的。

安迷修咬咬牙,稳住身上的负重尽量加快脚步。他担心男人会烧出什么事来。

但他离开酒吧门口不过三五分钟,有个高大的金发青年慢半拍地追出来:

“老大,你手机没……哎,老大呢?”

 

 

02

 

安迷修睁开眼,太阳穴还在隐隐作痛。

他多少有一点自己睡得太少了的自觉,昨晚被他带回家的病号半夜还吐了,实在折腾。不过照顾对方时,他发现男人有一张十分引人注目的脸,被冻得结了一层薄冰的、半长不短的流海和鬓发遮住一半,因此他没能第一时间发现。

嗨!他就是在酒吧门口的时候就发现了又能怎么啦!难不成因为嫉妒人家长得帅就把人丢在原地不管吗?不把这个人带到有暖气的地方他会冻死的!!

安迷修在心里义正辞严地强调着,一段话带了四个感叹号,可谓掷地有声,完全没有想到有暖气的地方不一定是自己家这个致命的问题。

他帮男人擦拭了上身,男人比他高出一截,肩膀较他稍宽,腰腹间没有多余的赘肉,其他衣服没法儿换给人家穿,都嫌绷得过分,只有腰上反而显得松了,裤子则是一概又短又宽。所幸宽松的睡衣可以给他套上。

安迷修把面带潮红的陌生男人搬上了自己的床——谁叫他这小小的职工公寓只有一室一厅,当然也只有这一张床——站在床边俯下身给男人敷冷毛巾的当口儿,鬼使神差地把这人瞧了个仔细,最后得出结论:

明明还是我更帅点!虽然他身上这肌肉一看就很叫人羡慕,但是这么容易就病倒了显然还没有锻炼到位,怎么可能会让我嫉妒!

然后他咬咬牙,转手就给自己报了个健身培训班,全款花了他半个月的工资,用的是地上捡到的小广告。

话扯远了。总之第二天安迷修睁开眼,头晕脑胀,世界仿佛也跟着成了浆糊的大脑一起转圈圈,变成别的样子。

天花板还是公寓的天花板,床还是那唯一一张床,大红花被单还是公司配置的统一款——前一个年关给职工们发的年货福利,余出来的几套就给了新入职的几位单身职工,反正不用白不用,安迷修是觉得这太不符合他心目中的和谐浪漫现代骑士风了,但也还没来得及购置。

昨晚敷毛巾之后的记忆一片空白,丢失的那部分怕是含着些糟糕的罪证:那个倒在酒吧门口的男人,赤身裸体地躺在他的花被子里,脖子和下巴上有着明显的咬痕与吻痕,眉宇间还透出些疲倦。

这是酒后乱性。

并没有喝酒的安迷修异常冷静地想。

 

 

03

 

“我要吃牛排,西冷,三分熟。”

名叫雷狮的男人窝在整间公寓唯一的单人沙发里,两条长腿搭在茶几上,简直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轻松随意。

安迷修短促地吸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就见雷狮带着催促意味地看过来:

“我饿了。”

这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安迷修本来该要有些膈应的,任谁身为救命恩人被这么指使都会心生不快,再老好人也有个限度。但他看看雷狮大敞的衣领,目光一个不小心下滑至双腿交叠的部位,早上不可置信地掀开被子所见的画面立刻又闯进了脑海。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够了!他真的不想再回忆了!这根本不符合和谐浪漫现代骑士主义核心价值观!!

安迷修心里挂着两条宽面条泪飞快地跑进厨房动起手来:食材是他开了公寓的门发现的。那一看就过分高级的包装袋就摆在门前的地上,里头还放了一张字条和一套衣物,字条上写着小少爷承蒙照料之类半古不古的句子。

当时雷狮就光裸着走过来,在安迷修尴尬的目光里半点不奇怪地把衣服拿起来,就在安迷修以为他终于要穿好自己的衣服了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雷狮翻了翻那件厚外衣,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黑卡,直接塞进安迷修手里:

“我待在你这儿的时限内,想买什么东西都随便刷。”

安迷修:“……”

想不通为什么雷狮要留下、为什么又不穿衣服的安迷修,亲眼看着雷狮走进卧室,套着昨晚他给人穿过又因为某种不可说的原因脱掉的睡衣走了出来,窝进沙发里打开了电视,百无聊赖地一下一下换着台,而安迷修还一脸懵逼地捧着一块牛肉。

由于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他首先把那张黑卡抛之脑后,满心想的都是该怎么道歉、怎么弥补。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挽回一点最后的骑士的尊严啊师傅!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究竟是不是他趁人之危啊!!

安迷修很快从公寓那小小的厨房间快步走出来,冲进卧室里不一会儿又走到沙发前,把手里抱着的一条薄被展开,披在衣衫不整的雷狮身上,雷狮刚好打了个哈欠,漂亮的紫眼睛乘了点水气,更显紫得浓烈艳丽——安迷修一整晚都没能看见过他睁开眼的样子,或者安迷修见过,但都忘了,于是他此时第一次发自内心地赞美:

“你的眼睛真好看。”

雷狮放下了遥控器,抬起头看了看安迷修,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什么稀奇的生物般,叫安迷修有些无所适从。

“你叫安迷修?”雷狮眯起眼睛,扬起下巴慢慢把安迷修从下到上看了个遍。安迷修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不禁感慨:真像只猫!他想起那张字条,又补充了一句:还是纯种贵族猫!

心里想着归想着,倒是不碍着他点头回应,雷狮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似乎对他那莫名赞叹的目光十分满意,嘴唇也勾了起来:“我正在离家出走,你得收留我。”

 

 

04

 

离家出走是不好的。

就算是成年人,离家出走也是不好的!

自觉昨晚占了这位少爷便宜的骑士先生痛苦地看着天花板,艰难地做着他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败给了雷狮:雷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像是会发光一样亮亮的,就算是有点凶地命令他快点去煎牛排,也果然像只贵族猫主子。

安迷修无奈地给他打预防针:“先说好,雷狮,你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我的手艺恐怕满足不了你。我不知道该怎么掌握三分熟的火候,也不希望你现在……吃半生不熟的肉。所以让你不满意几乎是肯定的了。离家出走这件事等你吃饱了再说。”

“我还没尝过你的手艺,你怎么知道我不满意?”雷狮颇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做了,我就吃完。寄人篱下必须要听主人的话,对吧?”

安迷修咽了口唾沫,尽量避免与雷狮那似笑非笑的眼睛对视,耳朵都红了。雷狮大约是觉得戏弄得够了,欣赏了一会儿便把话题从那微妙的暗示里绕开:

“你不用太在意,随便煎一煎就好,我不会很挑剔的。你猜猜我最喜欢吃的是什么?”

安迷修被这迅速转变的话题搞得有点迷茫,愣愣地回答:“呃……难道不是牛排?”

“不是。”雷狮哈哈哈哈地笑了,“是撸串!尤其这大冬天,就是应该喝扎啤撸串!”

……这饮食喜好可真接地气。安迷修被他的迷之笑点击沉。

没过太久,安迷修端着不知道煎得匀不匀的牛排,忐忑不安地摆上了茶几——小公寓没有餐厅,他也没购置餐桌。

安迷修刚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来天,他对西餐不算热衷,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刀叉,幸好放在门口的包裹里竟然配好了刀叉和精致的盘子,虽然怎么看都价格不菲。

他看着雷狮慢吞吞地切开一小块牛肉,紧张极了。他把雷狮先前说的烤串当做是笑谈,依然非常担心雷狮口味挑剔,而且他根本不会做酱汁……哎呀,真是求求少爷您嘞,千万不要生气!

但出乎安迷修意料的是,雷狮把第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后虽然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毛,接下来却一口接一口吃得很顺畅,也再没露出过不对劲的表情。

惊了。安迷修心想。这位猫主子竟然说话算话,不为难铲屎官的!这么好啊!

……不对不对不对,他怎么就默认自己是铲屎官了?!他明明还没有决定要收留雷狮!!

 

 

05

 

起初安迷修是想去上班的:今天可是工作日!翘班是不可能翘班,这辈子都不可能翘班的。所以问题就在于,要不要为了照顾“被占了便宜”的雷狮请一天假、放弃伟大的全勤。

他出发来这个城市之前可是认真地做好了规划,至少新工作的第一年要全勤啊!

满心想着劳动最光荣的安职员回头看看一身狼藉的雷狮,欲哭无泪。

师傅,我对不起你,我的短期目标刚开始就结束了。不是因为不可抗力,而是因为我不小心照顾病人照顾到了床上去。我真的有罪。

然而正当安迷修挣扎之时,领导来了电话,问话的语气也是惊疑不定的。

“安迷修,你今天……”部门负责人中间几个字咬得不清不楚、含糊带过,安迷修没听明白,“请假了?”

安迷修只能去看雷狮,雷狮朝他眨了眨眼睛,默认了这是他做的小动作。安迷修于是默默叹了气,认了。

那今天就留在家里好好照顾有点小任性的猫主子吧。他忍不住想着,甚至觉得公寓里的空气都泛起了从未闻到过的香甜气息。在旁观者看来大概是酸臭味吧。

甜香也好酸臭也好,第二天安迷修一走进公司就傻眼了,柜台小姐主动搭话,负责人亲自来一楼接他上楼,办公室的邻座隔座另一头的座个个都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偷偷看他,平日里一脸嫌弃的女同事也带着娇滴滴的表情靠过来,硬是要找他说些有的没的。

安迷修虽然看起来有点天然食草系,关键时刻脑瓜子还是很灵活的。他立刻想到了前一天雷狮眨眼时狡黠的笑意,整个人都明悟了:“小少爷”……雷狮恐怕跟他所在的公司关系很深。

午休时分,他应付完一众来攀谈的同僚,跑到一楼找前台小姐要了公司的编年史,很快翻到了现任总经理——一个从姓名发色瞳色到样貌气质不管怎么看都绝对和雷狮有血缘关系的长发男人。

安迷修后知后觉地合上手册,看了看封面上的名字,《雷氏集团2018——波澜壮阔的海上征伐》。

……真的是他总经理家的小少爷啊!!!



06

 

安迷修回到公寓就开始对某超龄问题儿童进行思想教育,力图解决他一个可怜单身异乡人的生活难题:他真的不太明白该怎么跟一个上过床的同性在窄小的单身公寓一起生活,能不能换个方法求得原谅啊??虽说雷狮好像也没说过怪他,但是……

雷狮在安迷修的劝说下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他任安迷修说得口干舌燥,也半句不提自己为什么不想回家,反而开始提要求,简直任性得理所当然:“我想出去撸串。”

你怎么净惦记这个啊!

安迷修哑口无言,半晌后屈服地点点头:“好吧……我们一起去,你穿好衣服就能走。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穿好衣服啊!这套衣服是你家里送来的吧?”

雷狮哼了一声:“你说什么呢,我可是正在离家出走啊,怎么可能接受家里的东西。”

那你之前不是吃了家里送来的牛排吗?!有本事吐出来啊!!

雷狮仿佛看透了安迷修心中不顾形象的咆哮,笑嘻嘻地挑了挑他的下巴,张口就说:“其实我们家有某种医学难以解释且无法根治的遗传疾病,必须定期吃一种特别培育的牛肉才能保持健康,否则待在暖气房里也还是会冻死。”

他胡扯得太明显了,安迷修直接忽视:“行了行了,你就说你想怎么出门吧。”

雷狮胳膊一挥:“你帮我买一套衣服回来,以你的眼光随便挑挑就行,出门在外我不挑的,真的。”

安迷修回忆了一下他吃下第一口牛排时的微妙表情,出了公寓楼就溜到便利店里买了一本时尚杂志,开始临时抱佛脚研究男装搭配。

幸好他还记得重点不是买衣服,撸串才是头等大事,没敢磨蹭太久,最后还是在导购员小姐的推荐下买了两整套冬装。刷的当然是雷狮的黑卡。

安迷修开了公寓门,就看见雷狮依然窝在那张单人沙发里,腿上放着不知道哪儿来的全新高配超薄笔记本。经过这两天的洗礼,安迷修已经懒得吐槽,他走过去拍拍雷狮的肩,让他起个身,把顺道买来的靠垫塞进雷狮腰后,又打开一张折叠凳,放上另一个成对的靠垫,和沙发拉开一点距离,示意雷狮不要蜷在小沙发里,难受的话就把腿伸直了搭在凳子上。

雷狮戴着耳机,正在和什么人视频通话,见他靠近便抬头看了他一眼,在安迷修动作时一直一声不吭。那眼神安静得很。

安迷修自诩最后的现代骑士,并不对他的隐私过多干涉,只是指了指耳朵让他耳机别塞得太紧。

“……雷家三少爷不做少爷了,去当地头蛇、去混,结果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小职员给睡了……你总不会天真到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雷狮,你真的是有种……”

雷狮听着耳朵里兄长的声音,把安迷修给他盖上的薄被往上拉了拉。

“安迷修。”片刻后,雷狮突然叫了安迷修的名字。他声音有点哑,扯下耳机就朝安迷修伸出两条白花花的手臂,语气凶巴巴的,也不知道究竟是说给谁听。

“我不想撸串了,我想让你再操【】我一次。那天晚上你其实没多大印象吧,怎么样,敢不敢?”


——————————————————————————————

 

会冻死说的是哈尔滨……不要笑,这是我爸每年冬天必定向我灌输两次的传闻,好像真的是真的。之前跟面包老师聊天↓

贝贝:这根本不哈啤,我怎么脑补了雷狮冻死街头

我:没关系!可以让安安把狮狮捡回去!

评论(22)
热度(767)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