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安雷】喵生喵乐(45-52)

*乱马pa,别名《少女与猫1/2》。合志到今天终于是催得差不多了,我垂死挣扎着更新…最近会更新这篇!

 *前文:(01-09) / (10-18) / (19-28) / (29-36) / (37-44)

*广告时间:个志《星石锈迹》二刷预售:

 

45

雷狮在家里总是表现得像没有用功学习一样,学校里的午休和自习课却是从不睡觉的,就坐在那儿刷他的题,而且速度异常地快。

安迷修猜他是在家里用猫的形态睡得多了,而且实际上雷狮在课上睡得可真不少,你要说他本末倒置却也没有,毕竟课本上的知识他好像全都会;到了考试的时候,成绩也是科科都好。次数一多,安迷修几乎要赞叹他们雷家基因优良了,那位传说中的继承人大哥不必多说,连旁系的卡米尔都是个顶顶聪明的。

但安迷修在不涉及雷狮的时候,负面情绪当真少得可怜,更不可能因为雷狮的优异表现就怨天尤人。雷狮曾经针对这一点如此评价过他:凡事必须遵照骑士守则去做,不然就觉得自己什么都搞砸了,安迷修就是这么一个骑士笨蛋。

对啊,面对你的时间里,总会有那么一阵,让我觉得做什么都不对,一有情绪波动就感觉自己违背了行为准则,忍不住要去反思,究竟是哪儿做错了。

安迷修想。

其实错的地方实在是太明明白白,反而叫人难以直面真相。只要有雷狮在,他的内里就像被不知名的电波干扰一般,不断催促着偏离骑士道的轨道。

 

46

从考完最后一门走出会场的那一刻开始,寒假就已经开始了。而雷狮被家里叫了回去,回老家一周去见他的外祖父外祖母。

安迷修趁着这个时机,总算想起来自己原本是想解决一下这些糟糕的情绪问题的。

“你们这不对啊!”艾比吐槽道,“在同居之前不是应该先表白吗?按你的形容,你除了说过一句想养雷狮之外,就没有哪怕稍微直接一点的表达了。要是我早就跟你掰了,就这甜言蜜语E-的水平还想继续同居?”

“所以说真的不是那种同居啊……”多次解释无用的安迷修还是挣扎着反驳了一句,然后也只能把这一点抛开,“我跟你说这些是为了……唉,我怎么会跟你说这些……”

“这说明你太慌乱啦,慌不择路。”艾比摇头晃脑,说完之后自己发现了不对,“等等,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说这些?你这个天天硬撩女生的,难道还有除我以外可以倾诉一下恋爱话题的女性朋友吗?”

“撩是什么意思啦,我也没有天天……唉,好啦好啦,那艾比小姐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安迷修彻底放弃了挣扎。

艾比是和他住同一单元的邻家初中小妹,艾比还真没有说错,能跟他不太有顾忌地聊一聊恋爱话题的对象,也就只有一个艾比了。

被安迷修暗中寄以厚望的小姑娘思考了一下,肯定地说:

“总之,必须要表白!要把你心里想的都说清楚!”

 

47

安迷修度过了被少女心加强培训的地狱般的一周,放假的第八天起了个大早,迫不及待地开了家门,搬着个小板凳就坐在了大门口,只隔着一层不妨碍视线的防盗门坐得端正。

但是这样等雷狮回来就难解释了。安迷修苦恼了一会儿,回房间拿了衣服,把自己切换成女孩模样,捧着三个毛线团就开始坐在门口织围巾,几乎是翘首以盼了。

虽然这座温暖的城市根本用不到围巾手套这种东西……反正要是等会儿雷狮问起来,她就说是一时兴起吧!因为毛线很热所以要开着门吹吹风嘛!呃,就算没有逻辑,也得找个理由。

艾比的培训给安迷修留下了一点后遗症,这时候她甚至感到那姑娘的声音变成了天音刺入脑袋:

“为什么要找借口?直接告诉他你很想他、你是特地等他回来的不就好了吗?!”

女孩摇摇头,努力保持冷静,手里抽出毛线针上的最后几个结,却不小心整根针都掉了下去。

但是理想总是与现实有不小的差距。

她调整好心态专心致志地织了小半条围巾,研究了一会儿中间的花色,再抬头却发现已经是午饭时间,她却根本没有觉得饿。

雷狮也根本没有出现。

 

48

对了,雷狮其实根本就没有说过,见过祖父母回到城内之后,会来安迷修家。“回来”这种词,还是她用得太轻率了。

安迷修卷上毛线,把变小了一半的三个线团和织好的部分塞进脚边的硬纸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腿有些酸,刚才她还真没感觉到。唉……现在还是什么都别想吧,先做点东西把缺了一顿午饭的胃垫一垫才比较重要。

女孩魂不守舍地站在案板前,白瓜切了一半,就拿着菜刀发起了呆。

她想起雷狮临走之前,在玄关处单脚提着鞋,回过头不经意般接着之前的话题说:

“周日晚上一定会回城内的咯,不过家里那群人才不会这么简单放我走,得等到周一才能出来。”

可是雷狮大概不会知道,为什么回老家、什么时候回来这些个话题,也是安迷修状似随意地绕了个大圈子才问出口的。雷狮关上门离开时,棕发少年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差点被憋到窒息了,全是紧张的。

 

49

“——所以说,你到底发什么呆?”

女孩愣了半晌,终于在耳垂被不轻不重捏了一下的轻微痛感里回过神来。她努力仰起头,女性姿态下她和雷狮的身高差虽说平日里不太有影响,但靠得近的时候就有一点太让人苦恼了。

哎?雷狮?靠得近?

女孩睁大眼,看见雷狮垂着头安静地看着自己,她的目光无意识地迎上去之后,雷狮的视线就移开了。

“等、”安迷修捉住雷狮的手腕,“等一下!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雷狮还按在女孩耳垂上的拇指轻微地磨蹭了一下,他动作流畅地抬起那只手在安迷修额头一敲,女孩的脑门立刻就红了一小块,他倒是没有半点悔改之意,反倒十分愉快地说:

“怎么?我可是这家人养的猫,不能回来?小丫头要替主人做主吗?”

他又是从哪里看来的这种用词啦!!

安迷修哭笑不得地揉了揉额头:“‘小丫头’就算了吧!你不是很清楚小丫头的真面目么?”

“我开个玩笑而已。”雷狮侧过脸扫了一眼放在玄关的纸袋和小板凳,勾了勾唇角,张口就问她——

就在这时,女孩突然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你在边做针线活边等谁吗?”

两个人同时一愣。

这一刻,场面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50

女孩在雷狮之前打破了僵持:“哎!你先从厨房里出去,我刚刚发呆了,还差一个小炒呢!”

雷狮立刻顺着台阶爬下去:“切着菜还发呆,果然是笨蛋嘛。白瓜炒肉丝?”

“对,对,没错。”女孩拖长了尾音催促他,“你快走开吧,挡着我了。”

“我站在这儿看看都不能?这就是你对待客人的态度?”

“你不是我家的猫吗!不要到一半了突然改设定好不好?”

两人斗着嘴,仿佛刚才尴尬的场面没发生过。

 

安迷修往锅里倒了油,油沸之后又把吸了酱汁的肉丝倒了进去,油烟顿起。

她在这稍显呛人的油烟里缓了口气。

刚刚条件反射地就把真正想说的话咽下去了,结果雷狮竟然也配合她揭过这个话题。这下想要说出真心话不就更难了吗?!为什么连雷狮都配合了啊?

她在心里刷着屏,一边掐了几根尖椒加进锅里。

厨房和餐厅,不过一道拉门的里外,安迷修和雷狮都是无声地叹着气,心里想着:窗台上的钥匙/纸袋里的针线……

 

51

两个人都故作不知地不肯戳穿这层窗户纸,这就任艾比无论每天在社交软件里如何催安迷修,都没有进展了。

可我也没有想过要把事态变得更不明朗啊!!

安迷修崩溃地用力敲着键盘。

终于醒悟的艾比如此回答:我早该知道的,就应该放你俩自个儿在那儿演好想急死你!我之前一定是脑子进了水才觉得应该帮帮忙。

艾比回忆着这几天在网上联络安迷修,问他与雷狮的生活实况时被晒的各种恩爱,愤怒地把安迷修拉黑了。

不要啊!!怎么连艾比小姐都放弃他了!!

 

52

失去倾诉对象的安迷修第二天刚睡醒,发现雷狮正在和卡米尔通话,顿时整个人都僵硬了——他家只有一张床,你明白吗?

啊不,现在是她。

女孩睡醒后往半躺着的雷狮那边蹭了蹭,完全是寻找热源的本能反应,却让半张脸和微卷的长发入了镜。

那边的卡米尔神色一变,很快又压了压帽檐沉着气说:“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瞒着安迷修的。只是真没想到你连他的姐妹也……”

安迷修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按下终止键,雷狮只顾把脸埋在被子里闷头笑,因为方才的动作乱翘起来的头发还有点像猫耳朵,叫安迷修气愤不已又毫无办法。

她最后只能推着雷狮大声责备他:“这么早就打电话,你是不是又通宵了!”

确实通宵了的雷狮笑得肚子痛,无力反驳,被女孩推得从床上摔了下去。

———————

不知道有木有人发现安姐特意加了辣椒

评论(9)
热度(311)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