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凹凸→雷;主安雷,会产金瑞卡雷嘉瑞
mha→咔;出胜轰爆切爆,会all
胜右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刀男→鹤&咪;鹤右安清俱利烛,伊达厨
全职→黄&翔;喻黄周翔卢刘韩叶,庙厨
fate→闪;除幼闪外闪右限定
荒天💙晓薛💙日狛💙尊礼💙楚郑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安雷】喵生喵乐(76-84)

*乱马pa,别名《少女与猫1/2》。校园秀恩爱日常二则,受害人群飞速扩大中。为什么屏蔽!我想不通啊!这次还不行我就走石墨了

*前文:(01-09) / (10-18) / (19-28) / (29-36) / (37-44) / (45-52) / (53-60) / (61-68) / (69-75)

 

 

76

安迷修感觉自己被右后方的什么东西轻轻拍了一下。

现在可是课堂时间!后边那位祖宗能不能消停一点!

想是这么想,安迷修心里这点小埋怨满满都是甜味,像是含着颗糖。他的唇角仍像前天一样止不住地上扬,过了一天两夜都没有好转,又向雷狮的方向悄悄探出半个手掌,立刻就接到了一个投掷而来的小小纸团。

在课桌的遮掩下,严格遵从纪律安排的好学生安迷修展开这张纸条,看见上面用绿色和紫色的荧光水笔画了两个简单的表情,把他们俩的特点都抓得很好,左边是满头大汗的小小安迷修,右边是一脸自得的小小雷狮,旁边是一行黑色中性笔的字迹,“老师在看你哦”。

安迷修一惊,勉强克制住想要嗖一下抬起头来确认的冲动,尽量缓慢而自然地抬头看向黑板,让自己的目光从授课老师的脸上不经意般划过去……老师这不是没有发现吗?!

某好学生气结,提笔就在那行字下方写道:“雷狮,上课就给我认真听讲!”末了又觉得这不够,他满心的甜味可发散不出去,遂迟疑着在纸条的背面也画起了画:一个可爱的小猫脸。这才算是搞懂了画简笔画的雷狮的心情,好像这样就能和雷狮心情同步,恋爱中的人果然每一个念头都奇妙得很。

可画完之后,他又为如何让这张纸条“偷渡”回雷狮身边犯了难。说到底这真的是课堂时间啊!他为什么要配合雷狮玩传纸条这种言情小说里才会有的笨蛋情侣专属游戏??

后边的银爵只觉得十分疑惑,他刚刚看见雷狮丢了张纸条给安迷修,难道是战书?这么明显的动作老师也看见了,安迷修竟然还在桌下边写回复?是他的眼睛聋了还是安迷修的脑子瞎了?

 

77

现在是安迷修和雷狮互相告白并修成正果后的第三天上午课间,二人正在为了上课时发生的一件小事争吵,写作争吵,读作打情骂俏。

格瑞敏锐地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前车之鉴就在前天,他决定这次不管有多好奇,都打死不能回头。

“雷狮,你为什么上课做……做小动作!”是安迷修先开的口,和以前他声讨雷狮是恶【隔开】党的时候挺像,“课堂时间,就算我写好了回复也没办法给你啊!”

格瑞……格瑞决定先关闭内心独白,防止再被打脸。

雷狮哼笑了一声,和往常一样,回答的内容和安迷修的问题驴头不对马嘴:“你怎么不扔回来?”

“我不是说了吗,课堂时间,我不会跟你一起违反纪律的!”

“我的大三好学生哎,我可是看见你给我写回复了,这是不是就已经算上课开小差做小动作啦?”雷狮的语气在格瑞听来十分欠揍,“再说了,课堂时间就课堂时间,你就直接回头朝我桌上一丢,浪费不了两秒钟。像你这样踌躇了半天没个准信儿的,难道不是在心里出了更——长时间的神?”

“我……你……”安迷修一定被雷狮的伶牙俐齿逼得脸都气红了吧。

 

78

格瑞不动声色地偏了偏头,将安迷修的表情纳入余光之内,果然见他是一副面红的模样,手里还拿着个什么薄薄的东西,看起来很轻巧。

难道说的是传纸条?不会的吧,那个雷狮应该不会玩这么纯情的……

“别我啊你啊的了,拿过来我看看你都写了什么……就‘认真听讲’啊?我看你比我还要不认真听讲,别嘴犟啊。猫倒挺可爱的。”

格瑞用余光看见安迷修的脸更红了,嘴唇都在抖,好一会儿才终于在教室里憋出一句声音小得格瑞都差点没听见的劲爆台词来:“猫可爱……首先是因为你可爱,猫才有得可爱。”

雷狮不吱声了。

格瑞:“……”

真的这么纯情啊!格瑞低下头,选择性忽视了自己也并没有恋爱经验的事实,努力控制着肩膀的抖动。

 

79

然而一旁的嘉德罗斯拆穿了他:“格瑞你在笑什么?你竟然真的在笑,有什么特别好玩的吗?”

糟糕的是雷狮和安迷修的目光也一齐落在了他脊背上,尤其是雷狮那毫不收敛的锐利的眼神,如芒刺在背。格瑞可一点都不想被雷狮缠上(比试意味),雷狮压根不比嘉德罗斯好对付多少,全都一样的烦死人,有一个难缠的嘉德罗斯已经够他受的了。

想到这里,格瑞侧过头难得地给了嘉德罗斯一个正面回应:“我想到了一个笑话而已。”

这下连嘉德罗斯后座的雷德都感兴趣地竖起了耳朵,安迷修也好奇地望着格瑞(的后脑勺),于是几人就听见格瑞冷冷道出下半句:

“骗你的。”

 

80

嘉德罗斯是第二个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人。

虽说他对感情一事上一向不大有兴趣,也根本不在意,不过当感情问题跟吃食结合到一起就要另说了。

“雷狮。”嘉德罗斯又闻着了香喷喷的味儿,今天竟然还是孜然香和羊肉味混在一起,实在有点太凶残了,嘉德罗斯回头的时候表情就也有点……非常凶残,“今天又是哪家的什么?别告诉我还是私家菜。”

“就是私家菜咯,我一个人的私人小灶,想吃找祖玛给你做去,她一定很乐意为你研究一下如何才能不炸掉厨房。”雷狮从来不怕他脸上表现出多少危险性,挑挑眉就是一串挑衅,紧接着还要把保温盒里的东西念出来刺激嘉德罗斯,“孜然小羊排,美滋滋,啧啧,今天的辣椒也够劲,看来得给厨娘发奖金咯。”

还厨娘!金发男生气得额头爆出两三个井字,吼了一句就狠狠地甩头坐回原位:

“私人小灶就私人小灶!说得像我家里还没人能做饭了一样!”

但是……厨娘?

 

81

嘉德罗斯十秒之内重新回过头,速度之快前所未有,雷狮的经验与直觉都告诉他,嘉德罗斯怕不是发现什么端倪了。

嘉德罗斯神色阴沉地看了看雷狮手里的食盒,突然一笑,说:“爱心滋补汤?”

雷狮心里咯噔一下,安迷修那厢肩膀也是一颤,立刻就被他伪装成扭动肩膀活动筋骨。

嘉德罗斯继续说:“厨娘给你做爱心滋补汤,是你爱上了你家厨娘,还是你女票给你开小灶当厨娘啊?”

雷狮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嘉德罗斯没有足以拍板钉钉的关键逻辑链,语气上也还是以讽刺为主,那他只要也嘲讽回去就行了,不用管他的逻——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安迷修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嘉德罗斯的视线被他吸引了过去,雷狮面色古怪,而嘉德罗斯在他二人间来回看了看,终于面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他说出了让格瑞憋了好几天差点被憋死的真相:

“不是吧雷狮?你的厨娘是安迷修??”

 

82

那一瞬间,全班同学的目光在雷狮身上聚焦,雷狮花了一秒钟检讨了一下刚才没有果断出手打断嘉德罗斯的发言导致了恶果,然后花了两秒钟伸手揉乱了嘉德罗斯的头发,眼神慈爱:

“你发烧了?”

“没有!别摸我头!”嘉德罗斯拍开他的手,“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烦不烦啊!不是都说最不可能的那个选项往往很有可能吗?而且安迷修家政课成绩不错。”

名词解释:嘉德罗斯口中的不错,等于老师笔下的优+。

见没有八卦可看的学生们一个个收回了刚刚差点掉出眼眶的眼珠。

“别处都可能灯下黑,安迷修是没可能了。”

嘉德罗斯本来都要回头了,听雷狮这么一句忽然又盯住他:“听你这话的意思,安迷修怎么就是灯下了?”

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雷狮无意间透露出的他和安迷修的心理距离可以和灯下黑相提并论,所以……?什么时候的事啊??从第一次煲汤开始的吗??

雷狮无视了一众再次兴奋起来的视线,扒拉着自己的指甲,百无聊赖地应声:

“是啊,在灯下。什么时候来个人跟安迷修换个座位吧,我已经快逗不动他了,太蠢,没有意思。”

围观群众终于肯移开注意力,而前排的安迷修无奈至极地打了个喷嚏。

 

83

再等到一堂课间,事件的另一个主人公才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原因是今天轮到他擦黑板。

雷狮也刚好在今天排到轮值:不痛不痒没点事儿的给班级植株浇水,他还从来没履行过轮到的职务。

其中一株小盆的仙人球就摆在讲台上,擦黑板的安迷修自然也要负责整理讲台,因此雷狮挂着不怀好意的笑脸靠近了仙人球,这么张帅气俊美的脸,就算不怀好意也是好看的。

但在安迷修眼里,雷狮确实就是好看,雷狮的好看已经是确凿的事情,不需要他再动什么春心了,因此他几乎是无视了雷狮刻意柔软的笑容,一把掐住了雷狮的手腕:

“仙人球不需要这么多水,你明明就知道,放过它吧。”

一年一班的学生们今天才发现,只要找准了共同目标,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起全班人民亢奋的情绪,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嘛!

 

84

雷狮被安迷修捏着了手,安迷修两根手指还搭在麻筋上头,生怕他铁了心要淹死仙人球,哪知道雷狮压根没有反抗的意思,反而露出了挺开心的表情,这真是让一众暗中观察的视线吓掉了下巴。

雷狮才不管闲杂人等的下巴,他对着安迷修无声地说:不觉得我刚刚笑得好看了?

安迷修于是也用唇语回答他:是没有在家里对我笑得好看。

安迷修想了想,又朝他招招手,示意他附耳上来。雷狮心情极好,当然从善如流,结果安迷修却在他耳边问了一句:“蒙特祖玛小姐真的不会做饭?”

雷狮眯起眼咬着牙跟反问他:“你主动跟我咬耳朵就为了提别的女生?”

“当然不是!”安迷修大惊失色,这才知道自己犯了大忌,但他还没想好要怎么扯出个“是我太傻了”以外的理由,就福临心至地意识到了重点:雷狮这是吃醋了?

教室里鸡飞狗跳的收场暂且不提,校园网论坛上一时赌盘大开,赌盘楼名“今天他们恋爱了吗”,今天也有新的一批同学押注肯定答案。

 

 

——————————————————————————————

 

下章和猫猫快乐玩耍,我好想念猫猫


评论(11)
热度(336)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