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火影仰卧起坐
时之歌双重逆主流
三石弟弟帅爆

【安雷】狩猎我的那孩子

*是7kfo的师生点文,拿过来一起给来来 @咖嘿店里啡啡啡  庆个生!对不起这次是清水miu车,和上次的生师是对应的【大概】

 

 

“别这么快就想着把我赶走嘛,亲爱的老师。”

雷狮捏起了安迷修胳膊下的试卷,刻意笑得弯弯的眼睛从那张纸上一扫而过。哦,这张是安莉洁的,正确率不低啊,虽然没我高。雷狮淡淡地想。

安迷修呼出一口气。他还没有这么容易就生气,他也不愿意对雷狮动怒,事实上,如果只因为被雷狮干扰了工作而动怒,那他可能每天都会心肌梗塞致死一次。

雷狮可是眼睛不眨就能做出更严重的事情的“坏孩子”。

“老师现在在想什么呢?怎么不敢看我?”

看,皮肤白皙的少年这就靠过来了。他坐在桌沿上,稍稍折着那段腰线,隔着桌面,故作柔软姿态的胳膊贴着肩膀环上来。他上身只穿了一件纯黑的高领紧身衣,勾勒出稍显青涩却轮廓清晰的肌肉线条。他不知道他的模样、他的气息如何引诱着面前的成年人,他摆出的都是自以为是的肢体动作,其实他的眼神和这个行为本身比那些动作更吸引人。

“没什么,我只是走神了。”安迷修目光清明。正直的好老师伸手把学生卷走的试卷拿了回来,先在批到一半的大题上划了一个勾一个圈,然后抬起头规规矩矩地半握住雷狮的手腕,把他从自己身上带了下来。

“现在不是夏天了,就算在室内你也得多穿一点。”他强调道。

如你所见,雷狮的兴趣就是挑战他的道德底线,这种爱好实在是太糟糕了,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对谁都没有好处,怎么雷狮就是乐此不疲呢?

不知他所想的少年哼了一声,尾音微扬,带着一丝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甜。

 

雷狮是自己要求住进安迷修的教职工公寓的,理由是这里的住宿环境比学生宿舍好一百倍,还有人能管饭。

雷狮家里很有些背景,就算安迷修想要拒绝,对门也确实有合适的空公寓,但雷狮只轻飘飘来了一句“安迷修老师做菜很合我口味”,副校长就拼命朝安迷修挤眉弄眼,叫他实在说不出口。

他总不能直说,说我知道我这个学生可能对我有点意思,糟糕的是我也有点松动了很担心出什么问题,为了雷三公子的各方面安全也为了我精神和肉体上的贞操问题还是换个窝更好吧?

那时候安迷修才半途接手雷狮所在的班级没一个月,雷狮对他隐约表露出的好感显得出一半刻意五分赌气,安迷修有些不明所以,但更多还是认为,雷狮只是一时兴起。

毕竟雷狮先前一直都讨厌安迷修这副“假惺惺的作风”,突然又如此亲近,压根不合常理。

“明明就很看不惯鬼狐把低年级学生耍得团团转,还要说什么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玩什么轻拿轻放。”雷狮翻了个白眼,“之前是谁絮絮叨着说鬼狐天冲这样给学弟学妹灌输错误思想会影响孩子的三观,阻碍他们健康积极地发展成长……说了那么一大通,还指望我没听见吗。”

安迷修当时还能摆着坚定的面孔教育雷狮,给雷狮讲他的理念、他的坚持,现在的安迷修只能尴尬地笑一笑了。

因为搬进来的第一晚雷狮就表露出了不熟练的勾引技巧,嘴上说着贬低他夸奖过的三好学生们的发言,眼中却满是自得。

听话的乖孩子总是被晾在一边,不守规矩的坏孩子,不是天天都和你泡在一起吗?

 

雷狮提出搬进安迷修公寓的契机其实并不特别,校园剧里经常出镜的小小事件而已。

成绩优异的坏孩子吹着口哨,踢着球鞋,单手歪歪斜斜地提着一只黑书包,举手投足间却没有邋遢到掉份的感觉。他身上就是有这样奇异的气质,充满自信,带着攻击性和侵略意味闯入旁人的鼻腔,只能由得旁人自己学着习惯,没法儿叫这气味主动消失。

他代表学校参加了一场比赛,安迷修自然是那个直接对他负责的带队老师。各项小考评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回校时已经到了放学的点。

安迷修去车库取车要送雷狮回家,雷狮选择性忽略了自家有司机可以负责接送的现实,不置可否,便就算是默认了。

他上楼去拿书包,出教室门时看见一个从安迷修的办公室小跑出来的女生,胸前好好地系着校服的领结,裙子是很规矩的款式,马尾辫一跳一跳地蹦出了他的视线。

于是雷狮鬼使神差地拐进了安迷修的办公室。

他们学校的办公室都是两人一组的小间,这间办公室里暂时没有人在,不过既然没有锁门,想来另一位老师不多时就会回来的。

他在两份摞得齐整的讲义中间找到了那封信。信封是粉色的,背面有着字迹娟秀的署名,一笔一划写得很是工整认真,不用拆开就知道内容是什么。

雷狮没有感到很大的空落感,也没有因此受到什么刺激,更没有手脚生汗、大脑发热。他不是这种会把恋爱当成全世界的性格,他只是独占欲很强而已。

所以雷狮带走了那封情书。

安迷修站在楼下等他,见他下了楼便招呼道:“下来啦,我直接送你回去吗?”

“麻烦顺带去买杯咖啡。”少年看着他的猎物,眼中是愈发甜腻的笑意,“安迷修老师能请我的吧?”

 

雷狮就这样在安迷修的公寓里住了五个月,中间隔了一场寒暑假,转眼两人相识竟然都将近十个月了。

安迷修开完会回了公寓,就看见雷狮坐在阳台边抽烟。

他略略皱了皱眉头,没多说什么,只是用手里的文件袋敲了敲桌面,雷狮就回过了头。

坏孩子朝他笑了一下,身上不是平日那件高领紧身衣,难得的,领口开得很大,露出常久以来不见天日的雪白锁骨,还有一截更往下的部分……

这还不如让我继续留在办公室编讲义。安迷修想。

“别在玄关呆站着啊,老师。”雷狮吐出一口白气,眉尖微微上扬,眼角也跟着上扬。那烟气像是某种染料,把他整张漂亮的面孔染得朦胧如在雨里云间;又像是轻轻扯开的一缕棉花糖,丝丝柔柔绵绵绕绕;或其实他们脚下这片瓷砖的原料也是棉花糖,还没迈开步子,只是站在原地,就叫人感到好似要陷入地面的恍惚和晕眩。

雷狮会喝酒,安迷修向来十分头疼;也抽烟,好在不勤快。

安迷修走过去,神色肃然地把他指间那截烟屁股取出来,扔进了垃圾桶。

明明已经入秋,空气中却有些怪异的湿闷,雷狮嘴边挂着笑,他伸出手在老师的肩上轻轻地划了个圈,好像是在挑逗,又好像只是单纯地要给这干净的正人君子留一点尼古丁的味道;像一个标记。

好在不勤快。

“今天是我们认识三百天纪念,虽然你肯定不记得,”雷狮眯着眼说,“不过我能开瓶香槟庆祝吗?”

“我拒绝你就不会喝了吗?”

安迷修从来不敢表现出来,他其实对雷狮抽烟的样子……相当动摇。

“当然。”雷狮恶趣味地顿了一下,“会喝。”

他看见安迷修毫无意外的神色,颇为无趣地撇了撇嘴,眼睛却还是亮的。他的眼瞳是紫色,像遥远的星星,一种冷淡而凉薄的色调,泛起光亮时却变成了与他那张脸相当合衬的艳丽,兴致越是高昂,那双眼就宛如云霞。

谁让他还是个藏不住多少心思的十七岁男孩。

安迷修无可奈何地看了雷狮一眼,马上就把他的真实情绪看穿了。

这个小坏蛋,果然还是被他发现了。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雷狮光明正大地把两瓶香槟摆在了桌上。

安迷修知道他的意思,只好说:“我明天早上有课。”

“那正好,两瓶都是我的了。”雷狮没有坚持,但他飞扬的语调让安迷修不由自主地眉间一跳。

他按住更靠近他的那一瓶,雷狮正要把它移向自己面前:“我只能接受你在我面前喝一瓶,这是底线了。”

“就是说躲到房间里去更好?”

“这整间公寓都是我的。”言下之意是不行。

“嘿,如果你非要这么想,我可以在一周内让这所学校变成我的所有物。”雷狮挑衅般瞪着安迷修,唇角还勾着,他相当享受和老师的斗嘴,安迷修是知道的——因为就在这时,长长的垂下的桌布遮掩下,雷狮光裸的脚在安迷修的腿上轻蹭。

安迷修于是也垂下眼帘,简直像是在说,他的眼皮就是那块桌布。他既不闪躲也不呵斥,可也不会给雷狮其他的任何反应,不该发生的事情都被印着花的桌布遮住了,这时候任谁看过去,都只会看见那些鲜亮而死板的花纹。

雷狮脸上终于失却了笑意,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亲爱的老师,诡异的沉默迅速席卷了整张餐桌。雷狮在这沉默中喝完了那瓶香槟,然后赌气般丢下碗筷,径自回了房间。

安迷修的神情这才有了变化。感觉自己头大如斗的老师揉着太阳穴,疲惫地叹了口气。

洗碗时他苦中作乐地想:这回雷狮受了冷遇,该安分一阵了吧?

然而时至夜半,雷狮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不要妄想他雷狮会就这么咽下这口气。

——雷狮爬上了安迷修的床。

 

半梦半醒间,安迷修先是感觉被子被掀开了一角,身边出现了一个新的热源。近日天气渐凉了,他还没换上更厚些的被褥,不自觉地便就侧身搂住了这个温热的东西。

掌下的触感给了他很奇妙的回馈。

?不是师傅养的金毛吗?

然后他闻到了酒气,算不得浓烈,但也绝对不轻了。这下子安迷修仿佛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他的大脑飞速恢复清明,抓住那只往下探索的手哑着声质问:

“你回房间之后又喝了酒?”

被他这样紧紧盯住的雷狮反倒心情不错:“安迷修老师,你肯好好看我了呀?”

雷狮面色绯红,紫色的双眼中透出一点冷意,他试图挣开安迷修继续往下摸那个要命的部位,却发现安迷修的手劲大得要命,完全超出了他的预估。

雷狮感到手腕的痛了,但他终于笑出了声:

“怎么了,老师啊,你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嘛。”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先是向后退开了一个身位,这才松开雷狮的手。看见雷狮手上的青痕,安迷修想要忍耐怒意,然而忍了又忍,还是压不住心头的邪火:

“雷狮,你为什么进我房间?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雷狮抬眼看他,安迷修一惊,雷狮不管他的反应,十分愉快地回答道:

“我来测试一下未来男朋友的功能是否齐全。”

夜袭老师的坏孩子目光往下一扫,补充道:“我挺满意的。我是说,反应速度和规模。”

安迷修脸上登时又青又红,煞是好看。

“哎,你不否认未来男朋友这一点啊。”雷狮顿了一下,露出可惜的神色。

安迷修和他住了这么久,早知道他喜欢在哪儿埋坑等人往里跳了,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雷狮见他一声不吭,自讨没趣地哼了一声,揉了揉仍然发痛的手腕,便把手搭在了自己的腰上。

安迷修被他吓到了:“你又要做什么?”

“就像老师看到的这样咯。”雷狮动作迅速地拉下睡裤踢到床下,“我现在可是在自己喜欢的人床上哎,而且满屋子都是老师的味道。哎呀年轻人就是很冲动,老师也是这么过来的,一定会懂我吧。”

安迷修这下真的急了,急忙赶在雷狮把最后一块遮羞布扯下来之前扑过去,压住了那两条在黑暗中白得发光的长腿,这次雷狮两手都被他按在了头顶,免不了碰到淤青的部分。

雷狮嘶了一声,安迷修在昏暗的房间里准确地直视他的眼睛,认真地问道:

“雷狮,你到底在急什么?”

 

坚持数秒后,雷狮绷紧的腰身放松了下来。他不带多余含义地用被制住的手指去摸安迷修的手,安迷修心里一阵悸动,但还是不敢把他放开。

“你这家伙这种敏锐的地方真是不可爱。”

安迷修皱起了眉:“别用‘家伙’这种词来代指老师。我是你的长辈,雷狮。”

“得了吧,我们年龄差也就刚上两位数,你不比我大多少。”

“十一岁不够大吗?先等一等,不管我们差多少岁,老师这个身份就是长辈,你别总想着把我拖进你的逻辑里,年龄差根本不是重点。”

“啧。”雷狮咋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逻辑严谨了,明明平常就是个又蠢又呆还很轻信的白痴大人。”

“白痴大人还真是对不起啊。”安迷修保持着认真严肃的表情继续说,“你的膝盖可以别乱磨了吗?这很危险。”

“我没有做我想做的事的权利吗?我又没有损害你的利益。”

“你现在的行为是在威胁我的贞操,双重意义上的。”

“哦,看来继续的话是能达到我目的的呢。”

“所以你损害我的利益了,最好给我合理的解释,不然达成目的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的。”

“这么说来好像是损害你的利益了来着。”雷狮脑袋动了动,“不过等我的目的达到了,大家就只会觉得是你损害了我,而不会觉得我有错。因为我还没成年嘛。”

安迷修的脸黑了。雷狮肯跟他讲道理的时候还好,可现在雷狮已经把未成年当成了武器,这显然是没办法讲道理了。但他还是秉持着一个合格的教师应有的素养,在学生把腿摆在他枪上的前提下艰难地开始了“班主任の谈心”。

 

“跟我说点真心话吧。”安迷修说。

“说了就能有机会吗?”

“在你成年之前什么多余的东西都别想。”

“真是严防死守啊。”雷狮的指尖轻飘飘地挠着安迷修的掌沿,玩得不亦乐乎,“不过没关系,我就喜欢你偶尔强势起来的样子,这个隐忍又坚持的眼神不是很好嘛。你问吧,我看情况决定说不说真话。”

安迷修对他的一系列用词无言以对,这时候只能装作没听到了,于是他开始提问: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逃课打架抽烟喝酒……这些我都能忍,夜袭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是不可能对未成年下手的。你不会希望我真的讨厌你、觉得你无药可救吧?”

“哈?”雷狮挑着眉毛轻佻地笑了。

“别自欺欺人了,我的安老师。我逃课打架抽烟喝酒,这些可不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才做的,你得把先后顺序和因果关系搞清楚点。”

“我不是什么‘虽然抽烟喝酒但本性不坏’的可塑之才,随心所欲地做这些就是我的本性。我把话说得明白点,对我们都好。我这个人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最讨厌为难自己,虽然我确实非常喜欢你,恨不得立刻就跟你上床,但在这一点上我不太乐意叫你自作多情了,看了怪可怜的。”

安迷修静静地看着雷狮,雷狮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闪而逝的恼火,然而只有短短一瞬,其他时候他的眼神都十分平静。

“‘对我们都好。’”

安迷修重复了这句话。

“你是从哪里得出的这个结论?”

雷狮哼笑一声,一派若无其事的淡然:“难道你认为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的当然是对的,说开了对谁都好,但因为是你说出了这种话,我才会觉得不对。”安迷修说,“雷狮,你今天说的这番话,和你的目的完全背道而驰,你不是想和我光明正大地交往吗?你敢说这里面没什么异常?”

雷狮的两眼微微地睁大了,安迷修不愿意错过他一分一毫的神情变化,深深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慢慢地说:

“你不是一直都想看我被你拖进不伦的师生恋里,你不是一直都想看我为难吗?你不是想看我既放不下师德,又被你诱惑得头晕目眩的蠢样吗?雷狮,我是不想随意插手你的人生,可是你今天在说什么?你说的这些话,只是单纯地在把我推开吧?”

安迷修握住雷狮一边肩膀,眼中隐隐浮现出雷狮看过的莫名恼意。

“‘我这个人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最讨厌为难自己。’”安迷修又复述了一句雷狮说过的话,作为佐证,“我知道你就是想看我挣扎两难的样子,以此为乐,但是你怎么突然开始连你自己也为难了?”

雷狮沉默了片刻,还是闷闷地笑了出来。

“老师呀。”他伸手捉住了安迷修的衣袖,用一种不似他以往强势做派的方式,“你这种不可爱的地方,真是太可爱了。”

 

“所以你能放过老师吗。明知道我不会对你出手,你根本就只想折磨我而已吧。”

“哪有,我不是说过了嘛,就是测试一下。现在我知道我未来男友的尺寸了,嘻嘻。”

“不管你未来男朋友到底会是谁,你的恶趣味能暂停一下吗,我……”

雷狮打断了他:“等等,我未来男朋友已经限定人选了,就在刚刚可是得到了你的首肯哦。”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刚刚可是发表了一大通戳人心窝的发言,难道还想否认你喜欢我这个事实吗?”

安迷修卡壳了。

“……你出去,想我不否认就乖乖出去。”

雷狮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发现他是真的快受不了了,戳在自己腿上的东西也确实硬热得过分,这才稍稍松了口:

“我不在,你怎么解决,自己来吗?不如我给你撸出来?”

“醒醒,像现在这样让未成年人接触到【哔——】,对我来说就已经太过头了,直接接触是不可能的,是禁忌事项。”

“哦。那你不怕撸到一半我进门来欣赏吗?”

“你先把我房间的钥匙交出来,我今晚明明锁了门,你白天去配了一把对吧?”

“嘁,就不能让我占个便宜吗。我要是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太浪费这么有利的事态,我雷狮可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的。”雷狮眼珠转了转,“【哔——】是禁忌事项的话,和未成年接个吻总没什么大问题了吗?”

 

已经入秋的夜晚有些凉,窗户留了一条透气的缝隙,从外头漆黑的夜里灌进了风,但交叠的身体是热的,完全不会觉得冷。

雷狮的手臂勾着安迷修的肩膀,略显薄削的嘴唇贴着安迷修的。雷狮总是很聪明,所以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叫老师,这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一次机会,再把安迷修吓跑就不好了。

所以他只是小声地叫着安迷修的名字,磨蹭安迷修的嘴唇,引诱对方放开牙关容纳他入内。

安迷修被他磨得没法。他轻轻地捉着雷狮没有发青的那只手,雷狮伸出了舌尖舔他的唇缝,他就放弃般打开了双唇,任由满心侵略的坏孩子欢呼雀跃地挤进来,试探地舔过他的口腔黏膜,寻找他无处可躲的舌头。

安迷修慢慢地给了雷狮回应。

结束后不会换气的少年不住地喘息着,更加搂紧了安迷修的脖颈,在安迷修耳边喘着,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接吻好舒服啊老师,缓了好一阵也还在喘,明明以他一千五百米跑全校第一的体力不至于这样的……

果然是不会吃亏的雷三公子,这是报复啊。安迷修在心里叫苦不迭。

雷狮玩够了,一秒收住紊乱的气息,笑意盈然地从床上爬起来,快乐地无视了安迷修胯间鼓鼓囊囊的一团,不知从哪里摸出把钥匙丢在了床头,关门前还不忘道了声晚安。

安迷修痛苦地自给自足,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所以其实雷狮今天到底怎么了?”

 

——————————————————————————————

 

 

不知为何我的师生里狮狮总是要夜半爬床……辣鸡lof卡了我半个小时!!

来港一段废话

原本上半年出喵喵的时候我有计划过,cp23想努力出一本不像喵喵那么薄的豪华厚本什么的,但我没几天就要进入实习了阶段,所以赶cp是不存在的啦。在安雷酱还有很多想写的东西!希望之后也能有时间继续写!


评论(10)
热度(537)

© Fla离说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