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火影仰卧起坐
时之歌双重逆主流
三石弟弟帅爆

【安雷】猫灵人不灵

*个志《喵生喵乐》收录限定的小短打,完售放出,一个以为自己计划通结果翻车了的雷狮。现pa,被卷入凶杀案的无辜吃瓜群众安x推理小说家雷,然而并没有和案件相关的描述【

 

 

安迷修第二次来到雷狮的住宅处,这一次总算得以入内。

那位和他曾是校友、年纪轻轻就获奖无数的小说家没多说什么,开了门以后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

安迷修感到尴尬极了。他想起上一回自己站在这道门前,不论是礼貌地敲门,还是爬到侧面的树上礼貌地敲窗,甚至是装作快递员礼貌地按门铃,以及最后不死心地往门缝里塞写着联系电话的小卡片,都没能被许可进屋,也没能成功和雷狮说上话。

那实在不是什么好回忆,毕竟现在的安迷修真的非常需要和雷狮沟通。

而年轻有为相貌俊美的小说家换了个方向倚着门框,看来是必须要安迷修在门口说清楚来意才能继续了。安迷修花三秒时间冷静了一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既诚恳又严肃,对着雷狮那张令他不安的脸说出打了无数次腹稿的台词:

“关于上周五在凹凸路近雷皇大道754号,骑皇咖啡厅里发生的一起恶性凶杀案件,您可以和我聊聊吗?”

雷狮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得安迷修心里发毛,这才终于开了尊口:“你的身份、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你需要的东西、我在这件事里对你而言处于什么位置,这些重点你连只字半句都不提,还指望我会请一个和凶案有关的陌生人进屋吗?”

这极有条理的反驳让安迷修哑口无言,此刻雷狮在他眼中的形象几乎和侦探、军师、科学家、刑讯警员一类高智商且逻辑出色的角色等同。他在纠结之余回忆了一下,好像雷狮确实是个……推理小说家……来着?

但令人惊喜的是,雷狮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回答,而是转身径自走进客厅,向后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进来了。

 

真正进了雷狮的家门,安迷修几乎感到了受宠若惊——雷狮先前的态度真的很让他感到受打击,虽然不气馁再接再厉是肯定要的,但受了打击的这个事实还是让他有点难受。

“是这样的,关于这个案件,警方已经能够百分百确定嫌犯,但在场的民众里,就是我,缺少一份决定性的不在场证明。”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了沙发上,安迷修努力忽视雷狮翻看稿纸的专注神色,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遇见的问题表述清楚:“嫌犯的律师咬死了这一点,又很有手腕,如果我找不到证人,月底的开庭很可能会被对方翻盘……”

安迷修的意思很简单,雷狮光是看他一眼就知道他需要的究竟是什么:他需要雷狮的证词来洗清嫌疑。

这也确实是非常凑巧,案发当时在咖啡厅的十几个人里,偏偏就只有一个雷狮和安迷修一样坐在拐角之后、没有监控的那两张小方桌前,除了雷狮,安迷修需要的不在场证明无处可求。

而雷狮当时正在打电话,电话那端的人证和通话记录俱在,半点缺漏没有,导致安迷修完全处于被动,第一次来访雷狮住宅却被对方拒之门外,距今也有两天了,这两天里他焦头烂额,跑得腿都要断了,最后还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回头再来找雷狮。

雷狮敲了敲桌面,安迷修从焦灼的回忆里回过神来,看见雷狮朝他露出一个柔软而亲切的笑容,他心下一喜,暗道有戏,一瞬间脑袋里全是顺利解决并把嫌犯送进监狱受害人家属心愿得了的画面,雷狮却轻飘飘抛下一句:

“只是跟我坐在隔壁桌萍水相逢的客人而已,要问我某个时间段这个人在不在座位上……我可是还在打电话哎,谁记得啊?我打电话很专心,就像现在校对手稿一样专心。”

霎时间,安迷修脑袋里洗刷冤屈的美好畅想像肥皂泡一样啪的一声碎了个干净。

 

“谁记得啊”这种回复也太不靠谱了吧!

安迷修完全不能接受,而且雷狮说完这句话之后,那副戏谑的表情也太过明显。任谁都能看出来,雷狮是记得的,就算前一次拒绝他入门是不想和凶案扯上关系,也算是人之常情情有可原,那这次完全就只是在戏弄他。

雷狮在给出一次回答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不论安迷修说什么,都不再理会,对安迷修的一切声音、表情、动作,全都听若惘闻、视若无睹。安迷修原本就不是个擅于口舌、长于辩论的,也不可能一会儿工夫就能嘴里说出花来,说出花来雷狮估计也不会有回应。

怎么能这样啊!怎么会有人拿莫须有的谋杀罪名来耍人取乐的,如果真凶不能得到应有的惩罚,受害人家属该有多难受!安迷修又气又无奈。他一边觉得雷狮不是认真的,只要他看够了自己急哄哄的丑态,怎么也会出面提供证词;一边又一万个担心雷狮是认真的。归根结底他根本不知道雷狮的为人啊!

安迷修此刻深切地怀疑,这次雷狮会放他进来,很可能只是单纯地觉得门铃在响很吵。

 

离开这座住宅时,安迷修心中满是失落,他努力打起精神,平复心情,但一回头看见雷狮家门上的名牌,还是感到了满心的恼意。

一个小小的咪叫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安迷修低下头,看见一团黑色的小东西正在蹭自己的小腿,是只黑猫。

黑猫的毛皮油光水滑,色泽完美,两只眼睛剔透得像是两颗剥了皮的葡萄,脖子上还戴着块玉牌,一看就知道是被家境不错的人家供着的猫主子。它四肢修长优美,磨蹭安迷修的动作却不那么优雅。

这倒是奇了怪了。

安迷修惊奇地蹲下身,向这只对他过分亲昵的猫伸出一根手指。黑猫立刻就抛弃了他的腿,咪了两声十分雀跃地扑向他的手指,而且还记得收起爪子,先是用肉球拍了拍手指,然后就转而蹭了起来,湿凉的鼻尖蹭来蹭去,还舔了几下。

哇,这也太亲近人了!太可爱了!

安迷修的心情坐火箭一样飞速雷雨转多云转晴。因为雷狮的态度而生出的那点火气消褪了之后,他才从先前那短暂的单方面交流里琢磨出什么不对头的味道来。

为什么雷狮完全不担心安迷修被气到,对他家里的摆件家具动手?虽然这会导致想求得雷狮帮助更是难上加难,可死缠烂打纠缠到雷狮受不了本来就也是一条出路,何况雷狮的态度实在太气人了,如果不是安迷修,换个性子急、脾气爆的,分分钟肺都要气炸了。

等等,“如果不是安迷修”?

安迷修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重点,他垂着头逗弄那只漂亮的黑猫,又过了几分钟,黑猫终于意识到自己逗留了太久,一步步远离安迷修的时候还时常回头,短短几米的距离又是磨蹭了许久。

没错,相距短短几米,就是黑猫的家了。

安迷修站起身,目送那只猫从雷狮家门侧的猫洞钻了进去,眼神十分坚定。

如果他的推测没有错的话,雷狮一定是认识他的!雷狮一定是因为知道他安迷修是个怎样的人,才有恃无恐地逗弄他——毕竟所有认识安迷修的人都知道,安迷修是个脾气多么好、多么有原则的烂好人。

 

要查的话,果然还是得从他们显而易见的校友关系查起。

安迷修研究着页面里的资料,发现他们不仅是同一所高等学府出身的关系,雷狮上学比同龄人早一年,而他比雷狮大一岁,换言之,他们两个根本就是一届的同学。

安迷修回忆了一下大学时期的学校布局。

他是设计院的,一周五天上课有四天都在设计院专楼上以班级为单位的小教室专业课,剩下那天一开始是思修,后来是马哲,再后来是毛概;雷狮是工科生,除了周三和课后在绘图室没命儿地画图,其他时间在各大教学楼之间辗转来回,偏偏就是没在设计专楼上过课。这样想来,两个人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

但安迷修想起那只猫对自己亲昵得不正常的态度,鬼使神差地把前一句话划掉了。

雷狮一定和他在学校里碰过面,既然不是课表交插,那就是课外时间。要问为什么他如此笃定的话,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明白,反而有点搞不懂自己,总之……总之,他就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个雷狮不可能养出一只对着什么人都那么容易亲近的猫。

像雷狮那样的人会养出来的猫啊……就算不是狮子老虎这类充满威胁性的大型猫科动物,也合该是只用鼻孔看人、走起路来像只国际猫模特的贵族猫,而且还特别喜欢折腾,把家里折腾得一团糟,这样的小霸王才像雷狮的猫嘛!都说物似主人形,养宠物越养越饲主,他总觉得……

不不不!雷狮怎么可能对着他撒娇,宠物黑猫那样的行为怎么可能直接套在人身上啊!安迷修赶紧摇摇头,试图把这个画面从脑袋里甩出去。

不过说到底,工科生毕业后写推理小说一炮走红获奖无数走上人生巅峰这个操作还真是让人羡慕不来,只差迎娶白富美生个可爱的宝宝了。就算雷狮做的事情那么气人,天生记好不记坏的安迷修还是感到了由衷的佩服。顺便一提,他想要女孩儿。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好看的灵魂万里挑一,好看的推理小说三百块一千字,好看的小小姐要是继承了雷狮那张脸,好像也挺美好的。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安迷修思索着。他肯定还得继续上门找雷狮求证词,到时候究竟该……

黑猫磨蹭手指的画面浮现在他眼前。

算了。安迷修下定决心。求人不如求猫。待我拐了他家的猫!看他会不会就范!

 

安静的房间里传来有节奏的咔嗒咔嗒声,是有人在一下一下地按着圆珠笔。

安迷修已经找到了他埋下的所有伏笔,顺着他的套做出了他所期望的推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雷狮头疼地放下了笔。

前期为了剧情,他的角色形象太负面了,接下来他该怎么才能非常自然地答应帮安迷修作证?人设不能崩啊!

黑猫跳上了雷狮的膝盖,前腿一搭,后腿一蹬,整只猫在雷狮的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把自己团成了颗煤球。

怎么办,怎么办……雷狮想着。前期形象太恶劣收不回来……那改成其实没有阴谋,坏心有不过只是玩闹,性格不坏只是过分随心所欲?那下次安迷修再找上门的话……

小说家又按了一下圆珠笔,在空白一片的稿纸上流畅地写下几行字:

“对,我之前是不乐意,但是现在我又愿意了。……给你提供证词的理由?一定要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我高兴吧。只要我喜欢,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我的生活方式,乐于助人的安迷修同学,你不会随便否定他人的生活理念吧?”

写完这些,他才终于松了口气,然而笔尖在这一行的末尾顿了顿,他又另起一行,边写边念出声:

“你喜欢所以要给我作证?安迷修说,你不会真的跟你家猫一样喜欢我吧??对啊。雷狮大方地承认。”

然而做足了万全准备的雷狮怎么也没想到,隔天第三次来访的安迷修,选择了对他的猫下手。

看来现实总是会比小说更精彩一点,翻车了吧!

 

 

——————————————————————————

 

是的,没错,这篇是安←←←雷!没想到吧!我流狮狮追安就是这样的了,疯狂使用套路或者撩安,直到安安受不了来主动找他,就是这么欲擒故纵【】


评论(10)
热度(262)

© Fla离说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