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喵生喵乐(10-18)

*乱马pa,别名《少女与猫1/2》。其实这是一个两个人都一眼万年的青春校园主宠恋爱喜剧……活宝剧?

*前文:(01-09)

*广告时间:个志《恋爱心运》终宣抽奖 预售地址 预售持续到这周日就终止啦!

 

 

10

如果大哥会回来,雷狮就不大想待在这个家里。

在长辈看来,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很过分的矛盾,父母尝试了很多次调和无果后,只能认为是天性使然:可能这俩兄弟就是天生相冲吧。

但雷狮知道,那位自诩出身高贵血统纯正的雷家皇太子,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们的堂弟——因为卡米尔是个被逐出家门的叛逆族女的孩子,生父不祥,也没有资格在族谱上记名——可他非常清楚,卡米尔是个拥有极高天资的好孩子,比那些本家的酒囊饭袋要优秀几十倍不止。

这些话那位太子爷都是不听的,他将雷氏视为必将到手的掌中物,因此忤逆家族的族女之后,不管多么优秀,在他眼里都是个污点,甚至卡米尔越是表现优异,就越是招他厌恶。

从根本上的立场就相悖,雷狮完全不想同他理论,幸好雷家长子作为整个雷氏的继承人,成年后就搬了出去,每日流连工作,空闲的时间都忙着和他那群智囊团探讨如何将雷氏商业帝国的梦变成现实。雷狮于是也乐得眼不见心不烦。

谁知道他最近怎么回家这么频繁!

帮佣上楼来传达雷母的旨意:“夫人请您下楼,说,怎么也要和大公子聚聚。”

“不去。”

雷狮翻了个白眼,愤恨地关上房门。他除去身上的衣物,走进卫生间,再出来时已经没有俊美的少年,只有一只湿漉漉的黑猫,在地板上摊开的浴巾上滚了两圈,三两下从阳台上跳了出去。

 

11

以猫的视角看世界是件十足有趣的事,虽说这对雷狮来说早已称不上新奇了,毕竟他失足落入猫溺泉的时间点得往前追溯到刚刚小升初离家出走的久远时日。

闹市区对猫来说有些远了,也不大安全,雷狮便在比较方便的活动范围内跑来跳去。猫轻盈得不可思议,习惯了用猫的身体行动之后,有时候反倒觉得猫或许才是真正的自己……这种软弱的想法,是被禁止的。

至于那个女孩,是在开学前就见过的了。

浅棕色的及腰长发,薄荷绿的眼睛,清秀可人的一张脸,笑起来眉眼弯弯十分甜美;对猫来说身高有点难估算,大致不超过一米六五吧,身材倒是很不错。

别误会,雷狮可不是跟踪未成年少女的斯托卡喵,他只是单纯地看上人家了而已。

 

12

每晚都会在公寓区慢跑的那个女孩,和安迷修长得非常像,五官至少有七成相似。

但雷狮回想着班上那个天天找自己麻烦的安同学,实在不能理解,明明是这么像的一张脸,为什么他看夜跑少女就怎么看都比看安迷修顺眼。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对,而且是初恋。

雷狮喵冷静地推断。

 

雷狮还推测了别的问题,比如那个女孩大概是安迷修的姐妹,他花了三天时间逃课在安迷修家附近蹲点,都没能遇见对方,因此他觉得她可能是作息和本校差不多的高中生。

本校的档案雷狮当然也都查过了,结论是没有这样的一名学生。虽然安迷修的资料里显示他是独子,但安迷修毕竟是孤儿院出身、被领养的孩子,如果真有个姐妹共同生活却没有户籍登记,似乎也情有可原。

 

雷狮是真的很冷静。

 

13

但是遇上了跟大哥有关的事,雷狮就总是比平常更冲动些。

十六岁的小少年而已,只是接连几天的故作偶遇之后,被那个女孩关切地问了一句,他几乎什么都没想,就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布伦达。”雷狮的初恋对象收拾了一会儿厨房,给猫端出半碗饭,上面放了一段鱼肉,还是最肥美的鱼腹。雷狮低下小小的猫脑袋,眼尖地看见鱼腹肉下露出一点端倪的鱼籽,不禁满意到了极点。

未来的媳妇儿还是个会疼人的,真是美滋滋。

他想的真是相当长久。

 

14

猫的食量不大,吃完这些也就饱了,女孩笑着揉揉猫的头夸奖它听话,吃饭也这么乖巧,一点都没脾气,能遇到这么一只可爱的猫真是有福气,把雷狮夸得一不小心就有点飘飘然。

等你见识了我本人才会知道什么叫有福气。

雷狮还在想着久远的未来的好事,舔舔胡须,离开饭碗把这个面积不大的家又巡视了一圈,最后跳进沙发蜷成一团歪着脑袋,用那双漂亮至极的紫色猫瞳看着女孩,做无声的邀请。

女孩笑出了声——声音也这么好听——坐在猫旁边轻柔地抚摸它乌黑的皮毛。

雷狮转了转眼珠,说起来,他还没在这间公寓见到过安迷修,难道安迷修是去旁的地方夜跑了?唔,不知道安迷修对养猫是个什么态度,总之是那个正义笨蛋的话,只要扮点可怜相他就拒绝不了了吧!

啊,还有,他怎么到现在还不知道安迷修这姐妹的名字,早知道今天上学那会儿就先问安迷修一句了,反正那家伙有些时候真是好糊弄得很。

 

15

“好啦,布伦达,我们先不玩了。”女孩又揉了几下,把猫抱好,站起来,“趁现在天还早,我们去洗澡吧。”

……!!

雷狮浑身的毛都炸了。

等一下等一下,安迷修你他妈怎么还没回家,一个不好你姐妹就会在卫生间里和裸男共处一室了!!

女孩努力给猫顺着毛:“不怕不怕,只是洗澡而已,我看看……太好了,出门之前我冲了一下凉,还是冷水,现在热啦。”

她嘀咕着,又说:“那我也再冲一次热的好了。”

雷狮僵了一下,挣扎得更加厉害,女孩手忙脚乱地把猫禁锢在怀里,但雷狮连享受青涩少女优美曲线的心情可都半点不剩了!这下是真的可能会在莲蓬头下赤诚相见啊!!安迷修你他妈到底在哪儿?!

“猫讨厌洗澡原来是真的啊,”女孩感觉自己快保不住猫了,“我以为布伦达你很通人性的……啊不对,就是因为很通人性所以一听到洗澡两个字就炸毛要跑了吗?”

是啊!!很讨厌的啊!!所以宝贝你快把我放下来好不好?!我暂时还不想被你当成变态啊!!

 

16

雷狮终于还是被迫在初恋和尊严之间做出了抉择:猫使出一招疯狂蹬腿,抓着女孩拿来的空塑料盆边缘,整只猫一边嚎叫一边窜天下地,总算让她想给猫洗澡的念头消退了那么一点点。

“好吧,那我就先洗好了,等会儿再来找你。”女孩叹了口气,语气有点小委屈,“怎么这么凶啊……”

雷狮一瞬间感到了良心的谴责,女孩甚至十几分钟前才夸过他乖!但这种情况,他根本不可能放弃维护这具身体的秘密!

猫痛苦地瘫在沙发上,开始思考这之后究竟该怎么办。

他总不能每次都靠撒泼打滚解决问题吧?而且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他是饲主,也不会一直被猫的撒泼打滚打动(?)而不给猫洗澡的。

 

猫就这样一直纠结到了卫生间的门打开。雷狮情不自禁地努力回过头,看见门后冒出的热乎乎的水汽里出现了一条……一条明显不是女孩的腿?

猫目瞪口呆,遂更加努力地抬头向上看,只见半裸着的安迷修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头上还搭着条干毛巾,一边向沙发走来一边伸出手臂:

“来,布伦达,轮到你了哦。”

 

17

安迷修为什么会从卫生间、不是,刚刚他姐妹不是进去洗澡了吗?

那一瞬间猫的脑中闪过了一句句线索般的台词,聪颖的头脑让他立刻理顺了一个他并不想知道的事实:他的初恋就是安迷修的女体。

雷狮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好半天才缓过……好半天也没缓过劲来,现实却不给他哀悼初恋夭折的机会。

安迷修已经走到了跟前,弯下腰就要把猫抱起来。碰到他在热水里炜得火热的、还带着湿气的胸膛,雷狮脸都不要了!连忙拼命滚了几圈从他手里逃脱。

你……我……那……这……这还不如刚才在你洗澡之前让我先暴露算了!!现在你都恢复了我要是也变回去,那不得尴尬死吗??!

“布伦达?”见猫依然拒绝洗澡,而且明显比先前更加抗拒,安迷修有些失落,却也不明显。他还在考虑究竟是要对猫严格一点还是宠溺一点,猫已经撒开腿溜到了阳台上,开始拼命扒拉纱窗。

“哎!布伦达!不给你洗澡啦!真的不了!你别那么用力!”

猫抖着前爪回过头,仿佛在问:真的不了?

安迷修赶紧点点头。

 

18

把猫带回家的第二天,安迷修为它备好了一碗猫饭,照常去了学校。

这天雷狮没来上课,但他逃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老师从来不会说什么,安迷修虽然心有不爽,却也没有该对他这份负面情绪负责的对象在身边。

安迷修也知道这种说法其实相当强词夺理,却还是认为,雷狮该对他负责的。因为他还从来没有对谁……有过这么连绵不绝的负面情绪。

起初是看见和听见雷狮欺压他人、言语胁迫时会感到愤怒,那就像是正义的感召。可渐渐的,他变得只要想起雷狮这个人的存在,心口就会堵塞般酸胀,无论如何不能疏通。

 

午休时安迷修又做了那个梦,火红的夕阳,热恋般的暖色调,他身处黑灰色的小巷,身前一个个的都是带着脸谱的人偶,连脸谱都没有颜色。

而雷狮就站在他无法去到的小巷口,身染热烈的红,连双眼都变成了温柔的紫红色,脸上带着轻佻的笑意,比任何人都要色彩分明。

安迷修努力回忆着最初在心口升起的强烈的情绪。那大概是,想要迈开双腿、想要穿越这群空白的人偶,和对方一起站在夕阳之下吧。

 

 

——————————————————————————————

 

这个箭头其实是这样的:安迷修→雷狮→安姐

我朋友听了感叹道:安哥你开心就好

我:安哥根本不开心,安哥说我特么撸猫!

 

另外,我被人称搞得很纠结……好复杂【】


评论(13)
热度(628)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