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全职仰卧起坐
第七章动画什么时候出啊啊啊啊我的闪

具体cp向请移步置顶,网页端移步归档查看tag,谢绝逆cp

【安雷】喵生喵乐(69-75)

*乱马pa,别名《少女与猫1/2》。发布这章之前我已被抓去肝稿,接下来至少两天之内不会更新了!

*前文:(01-09) / (10-18) / (19-28) / (29-36) / (37-44) / (45-52) / (53-60) / (61-68)

*广告时间:个志《星石锈迹》二刷预售:(所以这是最后一个广告,周日结束请注意哦!


 

69

天气渐渐地暖了,下半学期增设了游泳课,男生们暗地里都有点小高兴,具体原因因人而异。但这对安迷修和雷狮来说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安迷修纠结地问雷狮:“你是不是准备全程逃课避过去?”

雷狮哼笑:“你是不会逃课的吧?乖乖牌好学生?”

安迷修抿了抿唇,没接话,雷狮也想到了什么,笑容就消失了。

他要是入了水,只会变成一只猫,在同学看来也就是一个人突然潜入水里不见了的程度,安迷修可就不一样了,走光了都算是小问题,一个大男生,下水就兀地成了个清秀少女,肯定会引起全场注意,到时候就是百口难辩,何况是这个根本不会说话的安迷修呢?

虽然知道大变活人才是重点,但雷狮还是在想着走光的问题……他那猝死的初恋,他的夜跑少女,连他都没见过裸体哎!!

“哎。”雷狮用手肘推了推安迷修,目光落在别处不直视对方,“你要是求我的话,我可以帮你开假条哦?”

说完他就很想咬自己的舌头,果然,不畏强权的安迷修顿时坐直了,坚定地拒绝:

“我不需要你去让校医老师滥用职权。都说到这里了,雷狮你也别老是翘课行不行?”


70

对于安迷修来说,说是这么说,游泳课的问题到底怎么解决,他是真的头痛。

不管怎么想,只要他下水,就肯定会暴露的吧?雷狮也一样。这可怎么想出解决方案啊!

对于雷狮来说,逗安迷修是逗安迷修,该好好做事的地方就不能含糊,不就是向家里低头么,等他以后……

雷狮拿着一个包装奇特的小瓶,确认了一下瓶里那些白色小丸的数量,又想想笑得一派远离世俗的夜跑少女,咬咬牙,扯了扯安迷修的衣袖。

安迷修疑惑地看过来。

雷狮单手抛接着那个小瓶,数次之后把它丢进了安迷修的怀里,投的位置很好,安迷修下意识地就捞进了手里。

不等安迷修发问,雷狮就说了:“是可以暂时压抑住咒泉乡的诅咒的药,持续时间不长,两节游泳课倒是hold得住。我刚掉进猫溺泉的时候父亲找人寻来的,不过很快我就适应了,也用不上了。就剩下这些。”

安迷修惊喜地看着他,连声道谢,雷狮摸摸鼻子没说话,安迷修打开瓶盖数了数,再抬起头时才意识到雷狮脸上那微妙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这些……供一个人上完游泳课之后就不剩几颗了,你……是因为把药给了我、因为表现出了为我着想而不好意思?”

雷狮猛地一掌拍在他肩上,力道大得安迷修整个人一惊,雷狮阴测测地笑了一下:

“你不说出来会死?”

 

71

虽然药很苦,安迷修却觉得嘴里满是甜味,甜得都快发腻了。

格瑞也这么觉得,他向左走了两步绕开这两个气氛迷幻的人——这可是安迷修和雷狮啊,竟然会有这种洋溢着甜蜜气泡的背景特效,除了迷幻格瑞已经找不出其他形容词了。

今天是第一堂游泳课,雷狮没有逃课,而是和他一起吃了一颗药。虽然雷狮不说,但安迷修明白,这大概是为了让他放心。

此刻,雷狮的形象在他心中空前高大起来!

 

出了换衣室,风一吹,安迷修高昂的情绪稍稍冷静了一点,女生们小声尖叫着,安迷修奇怪地看过去,然后发现她们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是在看雷狮。

他这才意识到,雷狮只穿了一条泳裤,虽然他自己也是这样,虽然雷狮比这更暴露的样子他也看过,但是……甜甜的情绪都随风消散了,好奇怪,这到底是为什么?

安迷修想不通,雷狮倒是在听见尖叫声时回头看了他一眼,安迷修迷茫地和他对视,雷狮咋舌,似乎不太高兴地快步往前走了。

雷狮也不开心?这又是为什么?

安迷修还在想着,班上的一个女同学就走了过来,用刚刚安迷修看见过旁人对雷狮的眼神、用和那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和他搭了会儿话。

安迷修脸上泛起一点红,他礼貌地回绝了女生的邀请,转身急切地寻找雷狮的身影。

 

72

雷狮和帕洛斯、佩利待在一起,安迷修知道他们关系好,嗯……在安迷修眼中是那种一起为非作歹的“关系好”。

不过现在这些不重要,他有更在意的事。安迷修凑过去:“雷狮,你有生气吗?”

雷狮慢悠悠地玩着自己的手指,好半天才抬眼看了看他:“你为什么觉得我在生气?”

安迷修说不明白,他连想都没有想明白,更别提说了。这时候艾比那句“要把你心里想的都说清楚”冒了出来,安迷修垂下头,也拨了几下手指,这才明白这个动作其实是紧张的语言。

雷狮也和他一样从来不直说,但是他的每一个小动作,其实都在说话。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决定什么都不再细想,他把自己最真实、最想说的话诉诸于口:

“因为我有一点生气。”

雷狮挑挑眉毛,饶有兴致地想看他还能怎么说。

这个轻佻的表情,其实是期待的意思。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但是我觉得你会生气。”虽然很苦恼,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表达,总之安迷修迈出了勇敢的步伐,“因为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应该是差不多的,所以面对同样的情况也会有同样的……”

体育老师的哨声猛地响起来,安迷修被吓了一跳,雷狮专注地看着他,安迷修却忘词了。

雷狮抬高下巴,哼了一声,移开视线首先走向了集合的方队。

……太意外了,这可是,有点失落的意思啊。

安迷修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露出了笑容,一笑起来就止不住。

 

73

那药丸真的有效果,两节体育课平安无事地过去了,除了佩利追问了几句安迷修那时候究竟在说什么之外,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如说根本就是发生了非常好的事嘛。

一整天安迷修都在笑,连老师狐疑着点了他的名字叫他回答问题,他都是笑着给出正解的,一连几个老师都是满脸莫名其妙地再让他坐下。

这也太诡异了一点。

格瑞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雷狮。雷狮表情有点黑,还有点咬牙切齿,时不时就要狠狠地瞪安迷修的背影,但周身的气氛却又不是那么个意思,反而有点小雀跃似的,犹豫着隐隐透露出某种迫切的心情。

格瑞回过头来,觉得自己知道的好像有点太多了。

 

74

放学后他们没急着回家,而是默契地并肩,安迷修脸上还带着笑意,殊不知这个画面被路过的学生们悄悄传上了论坛,先前那栋楼立刻加盖了百来层。

现在想来,他们默契的时候真是越来越多,竟然都不会觉得这份默契有多难得了。

走到学校不远处的一座公园时,雷狮停下了脚步。安迷修拍了拍脸颊,努力收起笑脸,千万别在这种关键时刻刺激到雷狮!但说到究竟是什么重要关头,他心中没有明确的答案,只知道是万分高兴的。

“安迷修。”雷狮叫他的名字,叫完就顿住了,安迷修眨着眼睛看他。

雷狮:“……我想去买包烟。”

“烟要少抽。”安迷修完全不带失望的,因为他从雷狮略带僵硬的动作里感受到了对方真实的心情,连这句说教的台词都是半点不强硬的、温和的语气。雷狮确实是在紧张,有一点犹豫,还有一点急迫。

他和他一样急切,一样明明知道对方将要说出什么话来,却还是要摆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满心满眼都是快要溢出来的期盼。

 

75

雷狮买来了烟,太阳正在向地平线逼近,泛着橙色的光晕,视线中的所有都变得柔和而美丽。

安迷修看着雷狮丢给自己一听可乐,站在夕阳的光里点燃了一根烟,有朦胧的烟雾从他双唇里飘出来,仿佛下一秒就要说出什么令人心脏骤停的话,安迷修便也终于紧张得肩膀都僵硬了,勉强拆开拉环喝了几大口,才能稍稍冷静一些。

雷狮开口了,安迷修猝不及防,不及招架:“因为我们一样,都很喜欢吧。”

他像安迷修记忆中的、小巷的那一天一样,色泽艳丽的双眼被橙红的柔光染成瑰丽的紫红色:

“因为我很喜欢你。”

安迷修像是突然头脚换位,世界在这一刻翻转,头晕目眩,地转天旋。好像触目所及的全部阳光,都变成了柔和的光点,随着他的视线追逐着,勾勒出雷狮的轮廓。在他眼中的背景都被虚化了,只有雷狮一个人是清晰的、是发着光的。

太狡猾了,摆出这么一副,他最喜欢的样子来,实在是太狡猾了。尽管清楚雷狮根本不知道他记忆中的这个画面,安迷修仍然是不讲道理地想着。他的任性,就在今天尽情地交给雷狮吧,就得是今天才对,必须是现在才对。

他看见雷狮解开两颗扣子、带着些褶皱的衣领,也看见雷狮的指缝里,徐徐升起的一道青烟,轻轻浅浅,撩动心弦。

安迷修抿了抿唇,探手过去掐断雷狮的烟,远远地投向最近的垃圾桶,却偏偏蹭了一下桶沿,没投进去。当雷狮用等待解释的目光看过来时,他没说话,只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雷狮却像是什么都明白了。

他随手拿起安迷修还未喝完的可乐,走过去,把那半截烟和可乐都丢进了桶里。

“这是报复。”雷狮说,“做好准备了吗?”

安迷修忍不住又笑了:“嗯,做好了。”


评论(6)
热度(319)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