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安雷】喵生喵乐(19-28)

*乱马pa,别名《少女与猫1/2》。我原本是想从这一章开始走向沙雕文路线的,不知道为什么沙雕失败了,而且又是文艺系结尾……可恶!我渴望沙雕

*前文:(01-09) / (10-18)

*广告时间:个志《恋爱心运》终宣抽奖 预售地址 预售持续到这周日就终止啦!


 

 

19

下午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响之前,教室的前门嘭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还醒着的学生抬头一看,见是雷狮又都见怪不怪地趴下去,只有嘉德罗斯托着下巴直截吐槽他:

“衣领都歪成这样了,你是和小情人幽会结果睡过了头?”

雷狮把耳机扯下来往桌面一扔:“只有最后四个字说对了。”

安迷修也和其他同学一样条件反射地抬头看过去,见此皱了皱眉。他和雷狮的座位很近,雷狮就坐在他的斜右后方,而嘉德罗斯则在他的右手边,中间隔了一个格瑞。

格瑞是中午会好好睡觉、作息规律、遵纪守法的“良好校民”,跟那两个可就不一样了。此时已经距上课不远,格瑞也醒了,安迷修就低声问他:

“格瑞,你知道雷狮有没有早恋吗?”

格瑞用还有些迷蒙的眼睛轻轻瞥他,无言地摇了摇头。

安迷修又问:“那你知道……”

格瑞:“我不知道。你好烦。你去问本人。”

安迷修:“……哦。”

 

20

问本人是不可能问,这辈子不可能问的。

一直到放学,安迷修都没有回头过,但雷狮的声音却时不时传到他耳中。时而是与同学笑闹的话音,时而是按动圆珠笔的声音,他知道雷狮有这个习惯,这说明雷狮当下的心情可不太好,不是生气,而是烦躁。

安迷修觉得自己也被雷狮的情绪影响了。他开始想念布伦达,抚摸猫那柔顺细腻的毛发时,心情总会会不由自主地平静下来。

放学铃响起,安迷修一个激灵,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愣了神。而他终于想对雷狮说些什么,一回过头,那个座位上却已空无一人。

但是他究竟想对雷狮说什么?

安迷修摇摇头,把思绪放在了回家前该去一趟住宅区警卫室这件事上。

今晚该给布伦达准备什么饭菜呢?

 

21

雷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早退就和逃课一样稀松平常,这本来不是什么问题,可他今天早早离校之后竟然走到了隔壁的公寓区、走到了安迷修的家门口。

这不对,怎么想都不对。

雷狮开始了反思。

在昨天发现了那么惨烈的真相之后,他的初恋应该确实……呃,可能大概或许是死得很透彻了,虽然他心里的尸体还没有凉,不过也差不离。

所以他为什么还要回到这间窄小的破公寓来?继续和安迷修玩我心知你肚不明的主宠游戏吗?不对,什么玩游戏,他会再来这里明明就是为了欣赏安迷修滑稽的独角戏!

雷狮成功地把自己说服了,下一步就是开始研究怎么进去。他总得在安迷修回来之前变回猫才行,啧,早知道他就回家冲了冷水再过来了,待会儿还要考虑衣服放哪儿的问题……

雷狮盯着安迷修家的大门看了会儿。

总觉得以安迷修那耿直的脑回路,一定会在什么地方放一把备用的钥匙,虽然雷狮自己没有体会过,不过从小到大看见的别人家的作文里不是有写吗?会把钥匙藏在窗台上的花盆下面……类似这种经典案例。

 

22

雷狮还站在门口沉思着,这时候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雷狮猛地回过头,来人却不是安迷修。大约是安迷修邻居的中年女人看见他,有些惊讶但热情地笑着打招呼:

“没见过的小伙子哟,是来找这家兄妹的?”

兄妹?安迷修对外的说辞么。

雷狮垂下眼,把一瞬间变得锋利的眼神藏进眼皮里,露出了经受过礼仪教导的标准笑容:“我是这家妹妹的男朋友。”

女人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哎呀,小伙子长得可真俊呀!这家的小姑娘也长得好看,你们真是配得很!”

雷狮心情复杂地道了谢,女人又随意地问了几句,总算是笑眯眯地走了,雷狮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家根本就没有那劳什子的“妹妹”,要是知道他看上的女孩其实就是那位哥哥,这大妈还会这么友善地祝福吗?雷狮怀着恶意揣测着。

然后他从门旁小窗台的花盆下摸出了安迷修家的钥匙。

“……竟然真的有,还真的在这儿。”

雷狮突然觉得方才那些讽刺的情绪都不翼而飞。

安迷修果然是个笨蛋,迟早有一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他撇撇嘴,开门进去了。

 

23

安迷修带着新买的猫粮和砂盆等必需品回了家,猫正趴在沙发背上,面朝大门舔着前爪,听到声响两只耳朵一动,长长的尾巴缓缓地转了个圈,那模样实在优雅又可爱,叫人心痒得紧。

不过安迷修没有急着去撸猫。

他铺好了猫砂,把专门给猫用的水碗和饭碗放在窝前,又摆好了猫抓板,最后从购物袋里拿出了一个逗猫棒。

雷狮情不自禁地看过去,安迷修见猫尾巴尖都竖了起来,不禁笑出声。

呵,你笑得就一点都不好看,傻傻的。雷狮想。

然而安迷修又把逗猫棒收了起来:“嗯……书上说新带回家的猫不能急着亲近,虽然我觉得我跟你已经很亲近啦,不过拥抱的行为好像是要先少一点,循序渐进才比较好?”

猫的尾巴落了下去。

安迷修问它:“你还是不愿意洗澡吗?”

雷狮朝他呲了呲牙,安迷修只好放弃:“好吧,这里也有写了,‘常常给猫洗澡会破坏猫身上的油脂,导致生病且易脏’,那暂时我就放弃给你洗澡了好吧?你不要再担心啦。”

见他这么听信所谓书上的内容,雷狮一边觉得危机解除了,一边还有点郁闷。书上写的怎么可能真的有那么准确那么面面俱到,还不如问问他自己当猫的感受呢!

“不过,”安迷修又开口了,“这儿还写了猫咪生性怕生,我是完全不觉得布伦达怕生啦,还是你真的很喜欢我?”

他又露出了傻傻的笑脸,猫嫌弃地哼唧了一声,跳下沙发走开了,落地的时候还不小心踩了一脚自己的尾巴,安迷修只好憋着笑权当没看见。

 

24

一过好多天,住宅区那边也没给安迷修发来消息,和猫的生活倒是日渐走上了正轨。

安迷修擦着湿漉漉的长发走出卫生间,小声抱怨着:“唉,怎么突然没有热水……幸好洗得差不多了。”

如果到明早还没有热水的话,她就只能用事先烧好的热水给自己从头到脚浇这么一把了,不然可没法去学校。

猫从卧室半开的门里走出来,女孩半湿的窈窕身形,几缕湿漉漉的发丝搭在肩上,勾得人心里发痒。猫于是迈开尊步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安迷修的目光被它吸引,看了又看,终于还是没忍住,走过去把猫抱进了怀里。

软软的肉垫若无其事地按在了女孩的胸前,猫眯起眼睛,片刻后感到了一阵深深的自我厌恶。

雷狮在心里默念:这是安迷修这是安迷修这是安迷修这是安迷修。

而安迷修当然不会知道。

 

少女抱着猫玩闹着进了卧室。女孩突然把猫摊平在床上,手里还轻轻地捉着它的一条腿:

“对了,我还不知道布伦达你是猫先生还是猫小姐哎!”

雷狮不可置信地蹬了蹬腿,安迷修适时用上了点力道,猫没能挣开,顿时整只猫都惊悚了。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事实证明,后天的猫果然还是敌不过无耻的地球人,女孩戳着猫的小脑袋笑个不停:

“哈哈,果然是公猫,你其实就是喜欢让我用女性的身体抱你吧?你就是个小色猫,我没有猜错。”

受了心理创伤的猫蜷缩着抖了抖,用屁股对着安迷修,不肯转过身来。

“好啦好啦,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女孩双手合十,对着猫连声道起歉来。

 

25

猫有些神出鬼没,这还是很容易发现的,经常会出现一早睡醒猫不在家里的情况。

安迷修心里有些猜测,也许布伦达不在家的时候,是回了它原本的主人身边也说不定。否则该怎么解释没有人家丢了猫这回事呢?除非布伦达原本并不是住在住宅区的,那可能性就更低了,其他能养得起这么一只怎么看都是名种的猫的住户,距离都不算近。

但是宠物真的很能让人心情舒畅,尤其这只猫是如此地通人性。安迷修想象了一下布伦达有一天离开自己家的情景,感到了挥之不去的失落。

因为猫总有一天是要回家的,安迷修从小坚守的准则决不允许他将旁人的所有物据为已有。

 

可这种想法也是有过的,安迷修不会对自己犯下的错误做什么掩盖,对,仅是生出了这样的想法也一样是错误,是不被允许的获罪的先兆。

唯一一次,让他无法抗拒地兴起这种想法的对象,正是那双过于温柔美丽的紫红色眼眸。

可是那样的紫红色,归根结底也只是存在于他的记忆里,是封存于大脑皮层的、现实中昙花一现的风景。仅此而已。

 

26

这天是周五,白天雷狮让安迷修吃了瘪,安迷修一回到家就把猫抱进了怀里。

等会儿,别抱我!你现在又没有软软香香的胸部!

雷狮挣扎了几下,奈何安迷修早已掌握了对付乱动的猫的基础技能,捏着猫的后颈,猫就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让他撸个痛快。

没过一会儿,对雷狮怨念深重的安迷修就抱着猫倒在了床上,开始对着猫数落雷狮的种种不良行径。

猫总算从他怀里逃了出来,站在柜子上俯瞰整间卧室,看鱼唇的蓝星人在床上翻滚着鬼嚎:

“雷狮怎么会这么讨厌啊——”

嘁,你要是夜跑少女的形象,在床上打滚倒还真挺可爱的,安迷修本人嘛就……反正就是看起来傻得很。

猫生动传神地翻了个白眼,安迷修一时间感觉这个表情还真是很眼熟。他也不气了,就趴在床上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哈哈笑了:

“布伦达你怎么学会翻白眼的啊?这表情简直太像雷狮了!哈哈哈!”

猫:“……”

 

27

第二天迎来了猫入宅的第二个周六。

雷狮的猫形态晚上会很精神,早上根本起不来,赖床永无止境。安迷修凑到猫窝前,揉了揉睡得安稳的猫,眉眼弯弯地笑了笑。

好了,该到两周一次的大扫除时间了,在放假的第一天做完所有可以做的家务,接下来的时间就会很轻松,这是安迷修的劳动准则,做作业也是一样——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他的周末作业已经做完了,而雷狮的还躺在教室的桌肚里。

但在开始大扫除之前,安迷修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衣柜深处看见这样的东西:绣着亮黄五角星的白色头巾、布料光滑的黑色短袖上衣、偏浅色的牛仔裤。毫无疑问,是雷狮的衣物。

 

28

安迷修在衣柜前站了好半天,才忽地惊醒。

“……不会吧?”他揉了揉太阳穴,回头看了安睡的猫一眼,尽量轻手轻脚地走进卫生间,带回来一个热水瓶。这个水瓶里是他为自己日常备用的温水,专门解决需要紧急变回男儿身的情况。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也顾不上猫窝被水淹了会怎么样了,他现在暂时没有多余的精力考虑别的事情,他现在已经快要混乱了。

温水被倒在了猫的身上,立刻就出现了他所熟知的大变活人的场景:不着寸缕的雷狮躺在他家的地板上,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因为感到了水汽蒸发的冷意而缩成一团。

那一瞬间,安迷修为自己心中的第一反应感到了深深的忏悔。

他想,那样温柔美丽的紫红色,就在他的房间里。


评论(13)
热度(653)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