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安雷】顺流而下

*一看就知道的儿童节贺文括弧迟到(真的好迟啊!!),满嘴酸(sao)话的文学青年安迷修,和嘴上说着讨厌其实很宠对方的雷狮,结尾可能有点出乎意料

*刚刚按了一下发布发出去三篇,吓死我了……

 

 

01

 

在雷狮眼里,学生时代的安迷修是个充满文科生酸味和迷之少女心的假正经。

他们还没交往的那会儿,雷狮就常常在各种节日看见或者听闻安迷修的种种“壮举”,而这个“节日”的定义包括但不限于元宵节、情人节、白色情人节、520、521、七夕节……安迷修试图向女生搭讪并求交往求约会的新闻一周能听到三次以上,久而久之也就算不上什么新闻了。

别人是有情人每天都是情人节,搁安迷修身上,变成了没有情人也得计划着把每天都过成情人节。

“这哪是想过情人节,他有对象么?连父亲节母亲节都想当情人节过,分明是每天都在求偶。”

雷狮一针见血地评价道。

这两句话经历多番辗转传到安迷修本人这里时,已经因口耳相传变得面目全非,令安迷修悲愤欲绝,提起两把扫帚就冲到对门寝室要跟雷狮决斗。据隔壁寝围观群众透露,雷狮半点不虚,操起门后的拖把就跟他干上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这场轰动全校的决斗究竟是谁赢了,和那两句话的最终版本究竟是什么一样不可考证,不过结局是安迷修总算如愿以偿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恋人,虽然性别跟他从前畅想的不太一样。

 

 

02

 

以前安迷修张嘴说酸话的时候,雷狮最多站得远远的在心里冷嘲热讽几句,有时候说出声刺激对方,有时候则不会,而那些话再酸也不是说给他听的,被搭讪的女生们用过度统一一言难尽的神情给出了明确的答复。

但当安迷修把到处点火的精力集中到一个人身上,雷狮发现自己竟然连半个月都撑不下去。

雷狮坐在咖啡店的贵宾隔间里,面无表情地看着安迷修:

“所以呢?这就是你在今天把我约到离学校这么近的咖啡店里,还忘了我们两个约会会被校友围观,结果反过来拜托我掏会员卡付钱的理由?”

“因为我们交往之前你很喜欢来这家咖啡店嘛,你看你都办了VIP会员。”安迷修反驳完了,显然有些坐立难安,但强烈的求偶欲啊不是,强烈的表达爱意的心情让他坚强地点头肯定了雷狮的问句。

雷狮差一点无语凝噎,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语调还是不由自主地扬了上去:“你不是吧,儿童节都不放过??”

安迷修干咳两声,眼神嗖地飘远了:“这……反正都是有恋人的人了,光棍节也得过成pocky day不是吗?”

“好吧,好吧。”雷狮抬手示意他先暂停。过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再次开口:“说吧,今天约会是想怎么告白?”

半个月恋爱期间告白十次的安迷修神情一变,极认真地隔着方桌执起雷狮一只手:

“你之前说过,我是你的第一个男朋友,对我来说你也一样,所以我认为儿童节是可以见证我们对这份恋情怀有赤子之心的日子。”

赤子之心是用在这里的???

雷狮:“……哦。”

他究竟是怎么忍下这半个月的?雷狮陷入了长考。

 

 

03

 

受不了安迷修张口就是酸话归受不了,雷狮还是跟着安迷修的安排,在喝完咖啡收了礼物之后去看了恋爱电影。

我真是宠老婆。他深沉地想着,然后站在影院的出口用冷嘲的语气对安迷修说:“这电影真是烂透了,亏你能全程都看得那么认真。”

再烂你不也没睡着嘛!安迷修心花怒放,看着恋人的眉眼间都满是温柔缱绻:“有你在身边,什么电影都成了金狮奖提名。”

“别特意挑跟我名字接近的奖项拿出来说啊,很恶心啊你这蠢货。”

安迷修肉眼可见地失落了一点:“因为……太明显了吗?”

雷狮最看不得他窝囊的表情和语气,顿时嘴角一抽:“你要是能说出毫无违和感的情话,也不会被那些女生拒绝到今天了!”

安迷修登时眼睛一亮:“我能说出毫无违和感的情话你就不会有拒绝我的理由了对吗?”

……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会抓重点。

“很遗憾。”雷狮挑着唇角朝他露出一个充满反角役气息的笑容,“我想拒绝的时候就拒绝,根本不需要理由。”

这不还是没有否定刚刚那句话嘛!安迷修愉快地眯着眼睛笑起来,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透着何等的傻里傻气,看得雷狮头疼。

雷狮是真的头疼。他回过头,在安迷修看不到的地方揉了揉太阳穴。

这人也笑得太蠢了,简直能看见有种愚蠢的光辉从背后源源不断地冒出来,闪得他都头痛了!

对,头疼也是安迷修的错,反正都是安迷修的错。

 

 

04

 

看完电影,他们去吃了日料。

安迷修给雷狮拣了一块明虾手握,口味偏重的雷狮无言地看着晶莹剔透的虾肉,一抬头就是安迷修像是掉进蜜罐里的笑容。

“我发现你之前很少很少会吃日料,想想不常吃的话这也算尝鲜,所以就订了。我很聪明吧!”安迷修先是夸了自己一通,然后柔声催促道,“尝尝看,很甜的。”

雷狮默默地把手握整个儿塞进嘴里,片刻放下了筷子。

安迷修期待地问:“怎么样?”

没吃出多少味道的雷狮:“……是很甜。”

安迷修快乐地又给他拣了一块北极贝。

“你别给我夹了,我吃着烤鳗鱼呢。”雷狮敲了他一下,在安迷修回过神来之前迅速夹起一块三文鱼,在芥末碟里用力滚了两圈,转手就对着安迷修的脸,“啊——”

“啊——”安迷修条件反射地张开嘴,眼里还留着一点受宠若惊。

几秒后,雷狮拿起安迷修的手机,输入自己的生日打开记事本,十分遗憾地取消了晚上在运河旁散步的行程,转而打开了大家都喜欢的滴滴打车。

“乖。”雷狮愉快地摸摸满脸痛苦的安迷修的脑袋,“我吃饱了,我们先回宿舍,没吃完的打包,OK?”

 

 

05

 

一说到宿舍,这就得提一下雷狮的寝室了。他们这两层是豪华双人间,虽然安迷修和雷狮只是住在对门,但雷狮入学前就和校方通过气,他根本不存在室友这种东西,以至于安迷修的暗度陈仓非常顺利,持续了半个月也只有他自个儿的室友知道。

从在雷狮的寝室留宿,到跟雷狮睡在同一张床上,压根没有任何阻碍。

雷狮开学时就把学校的标准床换成了一米八的大床,怎么说也是热恋期,安迷修要一起睡那就一起睡吧,反正床大。

他整了安迷修一通,回到寝室就大方地把先洗澡的机会让给了安迷修,等他也洗完,擦着湿发走进卧室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在床上架好了小桌板,打开了他的平板电脑。

“不是都看过电影了么。”雷狮随手拿起一个靠垫,坐在了安迷修旁边。

“你不是不喜欢嘛。”安迷修点开简介给他看,“这个是科幻片,我上个月看过,剧情很精彩的,还有一点推理的情节。”

这明明就很懂他的喜好啊,选电影是故意的吗。

雷狮意味深长地看了安迷修一眼,由着他点了开始播放。

雷狮倚坐着的时候喜欢猫着腰,没过多久就窝进了安迷修的颈窝。安迷修递给他插着吸管的冰镇西瓜汁,雷狮缓慢地眨了眨眼,没接过来,就着安迷修的手喝了两大口,安迷修想笑,又担心屏幕把他的表情映到雷狮眼里,最后扭曲着嘴角的表情简直像个没有情调的鬼脸。

雷狮轻飘飘地哼了一声,拖长的尾音若有似无,安迷修却感觉脸颊无可救药地发起了烧。

 

 

06

 

屏幕里的男主角总算解开了反派留下的谜题,站在最终关卡等着他的是一脸坚毅的女主角。

安迷修这回是真的忍不住了,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情节,登时用和男主一样的语气,向雷狮告起了白:“就算全世界与你为敌,我也已经决定了要相信你,你根本没有拦着我的必要,我是……”

“噢,下面的你先停一下再说,我有个很重要的问题。”雷狮点点头,稍抬起上身,和他四目相对深情对视片刻,兀地问道,“所以今天那个辣鸡恋爱电影你也代入了朝三暮四的男主角?”

“哎!”安迷修不干了,“我忙着海誓山盟呢,你不入戏我也习惯了,不要破坏气氛啊!谁朝三暮四了!”

“你以前见到个母的就去搭讪,根本连人家年龄都不管,这不能算是证据么?”雷狮先用强权把他的抗议压下去,随即点评道,“现在这个语气有点轻浮,听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情话。”

“哪有不正经啦,我这是被你搞得没有氛围了语气才会变的!最后的骑士,绝对不会说谎!”

雷狮趁机发问:“前天我留着的那个蛋堡是谁吃的?”

安迷修整个人顿了一下,痛不欲生地指了指自己。

雷狮满意地偏头亲了他一口。安迷修安静了一会儿,还是不死心,磨蹭着又说:“就算是我吃的吧……你也不能晚饭就吃个蛋堡啊!那才有我半个拳头大,放了一下午都凉透了!你这里又没有微波炉。”

“你关心我就直说会死吗?非要拐弯抹角的,我就喜欢你正常说话行不行?”

“这个大概是不行,这是我的灵魂本质,你得接受!”

“揍你哦。”

 

 

07

 

屏幕上只剩下了演职表。

雷狮合上平板,翻身把小桌板掀在了一边,蹭着床边要掉不掉。

他舔了舔唇角,坐到了安迷修腿上:“喂,安迷修,日料真的很没味,我得加餐。”

安迷修苦哈哈地小声抱怨:“你好重啊……”

雷狮似笑非笑地斜了安迷修一眼:“昨天晚上怎么没听你这么说?”

安迷修忽地剧烈咳嗽起来。

“怎么?”雷狮故作关切地把脸凑过去,“感冒了?”

“你……”安迷修脸愈发红了,抿着嘴憋了半天,终于按着雷狮的肩膀对准嘴唇吻了上去。

本来就是么,说那么多干什么,干实事才是要紧的。雷狮环住安迷修的脖子,感受到大腿上蹭到了坚硬的东西,在黏膜与唾液摩擦发出的水声中溢出了带笑的喘息。

小桌板嘭地一声砸在了地毯上,可惜没有人在意。

半夜里雷狮打着哈欠爬起来,安迷修迷迷糊糊地搂着他的腰嘟哝着,雷狮一边把他的胳膊撩下去,一边低声说:“我去上厕所。”

安迷修皱着眉毛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嘴唇微动好像又要嘟哝什么,雷狮当然知道,他是想说“早点回来啊”。

到这种时候雷狮反而不讨厌安迷修这样的表情了。

他想了想,俯下身揉乱了安迷修的头发,在对方更加苦兮兮的脸前无声地笑得浑身都在抖。

笑够了,他从包里找出一个小巧的礼物盒,放在了安迷修的枕边,然后重新缩进空调被里,安迷修的胳膊立刻又环了上来。

热死了。雷狮揉揉额角,翻过身,后背紧贴着安迷修的胸口,合上眼进入了梦乡。

 

 

08

 

在雷狮眼里,人到中年的安迷修终于摆脱了文学青年的标签,顺其自然地……成了文学大叔。

“模样倒是越来越斯文了,顶着这副皮囊去招什么亲传弟子,你还挺有心啊?”

安迷修坐在玄关穿好鞋,站了起来,给自己围上围巾无奈地回话:

“你是吃醋了吗?自尊心和小任性的激烈碰撞?”

雷狮勾着唇角冷哼,不对他的用词做多余的评价。

雷狮对安迷修的印象最终停留在神情柔和地教导徒弟的侧脸,他安静地躺在摇椅上,眼神带着一点他特有的侵略性,如同针刺般抚过安迷修的脸颊,更多的是等到了结局的放松和笑意。

起初两年安迷修无法接受,尽管他在更早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不免有那么两年低潮期。

他说:“我和雷狮在一起的时日,占据了我生命的二分之三。”

雷狮临走前还嘲笑了他一番,嘲笑他一定还会为自己写很多酸溜溜的句子,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讲这些情话,可真是个老不羞。

“你不都接受了吗?你也是老不羞,别想把自己摘出去!”

雷狮摇摇头,依然安静地躺在摇椅上,一睡就是永远。

后来安迷修也恢复了他正常的生活,只是有时候难受起来,会任性地嚷着要跟雷狮计较他走得比自己早这件事。

有时他还会想:“你看,他在还是个帅老头的时候就走了,在所有人记忆里都是个帅哥啦,留我一个人变得更老。真是的,最后还要把我的风头都抢光,一如既往地讨厌。”

不过他记忆力逐年衰弱,嚷嚷这些的次数也就渐渐少了。

 

 

09

 

爱你,因此天空下起了雨。

我看不见你,但连绵细雨会将你我相连。

安迷修放下笔,把这封信笺折成千纸鹤。他的手指有些不灵活了,花了好一阵才小心翼翼地把纸鹤折得漂亮。

徒弟在他按下打火机时进了房间。徒弟跟了他快二十年,知晓一切来龙去脉,也知道他有这个习惯,安静地和他一起看着紫色的纸鹤被火苗吞噬,连同纸鹤心中的文字一起变成随风飞扬的灰烬,从打开的窗向外飘去了。

徒弟这才出声问他:“师傅,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是儿童节呀。”安迷修奇怪地看了徒弟一眼,“我不是每年都要放飞好多只纸鹤么,你怎么连儿童节都忘了?”

放飞。

他是这么说的。

徒弟沉默了一瞬,然后乖巧地向师傅讨饶。

安迷修瞪着眼睛又一次向徒弟强调:“万一雷狮拖了好久才投胎呢?现在就该是过儿童节的年纪了!”

徒弟嘴上应是,心中无奈地叹着气。

他的记性一年不如一年了,儿童节已经是上个星期的事,而每一年他都要向徒弟重复一遍他的解释。不只是区区一个儿童节,还有很多很多,几乎你能想到的所有正式或非正式的节日,他都要放飞一只纸鹤。

“没办法嘛。”头发花白的老人珍惜地摸了摸怀中一块黄白二色的布料,“这下没人能配合我秀恩爱了,那我可得找点别的法子,每天都要过成情人节才好呢!”

 

 

——————————————————————————————

 

是这样,我在儿童节前夕看着一水儿的小男孩,在想他们老了的样子【

吵闹的校园写过了,战斗和阴谋也够多了,就突然很想看一眼他们平平常常地走到人生尽头的画面,彼此之间有一点恋爱的小心计,到头来却还是互宠的日常,一直到老

安爷爷别耍小脾气啦,也许哪个平行世界里,你们是牵着手一起安然离世的呢;就算没有,你生气雷狮他就高兴了!!你得忍住啊!!


评论(23)
热度(544)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