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火影仰卧起坐
时之歌双重逆主流
三石弟弟帅爆

【安雷】简单而高成功率的推销方法

*复建,毫无逻辑的轻松向小短篇,真的很短

 

 

安迷修摔进了河里。

河神晃晃悠悠地从河里飘起来发问:

“诚实的雷狮少年哟,你掉的是这个……”

雷狮嗤笑一声,连多一个眼神都欠奉,径自继续往前走,河神半句话还没说完,登时急切地大喊:

“三个安迷修!三个安迷修打包出售!搓圆捏扁随您心意,泄愤行为虽然不鼓励但也OK,绝不做出背叛行径!三个一组,物美价廉,三种口味任您挑选,总有一款合您心意!还可以留一个自用……把两个丢掉……或者转赠……”

河神在雷狮意味不明的注视下渐渐哑了声。

雷狮又笑了一声:“丢掉或者转赠不就便宜了别人么,既然成了我雷狮的东西,我就不可能让出所有权,那三个安迷修就都顺利待在我手里了。你是在打这个主意吧?”

河神看看天,手里拎着三根意识不清的呆毛,不敢回答。

“我管你在打什么主意,在我看来会花钱买安迷修压根就是赔本买卖,我们海盗从来唯利是图,我干嘛要买你的什么‘三个一组物美价廉’……”雷狮翻了个白眼,“就安迷修还物美呢,拉倒吧,当我不知道他什么倒霉德性,从街东走到街西就能把钱包里的钱全都白送出去,资产入账完全是负数,还物美,美得他。”

河神连忙飞速摇头。

“不是你想的这样,首先所谓物美价廉,是指不要钱给你三个!一听就很好嘛,不要白不要嘛不是。当然针对你刚刚说的这个问题,其实是这样的,”河神把最右边的一个安迷修丢上了岸,“这个安迷修绝对不是你刚刚形容的那种类型,这个是复仇骑士安迷修,非常酷,不会走在路上白送旁人东西,因为他的理念就是有来有往,绝对公正。”

说完河神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希望这个安迷修醒来之后不会发现被他篡改了人生格言。呃,反正也只是小幅度篡改(大概吧),应该没问题。

“绝对公正还行。你以为我是谁,海盗的理念就是掠夺,公正个鬼啊为什么你会觉得公正属性能打动我?”雷狮面无表情地吐槽。

河神委屈地说:“因为比起另外两只,这个公正属性已经是最容易推销的了嘛……”

“这个量词很好,我喜欢,继续保持。所以另外两只是什么?”

河神下意识回答道:“一只是软萌可爱的兔子安迷修,一只是得到过教皇加冕的光明骑士……”

雷狮转头就走。

 

河神毕竟不是个普通的老头,尽管雷狮健步如飞,河神也能乘着鬼知道陆地上打哪儿来的浪头追到人身边。

雷狮一边走,一边侧过脸观察了一下,然后说:

“你不如把这个赶路方式推销给我得了,这很符合海盗的口味。”

“不行,这个不行。”河神头摇得拨浪鼓一样,“给目标人物随意添加与原设定逻辑不能自恰的能力是违反条例的,你是雷系法师,高攻高敏,使中距离重兵器嘛,我事先了解过了,水系遁术完全不OK。”

雷狮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没再开口。

河神还是按捺不住,又主动说道:“这三个安迷修,你真的一个都不想要吗?兔子安可以卖萌,性格软糯绝对躺平任调戏;骑士安虽说比原版那个安迷修——”

“啧,”雷狮提醒他,“量词。”

“——虽说比原版那只安迷修还要更死板一点,但他可是会把睁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也就是雷狮少年你,当做是自己效忠的对象哦,这不是很棒嘛。”

“复仇安就更不用说了,在保留了安迷修本人一定性格本质的基础上,更为贴合你的三观和行事风格,不会对着你长篇大论也不会拦着你这拦着你那,可以义结金兰也可以邀为同道,甚至是发展成别的什么呃咳呃咳或者哦吼哦吼的关系,三个都行的哦!随你喜欢!任你选择!”

雷狮百无聊赖地停下脚步,背倚着墙,手肘向后抵着墙面:“你是不是只会说这两句?”

河神也随着他停下来,赔着笑把躺在浪头里的三个安迷修拎到雷狮脚边,神奇的是三人身上别说沾湿了,连点水渍灰尘都没有,雷狮低头看了看,神色莫名。

河神说:“话不贵多,贵精嘛,这两句就是我推销的精髓啊!”

雷狮:“你还嫌你说得不够多?”

眼看河神摇着头张口又要说些什么,雷狮手肘一用力,按下了墙面上的一块砖,顿时地面翻转,五个人都掉进了黑洞洞的不知名空间里——原来他们站在了一处机关上。

雷狮一锤子砸在河神脑袋上,把人砸晕了过去,身边亮起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左右两边延伸得最远的两道电光,呲的两声点在了船只造型的灯具上,立刻把这个秘密基地照得亮堂。

“什么傻逼河神,怎么比安迷修还蠢。”

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很明确,也很明显,都跟你说了海盗就是喜欢掠夺掠夺,白送上门的东西不高兴要,把人干翻抢走才有劲,怎么就是听不懂,非要跟上来叽叽歪歪说了半天屁话。

“真的是菜。”雷狮随便扯起一个安迷修的衣领,捏着对方的脸颊肉,对着地上装死的河神嘲讽了一句。

嗯……看安迷修这个样子,他心情变得出奇的好。这样也算有进账,不是亏本买卖了吧,毕竟海盗团长的好心情,可是千金难买。

 

 

雷狮摔进了河里。

河神晃晃悠悠地从河里飘起来发问:

“诚实的安迷修少年哟,你掉的是这个皇子雷狮,还是这个NO.4雷狮,还是这个星际海盗雷狮?”

安迷修石化在原地,好半天才气若游丝道:“雷狮乘以三,那我岂不是再怎么可劲儿做好事,也抵消不了他的犯罪速度了?”

他嘟哝这么长一句,河神没大听清:“安迷修少年,老人家耳背,你能再说一遍吗?”

正直的骑士苦恼地将三个雷狮上下左右打量了好几遍,最终摇摇头:

“老人家,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可没有掉什么东西。”

河神早决定了不管他怎么回答,这次一定要按照套路走,于是欢快地给出结论:

“你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那么这三个雷狮就都……”

“等一等!”安迷修打断了他,“我是说,雷狮属于他自己,所属权不在我,所以请不要像童话里那样做好吗?实在不行的话,老人家可以把他送回他自己的家里,老人家也不是什么凡人,总不会腿脚不便吧?”

“呃,你的意思是……”

“我是说,你可以送给雷狮两个多出来的他自己,但是不能送给我。”安迷修诚恳地看着河神,“我真的没有掉东西。”

河神:“……啧。”

 

 

————————————————————————————

 

起这个题目的意思是:神他妈高成功率


评论(13)
热度(497)

© Fla离说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