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安雷】喵生喵乐(29-36)

*乱马pa,别名《少女与猫1/2》。我还是没有沙雕成功,我是不是成功不了

*前文:(01-09) / (10-18) / (19-28)

*广告时间:个志《恋爱心运》终宣抽奖 预售地址 预售持续到这周日就终止啦!


 

29

雷狮穿上了衣服,睡眼惺忪地与安迷修坐在饭桌两端,遥遥对峙。

这破事终于还是败露了。二人同时想道。

安迷修心想:雷狮竟然知道了我会变成女孩子……不对,雷狮为什么装成普通的猫的样子潜伏在我家?!也不对,布伦达怎么看都不是只普通的猫,哪有猫真的能听懂人话的,本以为是猫中诸葛,哪知道是只假猫!

雷狮心想:想不到啊安迷修,本以为我衣服藏得很隐蔽,哪知道被你翻出来了……没事先摸清安迷修大扫除的规律真是失策。我现在该作何反应才看起来比较不ooc?在线等,急得不行了。总之我先装会儿没睡醒。

公寓里一片沉默。

 

最先响起来的是雷狮的手机,二人同时呼出一口气,又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把视线移开——但安迷修真的想不通,雷狮竟然把手机也塞进了衣柜里,而且还不关响铃,这也太心大了吧!住他家是不是真的就在耍他玩??

雷狮掏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卡米尔的视频通话请求,遂按了接通。

安迷修也跟着瞥了一眼,卡米尔这个人他是知道的,是和雷狮感情很好的兄弟,经常会在雷狮和帕洛斯的对话里出现。安迷修还看过一次卡米尔的照片,那眉眼一看就知道和雷狮有血缘关系,不过似乎不是亲生的弟弟?

但是,这是视频通话啊?

 

30

果然,没睡够的雷狮的大脑信息处理速度明显下降了,视频接通后卡米尔两眼一扫,一句话都没说,雷狮竟然没发现不对,还问他:

“周六大早上的给我打电话,是怎么了?”

卡米尔顿了顿,选择了在吐槽之前先说正事:“主母在找你,大公子的电话打到了我这儿。”

安迷修发现雷狮呼吸的频率变了,他抬起头,看见雷狮垂下眼帘,一眼看过去似是十分静好的模样。

“主母的意思是,前两天已经通知过大哥昨晚要小聚一餐,但直到今早——现在是十点半,也不是早上了——大哥依然没有现身,所以夫人心情不太好。”

“是吗?那还是我错了。”雷狮当然知道他大哥打电话给卡米尔会说些什么,他正努力压抑怒火,不愿在安迷修面前表露出太多,生硬低沉的声线却将主人的情绪暴露得十分彻底,“妈先不提。他对你提了什么要求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安迷修从那微微上挑的眼角处看见了一点泛着红的光采,一晃即逝,安迷修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对面的卡米尔似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安静地看着雷狮,雷狮就懂了。

“他又不准你在比赛里正常发挥了是不是?表现优异就这么碍着他的眼么?!”

雷狮猛地抬起头,眼神尖锐而凶狠,把安迷修吓了一跳。但最让安迷修震惊的是,由于剧烈的情绪波动,雷狮的眼角泛起了红,眼珠也微微发红发亮。

那看起来就像是鲜艳的紫红色。

 

31

雷狮很快平静下来,连呼吸都恢复了起初安稳绵长的状态,刚刚那样点燃似的眼神仿佛不曾出现:

“早都到这种地步了,我真不该为了他生气。”

卡米尔十分赞同这句话,而后也不知他是为了岔开话题还是单纯地天然,安迷修对他的个性还不熟悉,卡米尔突然提起了被雷狮下意识忽略的一个重点:

“不过,大哥怎么会在别人家里?”

手机屏幕上,卡米尔冷冷的目光透过雷狮身后墙上的玻璃,直勾勾地在安迷修脸上聚焦。安迷修脑中还都是雷狮刚才那个眼神,被这么看了一眼,一下子只感觉后颈的汗毛都刺起来了。

真不愧是雷狮的弟弟,这眼神和雷狮真是异曲同工之妙……真的不是嫡亲的吗?

“哈,”雷狮被这么问了,反而觉得挺有趣,“卡米尔,猜猜看,你大哥这是在谁的家里?”

安迷修一瞬间把自己前一刻的脑内独白打飞天外。雷狮怎么这么幼稚!无聊!!

但让他毛骨悚然的是,卡米尔竟然答对了!

“我猜是安迷修。”卡米尔依然是那副听起来很柔和的语调,冰冷的目光却一直黏在他身上。

雷狮哈哈大笑起来。

“不愧是卡米尔!你看他绝对是被你吓到了!哈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猛地回过神来,只见卡米尔垂下眼,微微笑着说:“是啊。”

可那垂下眼帘遮住眼神的小动作,和雷狮简直一模一样。

 

32

还是有显著区别的。

安迷修观察着兄弟俩的对话,最终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卡米尔和雷狮最根本性的不同在于,卡米尔被雷狮的意向牢牢缚住,与其说是雷狮命令他,不如说是卡米尔让自己对雷狮的想法绝对服从,怎么也看不出一丝不情愿。

然而雷狮所暴露出的每一丝异样情绪,似乎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导火索;他完全只是随心所欲,不开心的时候,就好像随时会露出那样暴虐的眼神。

“我觉得我待在这儿还算开心,你别管了。”雷狮干脆地通知卡米尔,“晚上我会回家,到时候就跟妈说我记错了时间,她一定会临时加办一次聚餐,这事就算过去了。”

卡米尔的目光又在雷狮歪歪斜斜、一看就是紧急套上的衣物上转了两圈,稍稍停顿后不知他又自己一个人发散思维去了哪儿,安迷修刚才见到的眼神就像从未出现过似的,卡米尔礼貌地为他照顾大哥一事道了谢,换回雷狮一声冷哼。

 

33

挂了视频,公寓里的二人又一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分针指向12之前,安迷修总算打破了这微妙的寂静:“……还算开心?”

雷狮挑了挑眉毛:“想说什么就快说,别东拉西扯。”

我才说了一句!

安迷修感到有点小委屈,眉尖微微下压,嘴唇瘪起。雷狮从他的表情里得知了这一点,夜跑少女委屈的表情兀地和安迷修重合在了一起。也没什么不对的,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雷狮摸了摸鼻梁,憋了好一会儿,终于给了个台阶:

“快到饭点了?”

“噢……对!”安迷修像是被打开了开关,立刻动了起来,“我该去做饭了!”

他找到了自己能忙活的事,就逃避一样把雷狮抛在了脑后,径直奔进厨房洗菜切肉开灶下油,一气呵成,流畅得像是早上的一切都只是没睡醒。

雷狮看着他的背影,两手交叉支着额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个人,竟然就这么无视了他的存在,真的是——

 

34

所以他什么时候说要留在安迷修家用午饭了?

雷狮对着桌上明显不是一人份的三菜一汤,百思不得其解。

安迷修也觉得很尴尬,但他们默契地没有提及这尴尬的根源,他递给雷狮一副碗筷,雷狮也默不作声地接过了。

往日的不快在此刻短暂地达成了和解,二人安静地吃了一顿午饭,期间数次筷子间的碰撞也全被目不斜视地略过。

吃完后,雷狮在安迷修惊悚的注视下面无表情地拿着饭碗进了厨房,把自己的碗给洗了。这个行为和雷狮平常的作风对比有点太强,导致他理好了衣领、穿好了外套、站在玄关处半弯着腰穿他那双鞋,安迷修才回过神,迟疑着站起来问他:

“你不是说……晚上才回家吗?”

雷狮的动作卡了一下,他抬起头,脸上就差写着六个大字,你是认真的吗。

安迷修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关节都不对劲了,不然他怎么会想往前、往雷狮身边走呢?

雷狮拿起放在鞋柜上的猫玩具颠了颠,侧过身用眼角瞥着安迷修,没再说话,就那样出了门。

 

35

等安迷修再见到雷狮,已经是下周一的事了。

教室里依然是尽然有序的学习时光,重点高中的学业压力不可谓不大,安迷修的准则之一是公私两分开,上学期间就是要全心学习,尽可能地把其他事情都忘掉,忘得一干二净是最好。

可雷狮就坐在他斜后边,一开口就怎么都听得见:

“银爵,上周五那套试题你化学分数比我低吧?”

坐在安迷修后座的银爵冷淡地反问:“比你低又怎么样?我像是会给你反超机会的人吗?”

雷狮低声笑了笑,那笑声有点哑,安迷修只觉得耳朵一炸,他差点要把手里的笔摔开好能腾出手来,严严实实地捂住耳朵。

雷狮挑衅般说道:“狮子捕食,从来不需要别人给出机会。”

 

安迷修算是明白了,他的情绪就像只风筝,十之八九都绑在雷狮身上,虽然搞不清缘由,但再这么下去是不行的。

现在只见端倪,但日后他的生活或多或少都会受到这莫名情绪的影响,再这么下去,是肯定不行的。

 

36

上午第四节课的下课铃刚响,安迷修就回过身敲了敲雷狮的桌面。霎时间,全班同学、包括老师的目光都飘了过来。

“这两周以来,你频繁早退就是因为这个?”

听他这么问,雷狮颇觉无趣地撇了撇嘴,数十位师生也顿觉索然无味地收回视线各做各的。

雷狮懒懒地半趴在课桌上,单手拖着侧脸,抬着眼睛百无聊赖地看着安迷修:“没错啊。”

“为什么?明明没有必要吧?”

“我乐意,不行吗?”

安迷修伸出手,在距雷狮的下巴还差半指的位置停住了。安迷修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我觉得你这样很像猫。”

还未散尽的学生唰的一下齐齐地又看过来,眼里冒出八卦的光。

雷狮左手一滑,下巴差点嗑到课桌,他站起来抬手勾住安迷修系得工整的领带:

“安迷修,你什么意思?”

安迷修依然认真地看着他,语气十分平静:“雷狮,我喜欢养猫。”

 

安迷修又没想到的是,雷狮听了他这句惊人的发言,竟然反过来用看笨蛋的眼神无言地看了他好半天,然后又做了一次上周六他出门前做过的颠猫玩具的动作:

“在你看来,我的肢体语言就这么难以理解吗?”

 

 

——————————————————————————

 

先说一下我流卡卡是非常护大哥、进攻性极强的小狼崽子,所以才会对安安有这样的警惕反应,不过当然只要狮狮一句话,卡卡就会扮成亲切友好的小叔子啦【什么】


评论(16)
热度(652)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