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安雷】玩笑就是要过火

*师生,是给苏白白 @-青葙子__本子爆肝期 生贺摸的小短打,真的短小而且没头没尾,非常抱歉了!【我告诉你们我差点艾特君矣去了请你们好自为之啊!!!!!】

 

 

“喂,安迷修,他又来了。”

格瑞离开办公室前路过安迷修的办公室,忍不住敲了敲桌面提醒对方看看窗外。

安迷修抬头一看,果然窗外站着个穿制服的少年,一头深灰蓝色的碎发,系着长长的白色的头巾,刻意解开两颗纽扣的衣领,以及一张熟悉的侧脸。

安老师摘下眼镜,闭上眼捏了捏鼻梁,无奈地收拾好最后几本需要批改的作文本,提起包走了出去。

“雷狮。”

听见他的声音,叫雷狮的学生两眼一眯转过了头。他有一张相当俊美的脸,尽管五官还未完全长开,也不难想象会是那种校园偶像剧里受全校追捧的霸道王子型角色;他的身高比安迷修还高上一点儿,大敞的衣领却透出突出的锁骨轮廓,显得过于瘦了些。

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那双半遮半掩的眼睛,那是他浑身上下最浓烈艳丽的紫色,尽管雷狮回头时藏起了一半,安迷修也对他眼中的情绪心知肚明。

雷狮朝他勾起唇角,露出带着几分邪气与志在必得的笑容:“之前老师打赌输给我的,还没有忘了吧?”

是的,他这位学生、受全校追捧的霸道系校园王子,正在追求他。

 

雷狮的要求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真是难透了。

“请老师愿赌服输,今晚把我带回家去吧。”雷狮看着安迷修瞬间哽住的表情,挑着眉毛的神情还有些恶作剧得逞般的小得意,“老师怎么这种表情?难道因为我考了全校第四,就不能接受老师的辅导了吗?”

他把辅导两个字咬得很重,却又同时带上了略微拉长的尾音,搅得安迷修的思绪一片混乱。安迷修理智上清楚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什么都不去想,但又克制不住地会顺着雷狮的意思想些糟糕的事情。

情况已经非常显而易见了,他和他的学生是两情相悦、一方追求中的关系,但安迷修无论多少次掉进雷狮设的套,还是会努力拒绝对方的邀请。

这天晚上,安迷修看着洗完澡后穿着明显大了几个码的白衬衫,露出两条白皙的长腿,头发湿漉漉地还在滴水,沾湿了半个肩膀的雷狮,门也不敲就走进了安迷修的书房,向他亮了亮手里的吹风机:

“老师能帮我吹个头发吗?”

安老师冷静了一下,拒绝了。

 

所以明白了吗?不是他过于迂腐不能接受师生恋之类的问题,实在是雷狮出的题目太难回答了啊!为什么这个孩子追求成年人的方式是直接勾引,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好好从告白开始发展??雷狮还是未成年啊!

安迷修实在想不通,并忍不住从雷狮的这种做法出发,自个儿闷声想了不少糟糕的家庭教育问题,顺便在脑袋里勾画出了抽烟喝酒打耳洞的不良少年雷狮的形象——当然,雷狮现在还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好学生,不谈他总是喜欢上课睡觉之类的小毛病,至少不是个真的不良。

但安老师始终对自己可能会带坏自己的学生这件事无法介怀,尤其是雷狮已经有了那么一点奇怪的成长倾向。

夜深时,安迷修把雷狮交上来的完美答卷批改完毕,提着一口气回到卧室准备休息,果不其然地看见自己床上的被子鼓着,一副有人在床上等他的情景。

早有准备的安迷修轻轻关上门,转身去了原本收拾给雷狮的客房。

 

安迷修在睡梦中看见了穿着水手服的雷狮,他掐了自己一下,不疼,于是确定了这确实是梦。

但他觉得自己睡得实在不踏实,尤其是当他真的对着低头撩起鬓发舔食冰棍的雷狮起了反应,终于嘟囔着从梦中惊醒。

趴在他腿间保持着撩鬓发的动作,还没来得及扒他裤子的雷狮:“……嗨?”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雷狮同学,你可以自己一个人睡的,我知道。”

“老师当然知道,因为我已经十七岁了嘛。”雷狮眨眨眼,他的鼻息已经触动了某些糟糕的部位,而安迷修只能勉力忍着,“我已经十七岁了,所以老师现在是怎么了,我也知道哦。”

安迷修瞬间纠结了,偏偏他自诩好好先生,对雷狮也确实有那个意思,因此实在没法在这种时候对雷狮发火好让他先远离“祸端”,最终只能把被掀到一旁的被子扯回到自己身上,用语重心长的语气——他知道雷狮最讨厌这样的语气——说道:

“有些事情十七岁的你知道是知道了,但不能和旁人、尤其是老师这样的成年人共享,你明白吗?所以调换一下主宾,老师也不能对一个十七岁的你做出不合身份的行为,请你现在离开这间……”

雷狮打断了他:“等我满十八岁就可以了吗?”

安迷修哑火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那已经是高考倒计时期间了,我作为班主任,不建议无论是恋爱中还是单恋中的同学改变自己的恋爱状况,一切以稳定为最优解,否则一定会影响到高考,而你无法向我保证这种影响肯定是正面的。”

 

还不是假正经。

结果雷狮还是躺回了安迷修的卧室。他缩在安迷修的被窝里,枕着安迷修的枕头,侧身躺着看安迷修的窗帘,鼻腔里都是安迷修的味道,然后他想啊:安迷修刚刚明明已经硬了。

究竟是他的魅力不够,还是安迷修太柳下惠?现在看来他的魅力还是够的嘛……难道安迷修冷感?可是冷感首先就很难硬吧?

十七岁的、将恋爱看得比天高的年轻的狮子,思考着对他来说大过天的问题,而躺在客卧的安迷修,又陷入了一个新的梦境。

新的梦里雷狮不着寸缕,不过不该露的地方也都没露,像抱着心爱玩偶的孩子一样抱着安迷修的被子——在安迷修眼中,他确实是个孩子,却也不只是个孩子。

醒来后安迷修苦着脸进了卫生间处理一塌糊涂的内裤,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快要把持不住了。


评论(13)
热度(645)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