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全职仰卧起坐
第七章动画什么时候出啊啊啊啊我的闪

具体cp向请移步置顶,网页端移步归档查看tag,谢绝逆cp

【安雷】孩子气战争

*国庆节快乐!!我就起来诈个尸【。】是安雷文手合志《青紫》的参本文,10+老夫老妻安雷酱和年轻气盛大赛安雷和10-萌萌哒骑皇三代同堂,鸡飞狗跳的日常,和同名歌曲没有什么关系!

*带点擦边球(大家都说这不是擦边球,所以最后本子收录的版本被阿瑛残忍地阉了,冷酷向日葵,在线阉割,了解一下)

01

 

原因不明,总之来自三个平行时空、不同年龄段的安迷修和雷狮住进了同一间别墅。

“哎……”安迷修有点犹豫,“这么敷衍的开头真的没关系吗?”

雷狮挑了个顺眼的椅子坐上去,顺便日常损安迷修:“你想反抗作者吗?试试看不?我很期待为你收尸的时候——给你收尸也是看在你真心诚意请求我的份上哦,不求我就不做了。”

安迷修对他的这类台词抵抗力极高,眉毛都不动一下,显然是习惯得很。

不过雷狮的任性大概需要到此为止,因为另有一位当事人开了金口:“这是我的椅子。”

雷狮挑眉,和身形更高、肌肉线条也明显更加紧实的自己对视了片刻,确定了对方的站姿没有任何破绽可趁,才慢悠悠地说道:“所以也会是我的?”

年长的雷狮低低地笑了,安迷修不合时宜地想,长大后的雷狮声音更低更深沉了一些,竟然也让他觉得更好听了,就像是更加醇厚的酒,散发出令人耳根发麻的酒香味。

噢,这和他对雷狮的看法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单纯从欣赏的角度在发散思维。安迷修当然是讨厌雷狮的,最后的骑士厌恶一切恶党,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不需要什么道理。

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有一点出乎安迷修的意料,年长的雷狮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用赞赏的目光看了雷狮一眼,安迷修觉得那眼神简直像是包容幼崽的眼神,可惜雷狮似乎不这么想,依然兴致很高地坐在那张椅子上。

也对,这可是雷狮的住宅,就算只有一半的名义也该算作狮子的领地,雷狮的任性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的地盘上被撼动呢?按照现有情报来说,更大的可能性是变成任性妄为200%吧。

在微妙的地方达成了共识的两个雷狮一齐看向最小的那个。

最小的雷狮穿着精工细裁的皇室礼服,柔软的发旋被价值不菲的小小王冠藏在下面,五官还未长开,脸上带着可爱的婴儿肥,眼睛又大又亮,长而卷的睫毛忽闪忽闪,小嘴粉嘟嘟的,怎么看怎么像是比照书里那个小王子做出来的人偶娃娃。

安迷修就在这时发现自己对小王子娃娃的抵抗力可能有一点差,有一些差,有一点、一些地过于差。他实在很想上手捏一捏那张粉嫩的小脸,况且这个小雷狮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年纪,漂亮的大眼睛无比纯良,好像半点危险性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小男孩把自己的半个身体藏在另一个小男孩的身后,脸上虽然很是镇定,肉肉的小手却从后边抓着他的小骑士的衬衣。

衬衣下摆都快被小王子从长裤里揪出来的小安迷修谨慎地朝所有目光来源点了点头,在面对那两个和小王子很像的男人与少年时换成了骑士礼,仿佛把他们当作两位货真价实的皇室贵族来对待。

安迷修用脚后跟来想都知道,就凭两个年纪大的雷狮和小王子样貌上的相似程度,年幼的自己铁定是把他们当作皇家近亲了,那当然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但那两个起了点兴致的雷狮才刚露出饶有兴味的笑容,还没说什么,小王子先不干了。

“安迷修!”年幼的雷狮满脸的不高兴,方才的一点点害怕即刻被他抛之脑后,彻彻底底的小孩子作风,“你不要对我以外的人行骑士礼!”

小骑士有些茫然地看看他的王子,又回头想去揣摩一下那两位的五官细节,年幼的雷狮哪里容得了他不注视自己,伸手一拍小安迷修的脸颊,就硬是让他再把脸转回来。

“你只能对我一个人恭敬顺从,其他人都没有这个资格!就算是父皇来了也不准你朝他行骑士礼!”年幼的雷狮扬起了高傲的下巴。

好的,谜底揭开了,事实证明,既然有三只狮子盘踞在这片领地上,确实就该是毫无疑问的任性妄为300%。

 

 

02

 

要向两个小孩解释现状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小王子的教养和学识显然都是上上乘,尽管有些疑虑,他也尽力让自己理解了眼前的奇妙光景。

直到这时候,年幼的雷狮才肯从他的小骑士身后迈出一步,将自己完全暴露在旁人的视线中。

他比年幼的安迷修要矮上一点,这很明显。年长的雷狮打眼一看就笑了,回过头就去找他自己的那个安迷修:

“怎么不管哪个世界里,你都比我大这么一点。”

他话里也没有疑问的意思,完全只是吐槽,但年长的安迷修却搭了茬:“我看资料了,只是刚好每次都比你大一岁而已,也不用很在意吧?”

这一搭话可不好了,年长的雷狮冷笑一声:“是十个月零二十七天。”

年长的安迷修还没觉得不对:“二十八天吧?五月有三十一号。”

年长的雷狮转过脸对比他小十岁的雷狮说:“看,就算多活了十年,他还是一样地蠢。”

雷狮颇为赞同地点点头。

年长的安迷修只好举手投降。

六人的生活就在这样既熟悉又陌生的相处中开始了,最开始他们之间的问题还只是稍稍有些端倪,但没过多久,这个问题就主动浮出了水面。

起初是安迷修问年长的自己:“你和与你同一世界的雷狮关系不好吗?”

“和你们相比较起来,应该算是挺好的吧。”年长的安迷修诚实地回答,“怎么了?”

安迷修下意识地想摇头,摇到一半又停下了。他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年长的自己,终于还是坦白道:

“我讨厌雷狮,他也很讨厌我。但是我觉得从你和你的雷狮身上感受不到像我们一样的针对性,你的雷狮偶尔会用有点嫌恶的目光看着你,可那又似乎不是真的讨厌透顶,好像都只是开玩笑一样……我很不解。”

年长的安迷修从他说出“你的雷狮”这种词时就情不自禁地扶住了额头,年轻的安迷修只是单纯地简化了词句间的表达,可那一脸正直疑惑的表情,恐怕根本连这个短语有什么歧义都没意识到。

也对,棕发男人思考了一下,他确实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安迷修就该是这样“说话不经大脑好像没有情商似的”,这句是雷狮说的。不是比他小上十岁的那个,是他的雷狮的原话。

这场谈话终究不了了之。

年长的安迷修双手合十很抱歉地如此回答年轻的自己:“因为涉及到一些我曾经答应过不随便泄露的事情……老实说,我其实也不是很明白该怎么向你说明,在我眼中的你还是有些太年轻了,许多东西都不懂,可是这许多东西里的绝大多数都必须由你自己发现才有意义,你能理解吗?”

安迷修想了想,问他:“就像悟道一样,由你告诉我答案就等同于什么也没参悟,这种感觉吗?”

年长的安迷修露出爽朗的笑容,点了点头。

从那之后,年长的安迷修就开始悄悄地关注起了年中二人的相处。雷狮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真的很用心——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东西,他不吝于发挥自己全部的聪明才智——雷狮应该是明白有这么个年长的安迷修在,他如果明着欺负安迷修一定会被制止,因此才挑了各种边边角角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千方百计地折腾安迷修。

年长的安迷修发现了年轻的自己身上有着一些打斗的痕迹,肩膀上甚至还有个咬痕,他换了个角度,果然也在雷狮身上寻着了一点小伤,年轻的自己看来是没有吃亏。

棕发男人想象了一下雷狮的四肢和自己纠缠在一起的模样,想象着他无法脱身,气急之下狠狠地咬住了安迷修的肩头,透过薄薄的衬衫咬得安迷修出了血的画面,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是孩子气呀。”年长的安迷修笑着摇摇头,“这样的雷狮我也是很久没见过了。”

再一次来找他聊天解惑的安迷修奇怪地问他:“难道你不觉得雷狮是恶党吗?”

这句话里的雷狮大概是泛指。

年长的安迷修低下头,递给安迷修一杯奶茶:“喝吧。”

安迷修喝了一口,是甜滋滋的味道,自己的口味果然是自己最清楚,他从一杯奶茶里感受到了安稳与幸福,这是年长的自己无声传达给他的东西。

年长的他还告诉他:

“在我眼中,雷狮不是恶党。他的确做过许多恶党会做的事情,但他也有着和纯粹的恶党截然不同的本质。他确实肆意妄为、霸道专横,但他也会在雨天庇护一只猫、带着迷路的小女孩回家。只要他觉得开心,他可以什么都做;只要他觉得无聊,他可以什么都丢下。他和你最开始认为的有一点点小小的出入,虽然是很小的一点,但那是相当决定性的东西。”

安迷修回忆着年长的自己所说的话。

因为雷狮不是恶党,所以骑士不需要理所当然地厌恶他;雷狮是个随心所欲的大男孩,那骑士就得做回安迷修,也随性地面对眼前这个雷狮,和雷狮一样坦然地面对本心,否则就不大尊重别人的活法。

安迷修用自己的一套逻辑说服了自己,然后他抬起头,放任目光追逐着雷狮的背影、发梢、侧脸、说话时唇齿间露出的一点深粉色的舌尖。

最后他有些迷茫地想着,这是不是恋爱呢?

 

 

03

 

雷狮觉得自己是相当讨厌安迷修的。

“我也不问你为什么,没什么好问的。”年长的雷狮丢给他红药水,“不过你再给弄得两个人都一身伤,我就得行使一下家长的权力了。”

雷狮倔强地说:“你哪算什么家长!”

年长的雷狮用极富侵略性的目光瞥了他一眼,年轻点的那个顿时感觉自己被钉在了椅子上。年长的雷狮本以为这样强压过一次,年轻的自己就要开始搞叛逆了,哪知道雷狮不但半点不忿都没有显露,还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这就是‘我’的力量吗?”他喃喃道,“足够强大,这样很好。”

年长的雷狮冷眼看他:“力量是很重要,但沉醉于力量的永远只会是精神上的弱者。”

雷狮反抗似的瞪了他一眼,倒没有再动嘴皮子反驳。

不过年长的那位也没什么说教的兴致,男人看着他给自己涂了药水,一边吃痛地抿着嘴唇,终于还是有点忍不住:

“你到底为什么非要跟安迷修过不去?”

你刚刚不是说不问么?雷狮奇怪地看看他:“我以为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享乐至上主义,难道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我开心就够了吗?”

这还真是不开窍啊。

“只要别把你们的小孩子打架蔓延到我能看见的地方,我指的包括把伤口暴露在我眼皮子底下,”年长的雷狮似笑非笑地瞥他,“那确实随你了,你高兴就好咯。”

雷狮感觉莫名其妙,眉间一跳,起身快走几步拉开门,却正好看见安迷修在客厅里倒茶。

站在那里的安迷修被震天响的关门声惊得差点没抓住茶壶,回头只见到了雷狮翻飞的头巾,视线再追过去,他已经离开了客厅。

年长的雷狮不知何时从房间里出来了,倚着墙抬着下巴声音沉沉地问:“感觉如何?”

安迷修按住了心口,仔细判断着,迟疑着说:“有一点……我说不出来,有种很难受的感觉。”

“你倒是比我开窍得早。”年长的雷狮顿了一下,补充道,“也比我的安迷修开窍得早。”

这一回安迷修意识到了用词间的隐意,但男人的表情太过自然直接,又让他觉得只是简化了说法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他把这点细节放在了一边,还想问这个雷狮一些事情,年长的雷狮却勾起唇,那眼神让他住了口:

“你这边已经不需要再领会什么了,顺其自然比较好哦?我先去找找年轻的我,嗯……你都开了半个窍了,‘我’也必须开窍才行。开什么玩笑,我的教导能力怎么可能比安迷修差……”

他边说边往雷狮离开的方向去了,说话声越来越小,最后一句安迷修完全没听清。

没听清就没听清吧,安迷修想,顺其自然又究竟是哪种意思?要顺什么?他和雷狮的糟糕关系吗?还是说……是在说他对雷狮的这点念想吗?

他看见王子与骑士迈着小短腿下了楼,小雷狮动作间带着说不出的优雅,脸蛋却是稚嫩的模样,只会让人觉得十分可爱了。

两个孩子和安迷修打了招呼,他看见小小的自己放下方才一直抱着的小王子的披风后摆,走到对方面前去,珍而重之地扶正那顶精致的王冠。从头到尾,年幼的雷狮始终用一种他从未在雷狮眼中见过的眼神注视着小骑士的发旋。

“这就是恋爱呀。”

听完了叙述,年长的安迷修笑起来,揉了揉他的头发。

安迷修不太喜欢这样会弄乱自己发型的行为,不过做出这个动作的人是自己,好像也可以理解了一点:就是想欺负一下小时候的自己嘛,他有时候也很想揉一揉小骑士的小脑袋,尽管他知道小骑士也不会喜欢这种动作,而且那位小王子大概是会不高兴的。

为什么他觉得小王子会不高兴呢?因为他把王子的骑士当做小孩子对待吗?

安迷修不懂就问:“这样也是恋爱吗?这样,把对方当做自己的所有物,不允许旁人对他有任何亲密的举动,不论缘由就会生气,这样的……也是恋爱之情吗?”

“是啊。”

安迷修忽而空前恼火了起来,他的声音都高了两个调:“那你为什么……这样自私的感情,难道没有违背骑士道吗?你为什么!你和你的雷狮其实是恋人吧?”

这非常明显,年长的安迷修虽然还有些矜持,眼中的深情却是难以掩饰的,而年长的雷狮压根就没想要掩饰,一切都堂而皇之,半点没有要藏的意思。

“是啊。”年长的安迷修承认了这一点,神情严肃地对年轻的自己说道,“爱情就是很自私的,人的感情其实都是很自私的,但我接受了这样自私的自己,也等同于接受了我的雷狮自私的部分。”

“如果你把恋爱的心情全部否定的话,就是毫无道理地否定了喜欢你的人。你有这样的资格吗?”

安迷修张了张嘴:“……没有。”

年长的安迷修表情柔和下来,又揉了揉安迷修的头发:“那你就先看看我们吧。爱情是自私的,它是人类所拥有的感情中最自私的一种,但它绝不是只有自私的一面。你看看我们,你总会明白的。”

 

 

04

 

安迷修知道自己不太会说话。他喜欢对着美丽的小姐们说些自以为帅气的台词,而后女孩们的反应给了他答案。他观察过年幼的自己,小骑士的嘴似乎比他更加笨拙,连那些耍帅的台词都没有储备,很明显是他的退化版。

那年长的安迷修就该是进化版了吗?

自从承认了恋人关系,年长的两位就像是解了什么禁一样,待在一起的时间大大增加,而且虽然在两个孩子面前会收敛很多,在安迷修和雷狮面前却会毫无顾忌地做出一些……过分亲密的动作。

起初雷狮还不相信,他那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着实让安迷修有些气闷,虽然他也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气闷。然后年长的雷狮大笑一场,笑得几乎让安迷修担心他要断气了,又扯着他的安迷修的领带让对方抬起头,唇舌交缠,还隐约透出水声,就这样接了一个色气十足的吻。

雷狮顿时也对这个长大了的安迷修态度恶劣了起来。

但是年长的雷狮冲他摇摇食指:“你和你的安迷修再怎么折腾我也不会生气,但这个不行。这一个可是我的,这世上只有我能和他——像这样吵架。你也不可以。”

雷狮奇迹般地听了年长的他自己的话,而安迷修则是在想,原来爱情的自私不仅是自私自利的自私,这样的自私还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恋人。

没错,那确实是雷狮式温柔,安迷修稍微明白了一点,年长的自己想让他明白的就是这个吗?可这还是太狭义了,光是这一点可不够劝服他。

“对啊,这一点还不够,但是足以让你安生地、好好地再看看了吧?”

好吧,安迷修选择了妥协。年长的自己说得对,至少这表明了这种自私确实是有转折点、有可取之处的。只要是有一丁点好的东西,都值得让他更加谨慎地做判决。

前面我们说到安迷修说话不大讨喜,而年长的安迷修虽然也和其他两个安迷修一样,总有些祸从口出的时候,但单刀直入的直球发言却也多了起来。

年长的安迷修和雷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们似乎总会用这种方式消磨时间,安迷修专注地观察他们,因此知道这种行为没有任何意义,确实只是种简单的消遣。

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互相交叠,年长的安迷修坐得还算规矩,年长的雷狮横趴着玩消消乐,两条长腿搭在他的安迷修腿上,也不觉得男人硬邦邦的大腿嗑得慌。他偶尔为电视剧里难以言喻的台词吐个槽,而他的安迷修每次都会回答,就是这样亲密而平凡普通的闲唠。

安迷修甚至觉得有点恍惚,这是多么平静安宁的日常。

走出房间的雷狮明显也感受到了那两人之间无法轻易插入的气氛,雷狮看也不看安迷修,径自去了厨房给自己热点夜宵,还去冰箱拿了啤酒,一齐带到餐桌上。

餐厅和客厅之间没什么阻隔,年长的雷狮一抬眼就看见了他:“喂,那是我的啤酒。”

雷狮朝他挥挥手:“我已经喝了,你不是说自己是家长吗?想履行权力就得先达成义务,你没有理由禁止我喝点想喝的东西吧?”

年长的雷狮坐起来:“哈,我竟然就这么没有理由了?你可才十八岁,刚成年没多久的小崽子,要喝酒还是早了。我要什么理由,我不想让你喝就是最大的理由!”

雷狮见状把那罐啤酒往远离客厅的方向摆了摆,一边喊着:“喂,老骑士,你的雷狮欺负后辈你不管吗?我就喝一瓶,我看过了,这个牌子根本没多少酒精含量的吧!”

“别叫我老骑士啊,一点也不帅了。”年长的安迷修摸了摸鼻子,“我怎么能管呀,‘雷狮’的教育当然由‘雷狮’全权负责,我没有资格的吧?”

他这个反问抓准了雷狮的心态,果然雷狮一时语塞,安迷修不由得心中赞叹。

但年长的雷狮和年轻的他脑回路虽然一致,看事情的角度却不大一样:“喂,安迷修,我把这家伙当我的崽,那也就是你的崽,你现在就管管,怎么不能管了?!”

雷狮惊了,一瞬间目瞪口呆,又很快反应过来,这的确是年长的雷狮的立场会有的想法。他有一点想走为上策,年长的安迷修却露出了宠溺的笑容,搂住了他的雷狮的腰:

“你这种强词夺理的地方真是……”

“怎么,觉得我不符合你的正义了?”

年长的安迷修的回答令安迷修感到了内心震动,他说:“没有。你就是我的正义的一部分。而且这种理所当然的地方不是很可爱吗?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啊。”

安迷修还是第一次知道雷狮也可以用可爱来形容,小王子不算,那是面对软绵绵的小孩子的不可抗力。他感到自己心中的正义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嗡鸣,不知是因为不满,还是因为……因为什么?

安迷修注意到雷狮别过脸,而年长的雷狮也和他的安迷修一样,开始笑:“只喜欢这种地方?”

他们又说了什么安迷修没有再听,他感受着自己出乎意料地加速的心跳,听着脑中近乎可以被称作“喜悦”的乐声,看见雷狮微微泛红的耳根。

在他内心深处有一团软和绵柔的地方,被年长的他自己赞同了。

 

 

05

 

雷狮很快离开了这令他感到面热的现场,脚步很急,透露出主人紊乱的心绪。

安迷修听见那样不像是雷狮的脚步声,突然福灵心至地明白了:雷狮今晚来客厅是故意的,他是对安迷修最近不再把最多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感到了……不满?

这也是自私的啊。

安迷修兀的一个激灵。他都在想什么,如果把雷狮这种行为也归之于占有欲,那岂不是说雷狮也是对他抱有恋爱之情的吗?他怎么会这么想,这也太自我意识过剩了一点!

但是……安迷修暗自做了决定。他是喜欢雷狮的,虽然他还不是很懂,但这一点他打心底里不愿意反驳。所以果然还是多把视线放在雷狮身上才比较让人开心,那么对年长的他们的观察,就到今天为止吧。

今天就是最后一个晚上了,不论年长的安迷修想要告诉他的事情,他究竟有没有悟到,也就到今天为止。

年长的安迷修坐在沙发上,和他遥遥对视,似乎明白了他的决意,却是露出了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唇角飞扬,眉目潇洒。这笑容多么像雷狮。

“爱情会让你变得愈来愈不像你自己,但当你深陷爱沼,你会知道这不是什么令人慌张的坏事,每一点与恋人的交融,都会让你由衷地感到喜悦。”

安迷修看见年长的自己凝视他的雷狮的模样,年长的雷狮在他眼里映出一个模糊而独一无二的笑容。可能是一个瞬间,也可能是一整个漫长的黑夜,他们靠得那么那么近,深深地凝视着彼此交换着呼吸,直到彻亮的晨光透过玻璃窗照亮整个客厅,坚定而固执地洒下金色的粉末,在那两双眼中化作一条明亮而温暖的溪流。

像是褪去的星河,又像是消逝的海浪,有贝壳点缀着细白的沙,年长的雷狮眨了眨眼睛。这大概是一个信号。夜幕散尽,而他们花了一整夜的时间去接一个吻,甜蜜又虔诚。

第二天雷狮见到了一个意外沉默的安迷修。

刚开始他没发现安迷修的不对劲,只是遵从本心,像往常一样摆出一张阴晴不定的脸,嗤笑着算是打了个招呼:

“不是平常都推崇健康良好作息的么,哼,今天怎么跟我这个恶党一个起床时间?”

安迷修看了看他嘴角嘲讽的笑意,默默地打开微波炉,放进两人份的早午饭。

“喂。”雷狮不爽地敲敲微波炉的顶盖,“是谁之前把我拉开说这玩意儿运作的时候不要站在正前方啊?”

安迷修听进他的话,乖乖地从厨房里走出来几步。

“一声不吭的,安迷修,你终于傻了?”雷狮眉头一揪,漂亮的紫眼睛里像是聚集了乌云,就要开始酝酿暴风雨。安迷修对他这个表情是很熟悉的,但此时也同样有种陌生的感情翻涌而上。

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像这样对他恶作剧的、恶言以对的雷狮,和欺负喜欢的女孩的小男生也没什么区别。

“对不起。”安迷修突然说道,他趁雷狮未及反应的时候凑到近前去,抬起头,撞上了雷狮的嘴唇。

有点痛,牙齿磕到了一下;有点软,微凉的唇瓣和温热的呼吸。所谓接吻的甜蜜倒是没有感觉到,是因为不够深入吗?

这就是最简单的吻吗?

雷狮回过神来,狠狠地推开了他,抬起手背用力擦着自己的嘴唇,眼神凶狠得像是要把人大卸八块的狮子。

安迷修自知理亏,但他还想再试一次,张了张嘴,最后也只能再道一次歉:“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你就只会说对不起?!”雷狮紧紧皱着眉,他那形状好看的薄唇被自己摩擦得泛了红,安迷修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他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只碰了一下嘴唇。

雷狮还在说着什么,语气也是恶狠狠的,而安迷修回忆着年长的他们慢条斯理的、温柔又激烈的舌吻,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隐约的、暗示意味浓重的黏腻水声,不由得红着脸小声说:

“对不起,我只是想试一下……其实想试的不是这种蜻蜓点水的……”

雷狮被他打断了数落,半张着嘴愣在那里消化他这句话。然后安迷修看见雷狮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起了红云,要不是他的眼神和几秒前不大一样,安迷修就要以为这是被气红脸了。

原来是这样,雷狮一直都是这样掩藏的,怪不得他一直都没发现。

安迷修定了定神,捉住雷狮的手腕,微微抬起头安静地看着雷狮。

被盯着的少年不自在地嘟囔了两句,好像是终于从安迷修的眼中发现他知道了真相,不满的神色渐渐褪去,而后是带着焦躁的、故作游刃有余的嘲笑般的眼神。

“蠢货,白痴,接吻当然是要这样接。”

那张带着红晕的脸陡然在眼前放大了,安迷修两眼一颤,看着雷狮紧紧合上的眼睑,感受到雷狮灵活地撬开了自己下意识配合的牙关,然后那截温热的舌尖与台词不符地、青涩而笨拙地舔舐着他的上颚,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眼前的睫毛却幅度极小地颤抖着。

原来是这样。确实是甜的。

06

 

最近雷狮的态度和之前有一点不一样了。

 

07

 

安迷修确实非常头疼。他和雷狮接吻是为了确定恋爱之情对彼此的影响,顺便提前体验一下什么叫“采撷恋人唇中甜蜜的津液”——引号内的文字来源自年长的安迷修给他推荐的言情小说。

归根结底来说,他是想要终止他和雷狮之间这小学生斗嘴打闹段位的小小“战争”,没想过要把战场转移到吻技上啊!这不是更难解决了吗?!

安迷修试图从年长的自己身上寻求帮助:“我该怎么办才能让雷狮打消比拼吻技的念头……”

年长的安迷修表示爱莫能助。

年长的雷狮旁听了整个求助过程,又一次大笑一场,差点笑断了气。


评论(19)
热度(557)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