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全职火影仰卧起坐
第七章动画什么时候出啊啊啊啊我的闪
小野狗真棒

具体cp向请移步置顶,网页端移步归档查看tag,谢绝逆cp
文野产出子博 @乐用
胜右产出子博 @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安雷】野蛮生长

*个志《恋爱心运》收录限定的小短打,通贩没有完售的部分这辈子大概是没有消息了【唉】,我就先放出来啦,大家三十快乐!

 

 

课间时分,雷狮突然敲了敲安迷修的桌面,把他叫了出去。

二人一踏出教室门,班上的学生只沉默了两秒,立刻便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

“最近安迷修和雷狮经常一起不知道去干什么哎,怎么想这都很奇妙吧!”

“可不是嘛,而且有时候是安迷修叫雷狮,有时候又是雷狮叫安迷修,他们究竟是去哪里处理什么神秘事件啊!真是太让人抓心挠肺了!”

“我觉得跟恋爱有关。”不愿意透露占卜过程的安莉洁站起来做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发言,毕竟全校都知道这姑娘是真预言家,绝不可能是悍跳,“虽然大家可能会觉得毫无道理,但我试过三次了,每次占卜的结果都告诉我,这件事跟恋爱有关。”

“那可是安迷修和雷狮啊?不管他们中的谁有了交往的对象,怎么想都不该叫上另一个一起去见对方吧?就算他们都有了恋人,难道还会四个人一起约会?”不愿意透露眼镜度数的紫堂幻理性分析着,“而且也提不上约会吧……只是有时候课间一起出去而已,最多只是一个大课间而已……这点时间能做什么呢?”

不愿意透露阅读喜好的雷德大叫起来:“难道他们喜欢上了同一个女生?!”

“这可能性很高啊!”

“其实我一直觉得不如去跟踪他们看看……啊,我是没有这个胆子。”

“嘁,到底有什么好纠结的,一定是出去约架了吧!”不愿意透露身高的嘉德罗斯同学肯定又干脆地下了结论,“到天台或者小树林这种人少的地方,双方都把攻击的落点控制在校服能遮掩的范围内,既不会被老师发现,又发泄了战斗欲,这不是很棒么!”

风纪委员银爵神色严肃地指指点点:“只有你才有战斗欲吧。另外,请不要当着风纪委的面提及这种违反校规的操作!”

 

在同学口中这样那样又那样这样了的两个人,实际上只是双双沉默着,穿过长长的廊道,去往无人的目的地。

结合他们平日里的关系,吵嘴、竞争、雷狮的刻意找碴与安迷修的绝不妥协,在课间突然一同前往天台、小树林、实验教室或者别的什么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真如嘉德罗斯所言,很像是去约架的——如果忽视走在前方的雷狮身后,那两根在暖和的日光照拂下向后勾着安迷修的手指。

如果仔细观察,总会有人发现安迷修的耳根泛着红晕,而雷狮脸上虽然挂着与平常一般无二的、傲慢张扬又带着侵略意味的笑容,从喉咙经过鼻腔哼出来的却是最新流行的口水歌,简直像在对路过的所有人展示他的好心情。

他们每走两三步,雷狮那只手就会仿佛不经意般勾住安迷修的虎口,只是指尖划动蜷缩那样的轻轻一勾,轻柔得叫人发痒,也叫安迷修耳朵红得越来越厉害。

一条普普通通的走廊都快被他们走出花儿来了,到达空无一人的实验教室时,时间却意外地没过多久。

安迷修后脚刚踏进教室,门一合上,雷狮一只手就撑在了他耳边,脑袋也凑了过来。

“雷狮?”安迷修稍稍推了推他的肩,没用上力气。雷狮当然不会顺着他这只是意思意思的抗拒动作退开,反而在安迷修脸上轻轻地咬了一下,甚至没留下齿痕。

“你小心一点。”安迷修紧张地偏过头,二人温热的呼吸便交错在了一起。

雷狮感觉有点不爽:“本来就没多少时间,你就站好了老老实实地让我非礼一下不行?”

安迷修无奈地在心中叹息:“那你也要首先避开咬这种行为吧?”

雷狮见他跳了自己挖好的坑,霎时间裂开嘴朝他挤眉弄眼起来:“哎哟,安迷修,老师的好学生、家长的乖宝宝,怎么还想着让我给你咬啊?”

安迷修立刻反应过来,整张脸唰的红透了:“雷狮!我可没想过是这个意思!”

雷狮偏偏还要继续说:“看来你也不是榆木脑袋嘛,还是知道点事儿的。这么说咱们什么时候尝试一下?”

“雷狮!!”

 

正如你所看见的,在所有人眼中都关系并不好的安迷修和雷狮,其实是一对恋人。

他们在老师同学和家长的面前还是做出一副争锋相对的样子,实则却挑出彼此生活中那些微小的间隙,偷摸着做些恋人该做的事情,小心翼翼又胆大包天。他们或许也有各自想过毕业后该如何,却从未对对方开过口,学业的压力、不可知的未来、家人不必问也知道的反对态度,唯有珍惜此刻的心情最为真切,一心只想着瞒天过海,深陷这场违背所有人意愿的热恋。

除了大课间和午休时间,体育课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可惜高三的课表上虽然写着一周两堂,实际上能给你上一堂就不错了。

这一天的体育课也是学生们期待已久的、高三生为数不多没有被占用的休息时间,体育老师让他们跑两圈操场,之后吹了哨子做了操,接下来就是解散自由活动。

二人趁着自由活动,所有同学都分散在操场各处之时,在卡米尔几人还没走到雷狮近前之时,默契地从同一栋教学楼的两边绕到背光的墙根处,接了一个急切的吻。

安迷修迫切地、甚至是焦躁地将舌头顶入雷狮的口腔,向上划过敏感的口腔黏膜,逼得雷狮下意识仰起头想要逃离,下一秒就被他按着后脑拉了下去。雷狮喜欢极了安迷修那偶尔富有侵略性的眼神,那让他真正显得像是只坠入爱河的野兽。和雷狮一样,还未长大的、试图反抗一切的年轻野兽。

“大哥?”卡米尔的声音和几个人的脚步声一同传过来,在来人通过这个拐角之前,安迷修便已经走远了。

雷狮坐在草地上,打了个哈欠:“怎么了?”

卡米尔快步走到他身边:“大哥怎么待在这里?”

“哦。”雷狮眼皮都不抬地回答道,“不想晒太阳,热。”

走在后边的佩利大声赞同了这个答案。

 

用餐时间也是个相当不错的机会,虽然无法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密接触,却也有些只有人多口杂时才能体会的趣味。

雷狮四人平常有点校霸的意思,升上高三后威慑力已经足够,加上雷狮和佩利都人高马大,近距离之下很有压迫感,他们刚进了食堂、站在打饭长队的队尾,排在前边的学生们就陆陆续续地为之让了道。

帕洛斯正和佩利聊着晚课之前的安排,忽而感到了一道难以忽视的视线,回过头一看,是排在隔壁队伍中间的安迷修,正用谴责般的眼神盯着他们。

啊哈,露出这种眼神又能怎么样嘛,反正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哦,是可爱的学弟学妹们自己让路的嘛。帕洛斯不以为然地移开目光,转头时下意识地看了雷狮一眼,看见雷狮似乎也往刚刚那个方向投去一眼。

由于日积月累的威慑力,四人比安迷修要早上很久买到饭菜,也就能挑一个最好的位置,霸占整张饭桌。佩利吃完时其他人才刚吃到一半,他这几个月身高拔得厉害,饭量就大,起身就要去为他的第二份餐盘续一碗饭。

此时安迷修刚刚打好菜,手里端着一碗免费的菜汤,在毫不注意细节急匆匆直往人群里冲的佩利身前灵活地拐了个弯,帮助他自己和身旁一个女同学避开了汤碗打翻的麻烦事。

“佩利,别这么大动静!”

帕洛斯朝佩利喊着,雷狮抬起头,与安迷修目光交错,在卡米尔看来,大哥似乎在挑衅对方。虽然在这种地方挑衅安迷修没什么意义,但卡米尔绝不会质疑雷狮的任何行动。于是他低下头,继续安静地喝了一口汤。

四人端着餐盘起身去处理剩饭,经过了安迷修所在的饭桌,安迷修不出雷狮所料地和那个被顺手帮了一把的女生坐在一起,似乎聊得很开心。雷狮路过时,安迷修刚好抬起手在说些什么——他这人在女生面前有点喜欢自夸的坏毛病,说得入神了肢体动作也就大了点。

雷狮的眼睛瞥过去,脸庞与右肩侧过四分之一,却根本没有要从安迷修这只手能碰到的范围内退出的意思。他冷然的目光让女同学吓了一跳,而安迷修也抿着唇不赞同般直视他的眼睛。

这一切只发生在两秒之间,不会有人知道,被安迷修的那只手撩起的头巾之下,雷狮的中指和无名指在安迷修掌心轻飘飘地划了过去。

 

晚课开始时,安迷修在自己的桌上、文具盒之下发现了一张细细的字条。

老师正在讲台前发试卷作为晚课的作业,他不动神色地展开那张细长的纸,右手握拳掩在鼻下笑了笑。试卷从前排传了过来,他垂着眼睛转过身,把手里剩下的那三张纸递给后座的雷狮,又轻又快地在雷狮手背上划了一个圈。

晚上熄灯后,安迷修从床上爬了起来,对铺的格瑞还打着灯在做习题:

“怎么了?”

安迷修揉着眼睛:“啊,没事,就是突然想起来我答应师傅今天给他打电话的。”

格瑞看了看手表:“那你快点去吧,再过会儿十一点了。”

学校管得严,手机等电子用品在进校门时就会被扫描仪扫出来,而后交给班主任保管,想打电话给家人只有找班主任取手机、向老师借电话和在公共电话亭刷电话卡三个选择。宿舍此时已经关了门,但一楼还设置了两个公共电话,不至于夜里有急事时无计可施。

但安迷修的目标当然不是电话,他路过了一楼大厅,在宿管大叔的注视下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看起来像是要去尽头的厕所。而雷狮正站在那儿给他的大哥打电话。

两分钟后,雷狮挂了电话,也走向了靠近厕所的那条走廊,但那儿还有一个楼梯口,宿管大叔看着也快十一点了,哪里想得了那么多,打着哈欠就准备进宿管房休息了。

雷狮走进了楼梯口,等在那儿的安迷修立刻搂住了他,并不激烈的、仅仅是虚抱着腰的搂着他。

“我觉得这个地方不算太好。”安迷修悄声道,“也许真会有人要走这边的楼梯下来打电话。”

“那又怎么样呢?”

安迷修与雷狮对视一眼,他薄荷绿的眼中瞬间落进了一颗发着光的星星。雷狮朝着他,伸出食指点点嘴唇,是索吻的意思。安迷修吻上来的时候,他的手也将安迷修的肩膀环住,像是行星的星云,不可触及却盛满了安迷修的双眼。

在这双注视着雷狮的眼中,唯一的少年满不在乎地笑了。

 

想生长,想野蛮生长。

——鹤来衣

 

——————————————————————————————

 

想了想觉得这篇的主旨(?)还是放在最后才最有气氛,这是一段无关乎“怎么在一起”、“未来会如何”的、单纯只是两个少年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偷偷恋爱的高中生活,一句话概括就是偷摸接吻狂魔安雷酱!


评论(13)
热度(374)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