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皮:❤竹二咩乜❤
左右过激,大多数时候是受控

当前状态↓
安雷酱细水长流
全职仰卧起坐
第七章动画什么时候出啊啊啊啊我的闪

具体cp向请移步置顶,网页端移步归档查看tag,谢绝逆cp

【安雷七夕】社畜的平凡七夕

#2018安雷七夕十二时辰

#丑时:02-04点

*如题,内含一点也不帅的哭哭安,非常水!祝大家七夕快乐!

 

 

6:45AM

 

安迷修摸索着床头柜,把边震边响的手机扯进了被窝。

三分钟后他顶着爆炸的一头棕毛坐了起来。

“17号!雷狮今天回来了!!”

安迷修露出幸福的笑容躺平。

三十秒后他又猛地坐起来:

“今天早会要讲PPT!!”

 

 

7:30AM

 

安迷修下了地铁,把早餐吃剩下的油纸袋扔进路边的垃圾桶。

“吃着没味啊……”他颇有点委屈地自语道。

雷狮出差快半个月了,别说他的早饭只是顺路买的葱香饼小吃,就算是山珍海味他也只能觉得味同嚼蜡了。

安迷修叹着气走近公司大楼,直到坐进办公椅,看见办公桌上摆着自己和雷狮的合照,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路过的凯莉表示:雷狮一出差安迷修就这样,早就习惯了。

 

 

8:25AM

 

安迷修在掌声中鞠了个躬,关掉PPT,收起资料下了台,重新落座。

“这次比上个月的做得更好嘛。”左边的嘉德罗斯正视主座,小声地说,“你下班之后上了什么研修课么?口头表达能力显著提升了。”

“这个嘛……总之谢谢你难得的夸奖。”安迷修也小声地回话。

更左边的格瑞面不改色地吐槽:“情场失意,官场得意。”

更更左边的银爵说:“雷狮只是去跑外务,你别说得跟他俩分手了一样。”

更更更左边坐在主座上的丹尼尔微笑着敲了敲桌面,登时鸦雀无声。

 

 

11:00AM

 

安莉洁抱着快要淹没她视线的文件,动作轻快地把那一坨东西挪到了安迷修的桌上。

散会后又奋斗了三个小时的安迷修对照着档案袋往资料库里录入信息,见安莉洁来了,不禁抬起头,薄荷绿的眼中满是祈求。

安莉洁和他对视了十秒,终于还是决定安慰他一下:“因为你前两天的努力,今天只要把这两堆录完,明天上午就有半天假了。”

安迷修准确地找到了重点:“两堆?”

“还有一堆下午凯莉会带过来。”安莉洁对比了一下,“嗯……客观地说,比我这一堆高一点。”

安迷修趴在桌上发出一声拖得老长的哀嚎。

隔壁的嘉德罗斯喊起来:“别嚎了!我要烦死了!”

安迷修的哀嚎戛然而止。

安莉洁拍拍他的肩:“雷狮回来的日子跟新资料库的任务重合了也没办法,但至少你还有今晚和明天上午呀?”

安迷修泪眼汪汪地看着她:“安莉洁小姐……我说实话……你比凯莉小姐温柔多了……”

“那真是很不巧。”安莉洁回答道,“你下午还得承受一个烦躁的凯莉的毒舌。”

安迷修重新趴了回去。

 

 

12:30PM

 

安迷修艰难地从堆了一地的文件里走向办公室的门,刚拉开门就见秋站在门口,那笑容和丹尼尔的微笑如出一辙。

安迷修抖了抖,秋开口了:“中午准备吃什么呀?”

出于对生命的珍惜,安迷修迅速答道:“泡面。从入门到死亡只要一刻钟。”

秋露出惊喜的表情,举起手中三种口味的泡面桶:“我这里刚好有呢!我看你也不用下楼取买了,十分钟够吧?”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够了。”

 

 

2:00PM

 

凯莉果然抱着新的一堆文件来了,安迷修生无可恋地看着她,凯莉咬了咬棒棒糖:

“看我也没用,我也有一堆事,反正雷狮的飞机四点落地,你自己估摸一下他什么时候到家吧。或者他来公司找你?”

“我昨天给他发的短信说让他直接回家。”安迷修快要疯了,“今天七夕嘛,我准备好了烛光晚餐的……”

凯莉不为所动:“你们的感情已经衰退到只有短信联系了么?”

“才没有,你看我昨天的工作量够支撑我跟他视频通话吗?”

听安迷修这么说,凯莉饶有兴致地上下把人打量了一圈,直把他看得心里发毛,才慢吞吞地开口道:

“你为什么不边开着视频边录信息呢?跟雷狮视频会让你分神?是哪种分神?心理上的分神还是身体上的分神?”

“凯莉小姐!女孩子不要给我递这种暗示好吗!”

“我给你哪种暗示了?”凯莉翻了个白眼,“承认你就是欲求不满得了,谁还不知道呢。”

“我!”安迷修一哽,但他顽强地把这口气咽了下去,用泫然欲泣的表情深情凝视着凯莉说,“……你说得对。”

 

 

6:00PM

 

凯莉再次路过安迷修办公桌时,觉得自己眼睛差点瞎了。

安迷修的电脑被拨向了另一个方向,在那里挨着安迷修的办公椅坐着的人分明是风尘仆仆的雷狮。雷狮正斜坐着操作电脑,两条长腿交叉搭在安迷修腿上,安迷修额头贴着办公桌,右手还握着他那个情侣无线鼠标,显然已经睡着了。

而雷狮手里握着的就是鼠标的另一半,安迷修的鼠标接收器被拔了下来,摆在一边。

凯莉觉得瞎的不是以上任何一句,而是她发现雷狮扯着安迷修的左手搭在了自己腰上。

啧啧啧。

这就是调侃安迷修的报应吗。她想。但她明天还是要调侃安迷修,瞎就瞎了,没有调剂的加班生活就像没有棒棒糖一样,会死的。对,就像安迷修没有雷狮的状态一样。

雷狮发现了她,朝她招招手。

凯莉安静地走过去,雷狮在电脑上打字:他昨天把东西带回去做了?

凯莉点点头。

雷狮再打:你知道量?

凯莉耸耸肩,比了个二,意思是这家伙大概两点睡的。

雷狮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变得深沉,他低头看了安迷修一眼,默不作声地继续安迷修的工作。

凯莉跟他们搭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立刻就懂了。

哦,安迷修不好好休息,雷狮生气了。

她一边觉得带着恋爱酸臭的大男人真是讨厌,一边又幸灾乐祸地想着那顿烛光晚餐。

唉,算了,还是别嘲笑了,加班要紧。

 

 

6:24PM

 

安迷修从七夕晚餐的梦中惊醒,发现了一个压抑着怒火但手中的工作效率高超的雷狮。

“雷狮!”安迷修先是惊喜地低叫一声,雷狮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安迷修闭上嘴开始用他刚睡醒的大脑思考雷狮在生什么气。

雷狮提醒他:“你这两天都是什么时候睡的?”

“呃……我都是为了能和你度过一场不必埋在文件堆里的七夕之夜嘛……”安迷修的声音越来越小。

但他捏了捏手下劲瘦的腰,皱着眉凑过去抱了抱雷狮,声音又变得有底气了:

“雷狮,你是不是瘦了?”

雷狮偏头和他对视一眼。

他们决定先打平,加班期过了之后再统一算账。

 

 

10:00PM

 

格瑞的声音从桌旁传过来:“安迷修。”

安迷修从文件堆里抬起头,啊了一声,他麻木地问:“又有了吗?”

“不是。”格瑞朝他做了个OK的手势,“你七点提交的那些没有错误,都通过了。”

安迷修一脸茫然,完全依靠本能追问道:“我七点有提交过吗?”

“雷狮帮你提交的。”

安迷修又啊了一声,低下头正要继续,格瑞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安迷修吓了一跳,格瑞冷静地提醒他:

“所以你七点到现在做完的这些应该够量了吧?”

安迷修闻言,条件反射地退出看了一眼左下角的项目数,两秒后激动地跳了起来:“是哎!!哎哟,哎哟哎哟,太谢谢你了格瑞,谢谢你提醒我!!”

格瑞回头:“雷狮,我希望明天下午安迷修回归的时候不是现在这个精神状态。”

“呵。”站在窗边的雷狮笑了,“你什么时候见他对着我发泄完了精神状态不好?”

安迷修:“???怎么就叫发泄了,我很爱你的啊雷狮!”

“停!”格瑞举起手,“我知道你想发表演讲了,但是你先不要在我面前爱来爱去,带着你的雷狮回家,然后爱干嘛干嘛。我只需要明天还给我一个精力充沛的员工,而且,明后两天雷狮都放假。”

安迷修无声地“耶”着举起双臂,雷狮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走过去扯着他的领带叫他起来。

 

 

10:55PM

 

安迷修先一步进了门:“虽然烛光晚餐的时间是不对了,但我还有这个!”

他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拿出一捧鲜红欲滴的玫瑰,手一抹嘴里也叼了一枝,单膝跪地,把捧花献给他的恋人。

雷狮倚着门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都是玫瑰对吧。”

安迷修:“唔唔(嗯嗯)!”

“嗯你个鬼,嘴里那支的刺剪了吗?”

安迷修的神情千变万化,雷狮见他还要强撑,顿时感到了阔别两周的手痒。

嘴里的玫瑰花被雷狮拿走了,手里的也被拿走了,安迷修像只寂寞的金毛低下了头——雷狮想,如果他有耳朵和尾巴,一定都耷拉了下去——他低下了头,捧起雷狮的右手吻了一下:

“千般苦难,万般折磨,只为这一刻。雷狮,七夕快乐。”

安迷修这个人作起死来真的很让人想揍。

雷狮捏了捏拳头还是忍住了:“别这么肉麻,先进屋,然后让我洗个澡。”

“哎!”安迷修叫起来,“不行,先吃点东西,我跟你说,雷狮你绝对瘦了,一离了我就不好好吃饭是不是啊?”

“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说离了我吃什么都没劲儿?”

安迷修愣了一下,他努力想要露出适合今天气氛的、王子般的笑容,可惜看在雷狮眼中怎么都是傻笑。

安迷修说:“你还记得呀。那太好了,我们今天吃什么都会很香了。”

手怎么不痒了。

雷狮想。

哦,这回换成心痒了。

于是雷狮顺从自己的本心,捏着安迷修的下巴吻了上去。

 

 

11:10AM

 

两人纠缠着脱掉了多余的布料,一齐来到了卫生间。

雷狮在喘息间抽空问:“跟我一起洗?”

“当然了。”安迷修秒答,“不然岂不是又浪费半个小时?”

“那吃饭呢?”

安迷修往日里清透的绿眸亮得吓人。他舔了舔唇角,把雷狮按在了洗衣机上:“等从浴室出去再吃。我喂你吃。”

雷狮哼笑一声,带着些暴露真心的鼻音。

这回换安迷修主动去吻雷狮。

安迷修对待雷狮总是很认真。这并不是说他做其他事的时候就喜欢开小差,实际上他是个看起来有点轻浮,做起事却非常负责且靠谱的的家伙。只是他在对待雷狮的事情上总是格外认真,雷狮接吻时会下意识地闭上眼,安迷修则会贴着嘴唇低声对他说:

“睁开眼,看着我。”

安迷修伸出舌尖舔舐着雷狮的唇瓣,而雷狮睁开色泽艳丽的紫色眼眸,目光带着点挑衅地,张口含住了他的舌尖。

小别胜新婚。

安迷修对这露骨的引诱从善如流。

 

 

12:00AM

 

“呜呜呜……”

“……我还没哭呢,你哭毛啊?”

“里面太舒服了,还是那么紧……”安迷修抽噎了一声,“你不在的这两周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啊!等等你刚刚的意思是今天可以把你【哔——】哭吗??”

雷狮在百忙之中翻了个白眼。

“你去买个飞嗯唔……飞机杯不行吗!”

“那怎么可能一样啦!!雷狮你不要转移话题,你这是默许了是吧?我今天【哔——】哭你也没关系对不对?”

“哈啊……你他妈……呃,你他妈先别哭了!你再问我就反悔了!!”


评论(49)
热度(899)

© 离说 | Powered by LOFTER