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火影仰卧起坐
时之歌双重逆主流
三石弟弟帅爆

【安雷】酒品不好不要轻易醉酒

*一个非常沙雕的梗,小短文,不会应付劝酒的实诚白领安迷修x“滴滴扶手”专员专业骗保户雷狮,开头有一点点快乐柠凯

 

 

安迷修真的喝多了。金和紫堂幻面面相觑。

平日里安迷修算是个谦虚的人,也有偶尔的耍宝,但当他认真严肃地说着“还可以”的时候,大部分都是“非常行”,所以他们也理所当然地误以为安迷修非常能喝,哪知道他这次是真的“还可以”而已了。

“那怎么办呢?”身为独居女性而拥有被灌酒豁免权的安莉洁用手指点着嘴唇。

金和紫堂幻动作一致地摇头。

同样没有被灌酒的凯莉走过来,命令这两个面上泛红的半醉小子让开。

“我看你俩也不可能送他回去了。”

她伸手一捏安迷修的鼻子,几秒后,闭着眼的安迷修张开了嘴。

“啧。这现在谁搬得动啊,一大半都醉倒了。”

凯莉摸出安迷修的手机,一通操作后又扔在了安迷修怀里,刚刚好卡在他胡乱中解开两个扣的衬衫领口。

“就这样,金和紫堂,你们两个跟我走。安迷修交给滴滴扶手,我刚刚叫好了。”

金和紫堂幻又一齐点头,安莉洁歪歪头指了指自己。

凯莉翻了个白眼:“你只喝了柠檬水又不会醉,别指望我带你一起回去,就算四个人刚好能拼车也不行。”

安莉洁慢吞吞地哦了一声,又慢吞吞地拿自己的手机叫起了车。

“车来了。”她说。

“那就走啊。”凯莉一手拉着一个回答。

 

十分钟后雷狮来到了这家酒店。

雷狮是一位给自己上了天价保险的扶手专员,在滴滴扶手用户里是出了名的,几乎所有被他利用来骗保的用户都会第一时间把这个人拉入黑名单,但凯莉可是当场给安迷修装了个新软件,在专员与用户双向保密措施的作用下,新用户是不可能提前避开他的。

顺便一提,唯一一位没有拉黑他甚至还成了回头客的人叫做佩利,此人人生中只经历过雷狮和帕洛斯两个专员,此二人用的乃是同样的路数,因此佩利至今都以为被骗保是正常的。

话扯远了,雷狮进门一看,满屋狼藉,能看得出来胡吃海喝的人数绝对超过二十个,到这会儿却已经被领走了七七八八。

于是雷狮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客户: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睡死过去的棕发男人;看起来二十小几岁,实际上也是;还有双醒目的红色运动鞋,听说是因为本命年。完全符合描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客户的描述里要解释这双红鞋。

雷狮娴熟地去摸这人的裤兜,他得先用安迷修的手机扫自己的码,不然他的骗保前置条件可不成立。

他摸了个空。

面容俊美五官精致的年轻人一只手还在兜里,隔着一层薄薄的牛仔裤贴着别人热乎乎的大腿,他抬起头,就正对上了安迷修领口露出的手机一角,以及在那之后安迷修薄荷绿的眼睛。

雷狮睫毛一颤。他笑着把那只手机抽出来,也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不动声色地说:“我是来送你回家的滴滴扶手专员……”

滴滴扶手你不太清楚吧?我看你是新注册的用户,我给你说明一下,我的工作就是是专门扶像你这样喝得上头、行动不便的醉汉回家。

后面那一长串台词暂时都没用得上,因为回光返照的安迷修张口就是一句“你的睫毛好长啊”,说完脖子一歪,继续睡了。

雷狮:“……”

 

雷狮用那只还残留着安迷修胸口温度的手机扫好了码,把人架起来,就往回走。

哦如果你要问为什么他拖着个人还要用走的,这都是凯莉选择的套餐:最便宜也最麻烦的“陪我散步”套餐。凯莉虽然不算个心善的姑娘,但她也着实不是故意的,这只是默认选项而已,何况安迷修的公寓不巧离这家酒店不远,她没有必要改。

雷狮架着安迷修安分地走了一段,对安迷修的考量也达到了尾声。

“还真像备注里说的那样,‘不发酒疯,但是意识不清,无法沟通’啊。”

他嘟哝了一句,眼珠一动,眸色转深,顿时露出了一个十分漂亮的笑容。

陷入黑甜梦乡的安迷修突然感到脊背生寒。

雷狮从自带的小背包侧边抽出一杆伸缩自拍杆,放好了自己的手机,还对着镜头比了个心。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半,我旁边这位是安迷修先生,我今晚的客户。接下来需要拍摄的影像符合我们滴滴扶手的用户条约,将会用作证实这一路发生的事情,并在次日与安迷修先生核对、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后彻底删除不备份。”

他熟练地说完这一段,便在镜头沉默的注视下,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握着安迷修的手腕打了自己一巴掌——看着很用力其实连皮肤都没红的那种。

然后他面不改色地又从包里掏出一盒泡软了碎麦片的纯牛奶,以一个更加刁钻的角度,隔着安迷修倒在了自己身上,还压根没碰着安迷修的衣服。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路程里,他的手机镜头绕过所有真相,诚实地记录下了这一切。

 

安迷修在宿醉的头痛中醒来,因为头太疼了,胃又一直在抗议,所以他压根没睡得太久。

“怎么是八点……”

他脱掉满是酒气的脏衣服,忍着难受先洗了个澡,把自己打理干净又吃了早饭,这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竟然收到了一份上万的保险理赔账单!

安迷修倒抽一口凉气,仔细瞧了瞧,这份账单来自昨晚半夜一点的滴滴扶手专员,专员编号LS19950410……滴滴扶手是个啥玩意儿??

安迷修紧急了解了一下这个软件。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保险的理赔啊……”他眼神发直地自语,然后在热水壶的提示音里回过神来,他得先联系这个专员LS199……管什么编号!

于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那端的男人语调带着年轻人特有的一点飞扬,声音还很好听,听起来也并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安迷修顺利地和男人约好了中午见一面核实昨晚发生的一切。

不对,这明明也就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大男孩而已。

安迷修想了想自己长达两年的工作经历,心中涌起了一阵年长者的微妙包容。

如果对方可以证明这一万多的赔偿款是合情合理的,那也没什么办法。他想着。

而且人家声音那么好听。

他重复了一遍。

 

雷狮把证明影像摆在了安迷修面前,欣赏了一会儿安迷修逐渐目瞪口呆的表情,而后他上下嘴皮子一碰一分,又是一串常用台词从里头顺溜地蹦了出来:

“我们滴滴扶手专员可通过软件协议为自己购买保险,毕竟深夜和醉汉独处,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是?在这样一份高危的工作中,我们享有被扇巴掌险、被推倒地险、被吐一身险……共计十六种保险,来维护我们的尊严和人身安全,这也是很合理很好理解的,对吧?”

雷狮原本以为他还需要再使出些谈判的手段,才能叫面前这人把视线从那其实漏洞十分鲜明的视频上移开,乖乖地为他奉上真金白银,可安迷修把这仅仅十分钟的、造了假的真视频又看了一遍,就猛地站了起来,捏着拳头紧抿着唇,仿佛在忍耐什么痛苦一样。

雷狮心中警报一响,脸上适时地流露出毫无破绽的惊诧与薄怒,厉声道:“你想做什么?你不想认这笔账吗?这可是完全合法的!”

他狠话还没放出来,安迷修就无法忍受地鞠了个超过一百二十度的躬,大喊:

“对不起!!”

雷狮卡住:“……啊?”

安迷修自责地说:“我没有父母,师傅从小教导我要做一个正直诚实、谦逊知礼、勇于争先的人,以助人为荣,以害人为耻。我昨晚虽然是无意识,但实在是给你添了太多麻烦,你大概心中有愤懑吧,都对我发泄出来,没关系的,钱我也给你,我这就给你!”

钱!

雷狮听到了关键词,出众的反射神经让他勉强跟上了安迷修与众不同的思路:

“钱当然要给我,但是发泄就不用了,钱货两讫,你这笔钱就是用来补偿我的,我不需要再把你怎么样……”

“你真是太温柔了!”安迷修感动地说。

“……”雷狮说,“你先打钱吧。”

“好。”安迷修说。

话音刚落,雷狮摆在桌上的手机就传来了叮咚的提示音。雷狮眼神隐蔽地一扫屏幕,表面上大方地说:

“你给了我保险理赔,那我们就一清二白,你也不欠我了。”

“对的对的,清清白白。”安迷修见他都不拿起手机确认,就说了一笔勾销的话,那叫一个热泪盈眶,“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这么……你真是个好人!”

“……”雷狮说,“下次有需要也可以联系我哦!”

这么蠢的大肥羊,不宰白不宰!

他恶狠狠地想。

 

 

——————————————————————————————

 

不要问我滴滴扶手是个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它只是如同黑夜般的流星突然出现在我的脑袋里,挥之不去……

总之后来雷狮以“你实在太麻烦了除了我都没有专员愿意接你的单”之名靠着暗箱操作承包了安迷修所有的叫扶手服务,至于安安白白丢了这么多钱是不是太惨了,不他乐在其中呢,追媳妇儿花的钱那叫白白丢的钱吗!!


评论(10)
热度(464)

© Fla离说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