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三次他们滚做一团,一次雷狮拒绝了(07-13/完)

*写完了!后半段比前面还要顺,开心!地头蛇渐渐消失.jpg,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起初会把这三个字加在文前……

*广告时间:个志《恋爱心运》终宣抽奖 预售地址



07

 

安迷修把他带回公寓的第二天,雷狮是先安迷修一步醒的。

单纯只是为了气那个跟自己不对头的大哥,雷狮有了想法之后就干脆地做到了这一步,包括昨晚趁这老实的好心人不备,含着药拉下他的脑袋跟他接吻,引诱安迷修直到最后。

屁股疼归屁股疼,雷狮此刻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好,他甚至还有闲心考虑着措辞,关于等安迷修醒了该用什么对话才能最大限度勾起对方的道德心和补偿心理。

想着想着就想岔了,雷狮脑袋里的小雷狮先是一阵装睡,等安迷修手足无措地掀开被子,再慢悠悠地睁开眼,装模作样地环顾四周,然后说:你别说话,让我想想,这是哪?小安迷修一定比他演出的更混乱二十倍,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小雷狮就继续说:哦,我把你睡了?我给你点钱吧。

雷狮把自己逗笑了。

他翻了个身,看着安迷修熟睡的侧脸又想,这张脸还不算差,也许不亏?

但第二次的早上、安迷修把他带回公寓的第四天,先醒过来的是安迷修。

安迷修支着额头坐在床边陷入了贤者模式,身旁雷狮的呼吸绵长而安定。

这次晚上的记忆足够清晰了,他却还是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雷狮做第二次,天地良心他过去的二十几年从来都没有对男人起过反应啊!可昨晚雷狮搂上来的时候,他却半点没想过拒绝,满脑子只有一句话: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结果还是抱了雷狮,两个人挤在狭小的单人沙发上,搞得激烈的时候沙发都吱呀吱呀地响。

安迷修深深地叹了口气,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真的无法拒绝雷狮,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他小时候是个三好学生,长大了是个好好先生,就算想效仿影视剧里那些苦恼的人们抽支烟、或者借酒浇愁,这才刚刚有了点人气的公寓里也没有烟和酒。

最让安迷修苦恼的可能不是后悔也无济于事的既定事实,而是当他把沙发套拆下来塞进洗衣机之后,看见雷狮又一次赤身裸【】体地溜出卧室,带着一身比前一次更红艳的痕迹来厨房倒水,若无其事地朝他扬了扬下巴,算是道了早安。

这究竟都是什么事……

安迷修兀地打心底里感到了愤怒,他强撑着为雷狮准备了早饭,自己却一点都没能吃下,套上衣服就出门上班去了。

 

 

08


【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把这一段删掉了!只是一段擦边球而已,实在想看就请搜一下我的微博吧,简介里有,或者研究一下该怎么进这个链接:,我放弃挣扎了!】

安迷修从旖旎的梦中惊醒,一看表,依然是午休时间。他揉着太阳穴,站起身时感到一阵目眩。邻桌见他脸色不大好,殷勤地递来一杯热牛奶。安迷修礼貌地道谢。

也许他该正视一下雷狮的存在了。原本他还想着像雷狮这样的大少爷,哪天会一声不吭地、不留痕迹地离开,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事态的发展过于出乎意料,雷狮……雷狮……

这一天安迷修沉着脸回到公寓,他并不是故意要露出类似忧郁的表情,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自己摆着一张什么样的脸。雷狮只在他进门时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像之前的三天一样也不多和他说太些什么,只偶尔开口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题。

和之前一样。想到这里,安迷修的心情就一点儿也不往好的方向转变。

他大约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郁闷,只是现在还太早了,一切都如梦似幻一样叫人无法相信。归根结底,这只是一场偶遇,如果最初的晚上把雷狮带回家的人不是他,亦或他把雷狮送到了别的什么地方,这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别的什么地方?正在吃饭的安迷修两手猛地一抖,筷子应声而落。他那天为什么就没想过呢?明明就可以把雷狮送到医院之类……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雷狮不满地敲敲他的碗,他脖子与锁骨处都有未褪的吻痕,吃完了站起来伸个懒腰,露出的一小截腰部也还有着当时掐得过分的红痕,无处不昭示着昨晚的情事。

“我不管你在想什么,”雷狮一句话断断续续地藏在哈欠里,要不是安迷修被他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还真来不及分辨他究竟说了什么,“……哈……谁知道……我反正已经住进你家了,唔……不如老实点,早点认命?”

安迷修眼睛一下子亮了,但他自己却毫无自觉,在雷狮眼中就只是呆愣愣地发问:“你不会走吗?”

“正直善良乐于助人的安骑士,你可不得好好对我负责啊?”雷狮翻了个白眼,语气十分嫌弃,说完了却差点笑出声来。

 

 

09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可以用白驹过隙来形容,两个根本不觉得自己在恋爱的恋爱中的傻瓜每天都在往公寓里添加粉红泡泡。嗯?不能用这个词吗?好吧,总之两人的日常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相遇后的第二个周末,期间安迷修带雷狮去撸了两次串。

自认为算是在请客的安先生从头到尾都在掏自己的钱,虽然雷狮给了他黑卡,他也只有在给对方买衣服时刷了一次,生活中一直用的都是自己的钱,对于这么一个工作刚刚稳定没有积蓄的外地人来说,这一个月的支出实在是令人囊中羞涩。

但先前报的健身培训班也该是时候发来通知了,钱花都花了,安迷修还是很希望能练出雷狮那样的效果的,不过雷狮也是太瘦了一点,下个月拿到工资一定要给他补一补;雷狮也不能总是宅在家里,就算不工作也得找点事情做做啊,这样下去连隔壁小区的广场舞大妈的运动量都比不过了可怎么办;说起来雷狮最近好像都没有再跟谁通过话了,也不知道他家里是什么情况……

安迷修满脑子想着雷狮的事情出了门,两个半小时后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那培训班是个骗钱的地儿,想也知道,满地花里胡哨的小卡片中间淘出一张小广告,肯定正经不到哪里去。人生地不熟的安职员受到了来自新城市的第一个重大打击,心中的沮丧都挂在了眼角眉梢嘴唇上,雷狮想当没看见都难。

雷狮想了想,避开安迷修给自己的弟弟打了个电话。

隔天周一,安迷修照常来到公司,刚打完卡,就见一个相貌有三分熟悉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

安迷修心里一跳,谨慎地问:“请问您是……?”

“卡米尔。”少年睁着一双天空色的大眼睛仔细地把他从头瞧到脚,虽说是不太礼貌的行为,但搭上那张略显稚嫩的面孔就叫人无从感到冒犯。

“你就是和大哥一起的人。”卡米尔肯定道,顿了一下才补充了一句,“我是雷狮的堂弟。”

果然。

安迷修把不准这位堂弟是支持雷狮离家出走还是不支持,因此只是穆棱两可地嗯了一声。

卡米尔勉强认可了他——准确地说是认可了大哥的决定——一偏头就叫安迷修跟着他走。

卡米尔一言不发地在前面走,安迷修跟在后头感觉周身的气氛有些毛骨悚然。他摸了摸胳膊,忍不住开口:“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卡米尔还没回答,就有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也想知道,卡米尔。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卡米尔的背影一下子僵住了。

 

 

10

 

世事无常。

安迷修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觉得自己的心脏正在唱忐忑,仿佛随时都能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坐在办公桌后的长发男人正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雷氏集团的大公子,传闻中他已经接过了大半的核心管理工作,是名副其实的当家太子爷——当然同时也是卡米尔的大堂兄、雷狮的亲大哥。

“雷狮联络你了?我不是说过,只要他跟你提到什么,就立刻上报给我的吗?!还是说在你眼里你就只有雷狮一个大哥,真当我就不存在了?我也就真不知道你接过他的电话?”

男人的语气很不好,非常不好,在外人面前也完全不给堂弟面子,安迷修都为卡米尔感到了点儿难过。卡米尔似乎不准备做任何反驳,安迷修敏锐地意识到这种态度很可能也是雷狮的授意,那么这位堂弟就是“雷狮派”了对吧……

卡米尔的默不作声显然叫太子爷更为不满,安迷修感到一阵压力从自己身上不轻不重地拂过,而后太子爷的脸色似乎更加阴沉了些,然后太子爷一拍桌子,叫卡米尔出去。卡米尔没有多看安迷修,安安静静地出了门,安迷修更加忐忑了。

这就留下他和雷狮的大哥,难不成是要像电视剧里那样,“我给你一千万你快点离开我弟弟”??

然而太子爷一开口,就证明了事实永远比影视小说更加令人匪夷所思:

“安迷修,对吧?知道雷狮为什么让卡米尔来找你吗?”

安迷修老实道:“不知道。”

“因为他要让卡米尔帮他做手脚,给你升职加薪。可他忘了一件事,不管卡米尔向着谁,他的影响力都不可能越过我。”太子爷僵硬地笑了笑,“所以无论他能给你什么条件,我都绝对能给你最好的,不考虑一下吗?”

安迷修:真的是这种套路啊??我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太子爷仿佛默认他已经听明白了,下一句说得异常直接:“我给你升职,你快点把雷狮给我绿了。”

安迷修:“啊???”

太子爷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我要给他一点挫折,不然他就永远不知道家在哪儿。”

这原来是家庭伦理剧啊???

不是,家庭伦理剧也不带这样的吧??真是亲哥啊!!

 

11

 

在太子爷看来,这个叫安迷修的小职员既没钱又没权,还不是知根知底的本地人,就没哪一点够格嫁进他们雷家……从那天听到的来看,也许是入赘……?

他决定暂时把这个破问题抛之脑后,说到底全都是雷狮惹的祸,要是雷狮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不就屁事没有了吗?!

然而他眼中的小职员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为什么?我能给你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

安迷修回忆着电视剧里类似情况下主人公的发言……想不起来……哎呀总之先顺着对方说的东西怼回去,应该怎么说,呃……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

太子爷眼中的安迷修笑得一派云淡风轻:“他就是我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一切里,最为珍重的一个。”

太子爷:“……”

安迷修和太子爷同时想道:好酸啊妈呀!这到底是什么台词!

正靠着卡米尔装上的监听器偷听的雷狮酸得牙颤,看了看手里的柠檬汁,一脸沉痛地放下了。

安迷修被太子爷放了回去,虽然他依旧摸不着头脑,也十分担心会被炒鱿鱼,但总还是平安无事地度过了一个繁忙的周一。

回到公寓,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雷狮的存在。

窝在沙发里、长腿搭在折叠凳上的雷狮咬着一袋牛奶,面无表情地和突然冲过来的安迷修对视一眼。

安迷修试图解释:“呃……这个……鞋子太滑了,哈哈。”

雷狮:“你还是擦擦地板吧,鞋子都不换,想什么呢?”

饭后安迷修犹豫了一阵,还是把今天的事情说了出来:“今天我被叫到总经理办公室了……”

雷狮嗯了一声:“他让你绿了我?”

安迷修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

雷狮在心里偷笑,脸上还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习惯了,我这个大哥从小就喜欢这么针对我。”

安迷修皱起眉看了他一会儿,摇摇头:“你是在忽悠我。”

“啧,做人不要这么敏锐好伐?”雷狮伸出双臂环住安迷修脖颈,大腿一迈就跨在了他身上,“你总是在该懂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该不懂的时候突然又懂了,这样可是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安迷修的呼吸加重了些,而他直愣愣地看着雷狮微垂的长长的眼睫,连自己声音变哑了都不知道:“比如?”

“比如现在啊,呆瓜骑士。”雷狮眯起眼,在他唇角迅速舔了一下,偷腥猫一样笑了。

 

 

12

 

后一天的晚上,太子爷发来了一个视频通话请求。安迷修像是自己的宝藏被觊觎的大型犬类,紧张地围在雷狮身边转悠,眼中时不时流露出一点对他来说相当难得的攻击性。

雷狮脑补了一下安迷修发旋上那根呆毛猛地竖起来的画面,被戳中了莫名的笑点,太子爷接通视频的时候就见他笑倒在安迷修身上,抖个不停。

太子爷的脸色唰一下变了,青黑青黑的。

“妈病了。”他决定速战速决,多看这两个人腻歪一会儿,他也要跟着一起病了!

雷狮没想到他这么开门见山,也没想到山是长这样的,不禁收了脸上的笑意。安迷修听着倒有些急了,离家出走本来就不好,咋听见家母病了也倔的!但他跟太子爷比起来毕竟没有发言权,只好默默地等着。

“你想要我回去。”雷狮揣度了一下,“所以你能答应我的要求?”

太子爷皱着眉头:“只要你能赶紧回来见妈,怎么都行。”

雷狮叫安迷修给他倒了杯水,在对方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下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最后才挑着眼睛问:“和男人结婚也行吗?”

安迷修差点没把手里的水杯打翻了。

雷狮其实也不是真的要和安迷修结婚——天可怜见,他们才认识半个月!——也不是真的非要家里满足他什么条件才肯回家看看母亲,只不过是想噎兄长而已。和大哥做对,其乐无穷。

可太子爷竟然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行。”

雷狮一口水噎住,呛了个半死。

太子爷挂断通话时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呛了半天不见有人来帮他顺气,不高兴地撇嘴盯了他一会儿,铲屎官这就炸了:

“你怎么这么大的事都不问我一句?!”

雷狮的眼神瞬间变得非常危险:“你不愿意?”

他想不想跟安迷修结婚是一回事,安迷修愿不愿意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不是不愿意,可你不该这么草率。”安迷修握住雷狮的肩膀,在这个不太好的时机选择了表达自己的心意,“我是愿意的,虽然这么说很肉麻……我不怕我自己做错了选择,我怕你一时冲动选错了。”

雷狮头一次知道他还会有这样的眼神,深沉又认真,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但这样的安迷修……反而叫他想把这个嘴瓢导致的乌龙变成事实。

雷狮哈哈大笑起来,抱着肚子又一次笑倒在安迷修身上:“哈哈哈哈哈哈!这样才符合你的和谐浪漫现代骑士主义核心价值观吗?”

安迷修深深吸了一口气,硬是凭借着强大的自制力忍住了直接动手的冲动:“……我可以打你吗?”

雷狮笑嘻嘻地挑着眉毛:“你想家暴?”

你适应力是真的良好啊!刚刚在太子爷面前呛得快要不省人事的是哪个??

安迷修感觉自己差点就要暴起了,哪知道雷狮话才说了一半,忽地话锋一转:

“虽然我不接受打架的提议,不过换个角度就没问题了。”

安迷修鬼使神差地抬眼盯住他的眼睛。

在微黄的灯光下,雷狮眸中的紫色显得深邃又神秘,像一个永不停止旋转的涡漩——偏偏安迷修又比谁都明白,这一切都只是表象,看似玩世不恭的小少爷,其实根本是第一次喜欢上什么人。

对,他就是抱有这样可以称得上自恋的认知:雷狮喜欢上了自己。他甚至从有过这个想法开始就从未动摇,尽管狡猾任性的猫主子从未给过肯定的说辞。

雷狮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笑起来,在那轻柔的笑容中探出一点舌尖,缓慢地舐过上唇。

 

 

13

 

世事无常。

安迷修,雷氏集团新入职一个月的小职员,不但把东家的三少爷给睡了,而且这周六就要跟着大小舅子和离家出走的小少爷,一起回家见岳父岳母。

安迷修:??????



——————————————————————————————

 

结果说好的第四次雷狮拒绝了,其实只是拒绝了打架然后反过来邀请……而已嘛!


评论(20)
热度(647)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