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喵生喵乐(37-44)

*乱马pa,别名《少女与猫1/2》。我完成了日更四连!快夸我!

*前文:(01-09) / (10-18) / (19-28) / (29-36)

*广告时间:个志《恋爱心运》终宣抽奖 预售地址 今晚预售截止请注意!


 

37

为什么雷狮会喜欢上夜跑少女呢?

 

女孩向卧室内探进一个脑袋,看见雷狮还是仰躺着高举双手玩他的游戏机,十足气愤地举起了手里的抹布:

“雷狮!怎么还躺在这儿?你也要来帮忙打扫!而且,一直这样举着你不会手酸的吗?”

雷狮立刻给她表演了一个单手操作,顺便潇洒地挥了挥左手:“谢谢你的关心。”

“关心你的那句根本不是重点!”女孩两手叉腰,却仍然是拿他没有办法,但她想想雷狮还是会洗自己那只碗的,也只好寄望于那是常规行为,而不是一时兴起,“总之我给你留了一小半的活,不多,忙活半个小时也就行了,你就当陪我夜跑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这局打完就去。”雷狮这回手都不挥了,“你别唠叨太多,会让我想到我家的帮佣……”

还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爷,这种情况通常都会说“难道你是我妈吗”这一类的吧。

 

38

当然安迷修并不想当雷狮的妈。

女孩不再催他了,摇头晃脑地叹息着回去继续清理厨房油污。

雷狮躺在床上,握着游戏机的两条手臂放松地落在了头上边。他翻了个身,背对房门,换成枕着手臂的姿势,也不管游戏里迅速走向死亡的像素角色。

他回想着方才女孩的背影,高高盘起的浅棕色长发,还留下了一个晃动的小尾巴,发尾微翘,看起来很是俏皮可爱。

但雷狮一睁眼又会看见房间角落里新布置的猫窝,心情那叫一个天翻地覆。

 

为什么雷狮会喜欢上夜跑少女呢?

这个问题大概可以和“为什么雷狮身份暴露后要继续住在安迷修家”、“为什么安迷修想解决自己蠢动的情绪这一念头的实际表现是邀请雷狮继续住在自己家”并列成为三大未解之谜。

但所谓某某未解之谜,如果以校园为背景的话,就总有一种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谜底的暗示感。

所以究竟是为什么呢?

 

39

雷狮自己也严肃地思考过这个问题的答案。

就算他起初被夜跑少女身上那种柔和甜美而纯粹的气息所吸引,在知道那女孩就是安迷修之后,他却依然坚定地认为自己“喜欢夜跑少女,讨厌安迷修”,这件事本身就是非常奇怪的。

雷狮生在高人一等的家庭,生来就有比常人更加强烈的自尊心,自我安慰这种事情,说笑可以,当真以为他会这么想就等同于认为他会放下他的尊严。

所以这是没有道理的。

夜跑少女就是安迷修,所以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喜欢一半而讨厌另一半这种事情,在品尝双拼甜点时可能会时常发生,对着某个人就太奇怪了。

这太奇怪了。

 

40

距离雷狮被安迷修在教室里直言“想养”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据悉,这三十多天里粗略估算有超过二十五天,安迷修和雷狮是一起回家的,据线人“胆敢跟踪雷狮才是真的勇士”同学的线报,所谓的一起回家确实是回安迷修家。

那么雷狮是真的接受了安迷修的另类告白吗?凹凸学园万千少女的恋爱之梦终将破碎吗?今天栏目组也将继续跟进,为您揭开这两位风云人物的“恋情”实况……

兴趣委员凯莉放下了手里的《凹凸周报》,对着分组手册沉思片刻,饶有兴致地将两位绯闻中心分到了同一组。

 

拿到分组名单后安迷修就沉默了。坐在前一排的帕洛斯嗅到了有趣的味道,凑过来看了看,面上的笑意一下子就止不住。

“你猜猜看,”帕洛斯对安迷修说,“这个分组是老师自己想的,还是凯莉坏心眼的歪主意?”

“不管是谁想的,我都必须遵照分组好好完成课题。”

安迷修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趣。

“是嘛,那你和老大都加油吧。”

“谢谢,我们会的。”

帕洛斯耸耸肩,把目光投在了更后排的雷狮身上,安迷修注意到他视线的落点,突然伸手捏着他的肩把他的脸扯向正对自己的方向。

帕洛斯:“……安迷修同学,你做什么呀?”

安迷修说道:“你不要想着试探雷狮看他的反应取乐,雷狮得集中精力和我一起研究课题。”

帕洛斯嘴角一抽。不过安迷修来这么句话倒是让他有点兴趣了。帕洛斯脸上挂着甜腻的笑容,刚要再说什么,雷狮的目光刚好扫过来,平淡无奇、不含情绪地扫过来,没在他身上做停留,却让他心头突突直跳。

帕洛斯唇角僵硬地顿了有一会儿,才慢吞吞地重新笑起来,说:“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干扰你和老大啦!”

 

41

课题本身并不难,比较麻烦的是需要每天跑两趟化学实验室观察并记录试剂与作用物反应。

“我看别的组都是每天一人去一次,做一个定点任务。不过时间是在中午十一点和下午五点最合适,我们五点要一起回家,一个人去的话,另一个要等上一会儿,结果还是会费一样的时间。所以我们每天两次都一起去就很好啊。”

安迷修理所当然地做着漏洞百出的分析。

雷狮看他那副真觉得自己说得太好了的表情,一边在心里想着“看!这就是与猫陷入热恋的鱼唇人类”,一边面色不改地戳破他吐出的泡泡:

“为什么不先回家等?你就这么想跟我一起回家吗?”

安迷修刚刚展开的笑容停顿在脸上,总觉得自己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

雷狮哼笑一声:“你承认的话,让我勉为其难地等你放学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你已经这么奉承了嘛!”

这又跟奉承有什么关系啦!安迷修还是觉得自己非常讨厌雷狮的说话方式。这个人就非要边说话边戳别人几刀才开心吗?!

 

42

等这个课题平安顺利地结束,期末考已经迫在眉睫。

猫懒洋洋地蜷成一团,在阳台铺好的被窝里晒它的太阳。

雷狮其实还是挺常回家的,只不过大多数时间都在安迷修的公寓里度过的这个状态,竟然保持了快两个月,转眼认识安迷修也快一个学期了。

猫舔舔前爪的毛发,午后的阳光晒得它昏昏欲睡,长长的尾巴也无精打采地落在被子上,像是重逾千斤般举不起来。

安迷修查了一下天气预报,从衣柜里翻出几件衣服挑了会儿,最终决定在外套里边多加一件薄线衣。

“天冷了,不要总是这样不注意。”他走过来,把一旁的小毛巾给猫盖上,脚步不停地又转了出去,到厨房看他煲上的汤。

安迷修怎么天天都有这么多事情做啊。

即将被投喂鱼汤的雷狮喵舒舒服服地瘫着,尾巴尖向上挑了挑,毫无自觉地想道。

 

期末考前一周,安迷修每晚的阅读时间改为在书房复习功课和做练习题。他平时一进入学习状态就会很专心,因此做的都是些费脑子的提高训练,没有简单的基础题。

这下没人陪猫玩了。猫先是躺了两天,第三天在床头柜、书桌、电视柜和衣柜之间跳来跳去;从第四天开始变回了人身,把安迷修的床单被套滚得一团乱,睡前再变成猫,站在高处看安迷修一脸无奈地掸被子。

但雷狮没有因为无聊而放弃住在安迷修家。这事他们都心知肚明,偏偏没一个真的说出来。

 

43

雷狮从猫变成人时会有一点迟钝。

他喜欢喝酒,喜欢吃辣,但猫舌头可碰不了这些,奈何这一点点微妙的迟钝,就像直播间延迟、声画不同步一样,一出现就严重得很。

“嘶……”

雷狮捂着嘴揪紧眉毛,眼睛也用力闭起来,僵着腰坐在餐椅上。

“都跟你说了要先等一等,又烫又辣你现在肯定吃不了。”安迷修熟练地递给他一杯柠檬水,让他赶紧缓一缓。

雷狮把一整杯水一气喝了个干净,热度加强了辣劲儿,这菜才刚出锅他就闻着味儿从房间里溜出来找热水了,真是迫不及待得很。

安迷修看他脸都辣红了还是不肯放弃挑战,还捂着嘴呢又伸筷子要去夹,只好把用空碗单独拣出来放凉的两小块肉给他递过去。

雷狮抬眼看看他,手里的筷子就转个弯过来了。

“哎,你不是说这次要超过银爵吗?怎么我复习的时候你都在玩?”

雷狮捧着碗翻了个白眼,那大意是:老子不复习也能考得比你高!

不那么烫了也还是辣,谁叫雷狮就是想叫安迷修做得越辣越好,现在害了他自己也是没法儿。雷狮辣得眼睛里都蓄了水意,那紫色显得柔和了不少,安迷修看着看着,移不开眼。

“别老是盯着我看。”

雷狮用微哑的声音叫回了安迷修的魂,安迷修张张嘴刚要说什么,卡米尔就在这种时候发起了视频通话请求。

 

44

以安迷修这些日子的经验,这兄弟俩大约是每周都要通话两次,不管究竟有事没事,而且绝大多数是卡米尔主动,雷狮通常都不会拒绝。

虽然他还没有见过卡米尔真人,实际上连视频通话时的迷之交流也都是因为种种意外,但总觉得已经能猜出这是个什么类型的弟弟了……

卡米尔的脸出现在屏幕上,雷狮单手拿着手机,坐在右边的安迷修半边肩膀和脑袋入了镜。

雷狮问:“卡米尔,你的期末考还有多久?”

卡米尔陷入沉默,良久才缓缓地开口:

“大哥,你刚刚有没有……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声音微哑、双颊泛红、两眼含泪的雷狮疑惑地嗯了一声,第二声的那个嗯。

“没什么。”卡米尔不着痕迹地看了看画面边缘的安迷修,自以为很机智地略过了这个话题,“我大概比大哥迟一周期末,再过三天先是奥数竞赛,这一题我不太懂,想请大哥看看……”

仿佛听懂了什么的安迷修觉得异常尴尬。

 

 

——————————————————————————————

 

喜欢一半讨厌另一半什么的,虽然文里狮狮觉得这很奇怪,不过我其实是非常沉迷这种感情的,两个人的喜欢和讨厌都纠缠在彼此身上,真正对对方又爱又恨,这是我最喜欢的相爱相杀cp的感情关系!


评论(7)
热度(598)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