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火影仰卧起坐
时之歌双重逆主流
三石弟弟帅爆

【安雷】喵生喵乐(85-92)

*乱马pa,别名《少女与猫1/2》。这次分量很足,和安安一起快乐地吸猫23333,下章完结

*前文:(01-09) / (10-18) / (19-28) / (29-36) / (37-44) / (45-52) / (53-60) / (61-68) / (69-75) / (76-84)


 

85

雷狮一进家门就开始打哈欠。安迷修见状,拿手里新买的教材敲了敲他的肩:

“昨天几点睡的啊?这么困,快去睡会儿吧。”

雷狮想揉眼睛,被安迷修用书脊推开了那只手,二人僵持了一秒,雷狮妥协地放下了手,站在客厅中央就由下至上解自己的衬衫扣,一边回忆着什么一边单手拉下裤子将之踢开,那动作和睡眼惺忪的表情不相符的利落迅速:

“想不起来了。大概是六点睡的吧。”

“那不就是根本没睡多久吗?”安迷修当然不会傻到以为雷狮在说下午六点,他捡起地板上的长裤叠好,候在旁边,再接过雷狮脱下的衬衫,在沙发上摆成了一个扁扁的小方块,“看你这一整天在班上都这么闹腾,我早该想到的。”

雷狮晚上熬夜过了头,白天就会更精神,安迷修早把这一点摸清楚了。

“哈,你生气了吗?”

“有一点。”

安迷修移开眼,余光瞥见雷狮把最后一块三角布料从两脚间扯了下来,不禁想道:原来雷狮出门前习惯把所有窗帘都拉上,是为了回家之后第一时间就能随便浪啊?

 

86

“你生气了可该怎么办呢?”雷狮笑嘻嘻地伸出光裸的双臂,环住安迷修的肩,低下头啄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安迷修瞬间红了脸,“这样行不行?原谅我了吗?”

安迷修低下头避开雷狮赤裸裸的拥抱,拿起雷狮最喜欢的靠垫。

“怎么啦?哎,别拿靠垫砸我,要砸也别动这一个!”雷狮快走几步拐进了卫生间,掩上了门。没一会儿他又探出个脑袋来,问安迷修:“一起?”

“冲你的凉水澡,少撩拨我了!”

那脑袋缩了回去,暂时还没响起水声,安迷修满脸通红地倒在沙发上,用力拍了拍脸颊也没有好转。

脸皮这么薄,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

他自暴自弃地又喊一声:“你冲快点别着凉!”

卫生间里隐约传来了笑声。

水声这就响起来,偏偏雷狮的手机在那叠小方块里悄悄开始震动。

安迷修把它取出来,一看,果然又是卡米尔的视频通话,他放弃了去叫雷狮,滑动屏幕选择了挂断,计算了一下雷狮补一觉的时间,然后给对面的弟弟留言:我是安迷修。雷狮现在不太方便,至少三个小时之后才能回电。

不太方便。从小到大给大哥打了无数通电话,第一次被挂断的卡米尔,在心里重复着这四个随场合不同可能会非常深奥的字眼。

……三个小时?

 

87

湿漉漉的猫出来了,在安迷修事先铺好的厚厚的毛巾上抖了半天,也没抖干净水。

猫冲着安迷修咪咪地叫了几声,安迷修就转身去找电吹风,再回来的时候看见猫躺在毛巾上,雪白的肚皮朝上,四脚朝天蹬了一会儿,又想去够自己身体下面露出一点的尾巴尖,立刻就跟自己的尾巴追逐着滚啊滚啊,在毛巾上滚了一大圈,最后成了一团毛茸茸的湿球,耳朵尖都跟旁边的毛黏在一起,团成一团分不出来了。

“我还只见过狗追自己的尾巴,究竟是猫也会,还是只有你会啊?”安迷修坐在毛巾边上,轻柔地拨动猫的耳朵,分开缠在一起的毛,打开开关,最低档的热风随着嗡嗡声吹乱了它的毛发,猫胡乱动了几下,很快便乖乖地瘫平任由安迷修给自己撸毛吹干。

雷狮确实需要睡眠,现在还没到六点,太阳勉强挂在天上,猫的夜行习性还没活过来,是最好的补觉的时候,安迷修关掉电吹风时猫已经闭了好一阵的眼睛,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没有。

安迷修理了理猫蓬松得快要炸开的毛发,尽量让它变回一只高贵美貌有威严的喵星王子。然后他抱起猫,在回卧室之前犹豫了片刻,终于俯下身小心翼翼地亲了亲它的鼻子,猫眼睛都没睁开,猛地伸出两只前爪捂住了小小的鼻子,软软垂下的尾巴都僵直了,要是谁指着说那是条长了黑毛的棍子都有人信。

安迷修咧开嘴笑了,是被雷狮评价为“看起来最蠢”的那种笑法。他没有笑出声,但胸腔的震动让猫的眼皮动了动,于是他又柔声哄着:

“布伦达……雷狮,好好睡一觉,晚安。”

 

88

雷狮这一觉睡得极好,只是做了个短暂的梦,梦里有块硬邦邦的材质不明的板子压着他的脸,让他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不是夜跑少女软绵绵的胸啊”,醒来时倒精神饱满,一点也不像做了梦的感觉。

猫伸爪子抹了抹脸,跳到床头柜上,它还能嗅到床单上安迷修的味道,大概安迷修也躺了一会儿,它看看闹钟上的时间,大脑还没转换过来是睡了多久,肚子先哀嚎起来。

十点了啊,窗帘缝里透出的天幕也是黑漆漆的,怪不得睡不下去了。

“醒啦?”

猫一个激灵,抬头看见是安迷修站在门口,猫确信刚刚安迷修还不在这里,如果不是安迷修在卧室里装了监视器,就只能是安迷修一直会回房间看看它这一种解释了。

“饿了吧?我烤了小饼干,不太甜的那种。”安迷修当然不知道猫心里在想什么,径自向猫走来,边说边张开双臂,猫的身体在大脑思考之前动了起来,像支离弦之箭嗖一下就撞进了安迷修怀里。

宠物的本能太讨厌了。

猫想。

雷狮怎么越来越像真的宠物了啊?

安迷修想。

 

89

雷狮一晚上都没恢复人形,吃饱了就去咬毛线团,安迷修哎呀一声,赶紧把猫抱起来。

“你怎么把这个翻出来的?”

看清那是先前寒假里织了个头的围巾,安迷修直感到哭笑不得。他明明已经把这个袋子塞进柜子里了,雷狮也没再碰过水啊,以猫的姿态究竟是怎么把这么个东西扒拉出来的,大概只能是未解之谜了。

猫跟人眼睛瞪着眼睛开始比划,比划了半天,期间猫还用一招疯狂抓挠阻止了安迷修提热水的行为。

“嘶……”猫很有分寸,哪下都没抓出血来,但安迷修还是决定要装痛到底,“如果我现在是美丽的小姐,你一定不舍得这么对我吧。”

这家伙怎么对着自己也用“美丽的小姐”这种词的,不害臊吗?是有多自恋啊!装痛也讲点基本法吧,它的爪子收得很好的,不可能出错!猫表达了不屑,并强烈要求鱼唇的蓝星人必须为它织好这条围巾,它要求进贡!

毫无还手之力的安迷修表示:好好好,你是猫主子。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等到雷狮回电的卡米尔:……一夜过去了。这么猛的吗?

他看看自家大哥生龙活虎的样子——其实是睡饱了——心中对安迷修的定位开始在哥夫和嫂子间疯狂摇摆。

算了,不管那什么不可描述的时候究竟是哥夫还是嫂子,反正就现状来看,怎么都是雷狮嫁了。

 

90

人们常说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这话确实值得口耳相传。

安迷修总觉得幸福的恋人+主宠生活只过了一周,雷狮提醒他药丸不够了的时候,他还很诧异。

“你干嘛这副表情?自己算算我们上了几堂游泳课了?”

“呃……”安迷修翻出课表,对着日期算了一下周数,然后深深地震惊了,“已经上了六堂游泳课了?!”

这不是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吗?!这,他明明感觉寒假还是几天前的事情,再过两个月不是又放假了吗??

“所以你到底在惊讶什么?”雷狮懒得吐这个槽,只捏着药瓶在茶几上敲了敲,“总之剩下这些你就之后自己用吧,我明天不去游泳馆。”

“明天就开始逃课了?”安迷修忍不住皱起眉,试图寻找转圜的余地,“之后还有七堂游泳课,你也不能请假的次数比去上课的次数还多吧?而且你根本不会请假。”

确实没想请假只想着翘掉的雷狮:“……那也没办法,你反正是已经没办法分给我药了。”

“——不对,不是的,还有办法。”

雷狮探究地看过去,安迷修拿起那个小瓶,面色严肃:“雷狮,你想想,这个药的持续时间其实不止两节课的对吧?”

 

91

“这就是你把药丸一分为二的理由吗?!”

雷狮抓狂。

“你不要担心!”安迷修看了看四周,他们已经下了水,有人发现动静看过来了,他一时间脱口而出,“我吃的是一整颗!”

雷狮稍微冷静了一点,从安迷修身边退开了,好在刚刚的肢体动作只会叫学生们担心他们会不会打起来,不至于产生别的什么误解。

雷狮怎么也没想到,安迷修为了不让他逃课,竟然真的摆出一副我有办法你看我的表情,而他见安迷修胸有成竹的样儿,竟然也真的信了,结果安迷修却是觉得半颗药能撑过一节课还多,让他务必要出勤。他早该猜到的,安迷修要是没有他的药,连自己都要暴露,怎么可能有别的好办法!

那厢安迷修还有些迟疑地想向雷狮靠近,老师的集合哨却响了。

这一天的女生们感到了空前的福利气息,雷狮不知是不是又跟安迷修吵架了,百米来回的时候表情特别凶悍,带着杀人般的气势和视线,蹬边台的那一脚特别凶狠。

然而女生们只能看到他因为用力而绷起的肌肉线条,并不会像缺乏纤弱美感的肌肉壮汉,而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刚刚好的程度,尤其是平日里包裹在黑色布料里的腰身,并不像旁人原先以为的那样有些过于瘦了,虽然瘦还是瘦的,脱了衣服再看,却是裹着一层薄薄肌肉的劲瘦有力。

和雷狮分到同一组后输给了对方的安迷修垂头丧气地坐在充气垫上,好半天才小声嘀咕了一句:

“她们都在看你了,真是的……就算生气也收敛一点嘛……”

这样不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了吗,那不是所有人都把雷狮身上那些漂亮的曲线都看得精光了吗!

格瑞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优秀的听力。他根本不想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吵架了。

 

92

第一节课确实是平安无事地过去了,但第二节课的上课铃一响,雷狮就有了不祥的预感,安迷修也时不时投来不安的视线。虽说是他希望雷狮不要逃课而出此下策,但雷狮现在又自己倔起来单方面冷战了,他现在想劝雷狮离开游泳馆也不行,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果不其然,雷狮游着游着,一个猛扎子进了水之后就两三秒都没浮上来,一直关注着的安迷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到他消失的位置,傻笑着面对一众“雷狮怎么不见了”“安迷修你干嘛”的疑问,努力往水下伸手,终于把猫捞了上来,猫还在挠他,这回是真的没什么力气的小抓小挠了。

安迷修赶紧把猫抱在怀里,用雷狮那条泳裤掩着,溜出了泳池,把猫安全地送到了旁边的澡堂里,帮它开了热水,调成合适的水温。这总共也没费几分钟,外面却响起了喊雷狮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好几个人。

“安迷修……”雷狮哑着声开口,安迷修连忙去看他,却头都没转过去就被雷狮沉着脸推到了澡堂门口。安迷修当然知道这是在叫他出去,也只好先出去,他捞出猫的时候就心疼得不得了,现在已经彻底没办法反抗雷狮了。

他站在外边,只觉得坐立难安,同学们真是催得急,一转眼就有两个人抓着他问雷狮在哪里,安迷修只觉得晕头转向,而雷狮出了澡堂,眉目间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恼意,安迷修一时间不好意思再看他。他们和来找人的学生汇合,混在男生堆里排好了方阵,等着解散。

排队的时候,安迷修不自在地瞥了雷狮一眼,满眼都是担忧,一瞬间收回了视线,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忍不住又瞥了一眼,顿时拍案而起:“雷狮!你没穿内裤??”

这一天,又一座高楼拔地而起:《【情感八卦】他们果然还是有深仇大怨!无数人松了口气【高一排四&排五】》

 

 

——————————————————————————————

 

总以为两人进展飞速的卡米尔:呵,天真。

真正掌握了两人实际进度的格瑞:……

格瑞:看什么,不要看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

(大概是因为,同为猫系对同类身上的味道很敏感吧)(划掉)

 

顺便一提,雷喵梦里那块板子是安安的胸口x

 

评论(8)
热度(320)

© Fla离说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